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四十一章 回敬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 2086 2019-10-07 07:45:36

  秦遇清抱着柏炘湄出门,刚刚被秦遇清灵力弹出去的那个人还在地上趴着起不来。

  看到那人秦遇清眼睛里寒光又起。

  柏炘湄见他刚才对自己尚有一点余地,抱了抱秦遇清的脖子:“等等,饶他一条命,先去找王馥知。”

  秦遇清低头看了柏炘湄一眼,微一点头,佩剑回鞘。

  柏炘湄见王馥知以奇异的姿势被困在椅子上,想到她刚刚对自己做的事,心中恨意喷薄、欲出又带着几分快意嘲讽,将头枕在秦遇清肩上,挑衅道:“王姑娘,如今我为刀俎你为鱼肉的滋味如何?”

  “你……”

  不过短短两个时辰内,二人的身份又互换过来,刚刚那般羞、辱,不知道柏炘湄会怎么对付她,王馥知心里又恨又怕,又看到秦遇清温柔的抱着柏炘湄,柏炘湄则披着秦遇清的外袍,颇为享受的窝在秦遇清怀里。

  王馥知心里那种怪异强烈的嫉恨感盖过了此刻的害怕,柏炘湄不过是杀人潜逃的丧家之犬罢了。

  凭什么?凭什么她能拥有一切?秦遇清一向眼高于顶从不与任何女子接触,怎么就对柏炘湄柔情似水千依百顺?

  忍耐不住心中的嫉恨王馥知咬牙切齿说出三个字:“柏,炘,湄。”

  “我在这呢,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看着王馥知那张细眉小眼又满是恨意的脸,柏炘湄心底动了一丝杀意。

  “你与她还有何话可说。”秦遇清冷冷道,显然也是动了杀心。

  “放我下来。”柏炘湄拍拍秦遇清挺直的背。

  秦遇清慢慢将她放下,又裹了裹披在柏炘湄身上的外袍,才放开她。

  走至王馥知面前,二人的脸不足一尺的距离,从对方的目光中都看到了灼热的恨意。

  柏炘湄用未受伤的手捏了捏王馥知的下巴,王馥知侧头甩开,瞪着眼睛盯住柏炘湄。

  “啪”“啪”清脆的两声,柏炘湄左右开弓,抽的王馥知白皙的脸颊立刻肿起来,鲜血顺着王馥知嘴角流下。

  柏炘湄甩甩手冷冷道:“这两巴掌还给你。”

  从王馥知身上搜回刚刚被夺走的寄生玉和归影,想戴回身上却发现自己衣衫破烂,手上又一片鲜血,默默地将两物塞给秦遇清。

  “我落在你手里,要杀便杀,哪那么多废话!”王馥知嘶声道。

  “你以为我不想杀你不敢杀你吗!”柏炘湄扬声道。

  秦遇清上前拉开柏炘湄:“我来。”

  “什么?”柏炘湄疑惑。

  “别脏了你的手。”秦遇清几乎是极度嫌弃的说出这句话后,修长的手中淡青色的灵力缓缓酝酿成一团光晕。

  看着王馥知惊恐的脸,柏炘湄恍惚想起在渺云楼打打闹闹借住的那段日子,而且秦遇清的淡华,她的归影亦出自渺云楼,此刻若真杀了她……

  “慢着遇清。”柏炘湄拦住秦遇清的杀招。

  秦遇清收招,看着柏炘湄的表情,明白了她心中的想法,询问道:“你想如何?”

  王馥知见秦遇清收回灵力,松了一口气,但见柏炘湄还没有放过她的打算,不由得又将心提到嗓子眼。

  “这样让她死不是太便宜她了?刚刚她想毁我容貌,欺我灵力暂失,如今我便原封不动还给她。”柏炘湄一字一句清楚的很。

  “好。”柏炘湄说一句,秦遇清听一句。

  “不过她这容貌嘛,就别毁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差别。”柏炘湄嫌弃的打量王馥知那张脸。

  “柏炘湄你!”王馥知气的脸色煞白。

  “欺我没有灵力,趁机羞、辱我?我做不出来那种事,不过我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成全你,你的这点修为,就别要了吧。”柏炘湄轻飘飘道。

  修仙者无论修为高低,最看中的便是自己的修为,王馥知听到柏炘湄要废掉她的修为,拼命在椅子上挣扎,嘶吼道:“柏炘湄你敢!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绝不会放过你!啊——”

  王馥知话音未落,秦遇清掌风已起,淡青色灵力凛冽直击王馥知,不过一瞬,便断掉她周身灵脉。

  室内似有冷风拂过,方才还生龙活虎的王馥知,此刻如破败的棉絮一般丧失生机,毫无生气,浑身抽搐滚在地上,口中仍叫骂不绝:“柏炘湄,秦遇清,你们不杀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一定不会!”

  柏炘湄蹲下,看着地上已无一丝修为的王馥知,道:“你有证据么?就算你无端端攀咬我,你觉得我一个背了数条人命的人,会在意这些?更何况,今天的事情,是你自食恶果,我留你一命已经是仁慈了。”

  起身,头重脚轻浑身疼痛,秦遇清扶住她:“我们走。”

  “好。对了,阿肥,我要去找阿肥。”柏炘湄想起阿肥还被关着。

  见柏炘湄面色苍白,秦遇清不允许她多行一步,又将她拦腰抱起。

  柏炘湄下意识的又搂住他的脖子,道:“我没事,可以自己走的,就皮外伤而已。”

  “不行。”

  “我太重了呀。”柏炘湄心虚,早知道有今天被抱的日子,平时就少吃点了。

  “你怀疑我?”秦遇清不满。

  “哎呦,不是的,不知道阿肥在哪个房间,你这样抱着我要走很久的,我担心你累嘛。”

  “无妨。”秦遇清拒绝,又加了一句,“怎么可能。”

  柏炘湄想笑,秦遇清真是傲娇不改。

  路过刚刚解救柏炘湄的房间,门口那人已经把昏过去的阿肥拖了出来。

  “秦公子,柏姑娘,我……”那弟子有些怕,像是想以此求得原谅。

  王馥知修为已废,柏炘湄不想再追究什么,道:“我建议你离开渺云楼,那种门派,不去也罢!你走吧。”

  那人如蒙大赦,行过一礼便要离开。

  “慢着。”秦遇清声音平缓但极有威慑力。

  那弟子回身扑通跪下:“秦公子放心,请你相信我,我绝不会说出去半个字,我本来就只是渺云楼外姓门生,混口饭吃罢了!”

  秦遇清目光锁住地上那人:“你说与不说于我都无碍,但你若敢宣扬半句不利于炘湄的话,我必追你到天涯海角而杀之。”

  原来,他担忧说的竟是这个?她的名声已经很差了,他实在不必……柏炘湄精神松懈,昏昏沉沉,歪在秦遇清怀里昏睡过去。

  

叫我小馄饨

白莲花和善良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