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四十章 得救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呀 2201 2019-10-06 07:35:18

  在逐光山上得到消息的那一刻,秦遇清违背宫规连夜下山,顾不得秦雪柴以及众弟子的阻拦。

  一路受归影指引追寻多日,灵气牵引越来越近,可就在快要靠近柏炘湄时,归影和淡华牵引的灵气突然齐齐断掉。

  秦遇清心急如焚,今日是初三,她又孤身一人,难说柏炘湄灵力尽失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快速搜寻,直到一家门前停下。

  门户紧闭,而且此府邸并不是在城中,也不是在村中,就这样突兀的在树林边出现,十分古怪。恰好,归影的灵气就断在这附近。

  秦遇清站在门外,飘然飞至空中跃入院内,没有任何机关结界。

  王馥知在厅内喝着茶,计算着后院柴房里的情形,欣赏着从柏炘湄身上抢来的寄生玉。

  突然看见面色冷峻的秦遇清跨步进来,王馥知心中一跳,忙起身相迎:“秦二公子怎么来了?这么巧?”

  秦遇清从进门起便看到王馥知手中的寄生玉,此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此刻却在王馥知手中,秦遇清紧盯着她,凤目眯了起来。

  “秦公子请坐。”王馥知道。

  “唰”的一声,亮光闪过,秦遇清剑指王馥知,直截了当:“柏炘湄在哪。”

  “柏姑娘?她是来过,不过与我寒暄几句便御剑离去了,秦公子寻她怕是晚了一步呢。”王馥知自作聪明。

  听她漏洞百出的说辞,秦遇清眼中的杀气愈发的浓烈:“我再问你一遍,炘湄在哪里。”

  王馥知虽疑惑,但佯装镇定:“炘湄姑娘确实离开了,走前还依依不舍,还将此玉赠与我。”说着,将寄生玉放在秦遇清面前晃了晃。

  秦遇清应该是看到这装饰品才这样怀疑她的吧?王馥知心想。

  看着寄生灵玉落在王馥知手里,秦遇清瞳孔骤然一缩,毫不犹豫将剑抵住她的脖子,干干脆脆一剑划下,鲜血顺着剑身滴答答滑落。

  王馥知瞪大双眼,万万没想到秦遇清会毫不留情的刺伤她。

  “此玉她绝不会赠与旁人,她在哪里?”秦遇清声音覆盖一层严霜,目光如寒潭般冷冽逼视着王馥知。

  王馥知一阵腿软,看着秦遇清周身的杀气,她要是再不说,秦遇清下一秒绝对会杀了她。

  王馥知想不通,秦遇清怎么就那么笃定柏炘湄在这里?但她此刻顾不得了,活命要紧。

  “她,她在后院。”王馥知用手指了指后面。

  秦遇清收剑,王馥知见此机会慌忙向外逃去,可走到门边便走不动了。

  秦遇清掌中淡青的灵力笼罩着王馥知,王馥知不受控制的被秦遇清的灵力吸回来摔在椅子上,动不了了。

  并未多看她一眼,秦遇清匆忙向后院寻去。

  归影灵气断,秦遇清只得在众多房屋中一间间搜寻,突然听见柏炘湄撕心裂肺的声音:“秦遇清!——”

  快速寻声而去,见一房门前站着一男子,那人看到秦遇清,急急走过来道:“秦公子?我……”

  可还未碰到秦遇清,那人便被秦遇清身上乍起的青光弹飞出去。

  脚步未有一丝停滞,“哐”地踹开门。

  简陋肮脏的室内,柏炘湄躺在脏乱的地上,衣衫破烂,血迹斑斑,脸上伤痕明显,现在室内所发生的一切足以让秦遇清发狂。

  见到这样的情形,秦遇清目眦尽裂,浓烈的杀气自他身上滚滚而来。

  “你们该死。”

  室内的胖子和瘦子见到是秦遇清踹门进来且杀气腾腾,皆是一愣,那胖子被吓傻了,哆嗦道:“秦,是秦遇清……”

  秦遇清未动一步,只目光凛然,广袖下的手青芒大盛,一掌将那胖子拍至五米外的墙内,墙面碎裂,那胖子挣扎两下,就那样挂在墙里七窍流血而死。

  另一瘦子见他兄弟当场毙命的惨状,吓的他直接跪在秦遇清面前,砰砰磕头道:“秦公子饶命,秦公子饶命啊!这都是,都是小姐的命令,我们不敢不从啊!”

  见跪在自己面前的人衣衫不整拼命求饶的样子,秦遇清的杀气并未褪去半分:“你对炘湄可有半分仁慈?”

  那瘦子惶恐抬头,秦遇清掌风自他头顶拍下,无形的波浪向周围扩散,只听他身体里一声闷响,仿佛碎掉什么东西,瘦子来不及收回惶恐的表情,就这样死去。

  秦遇清慌忙奔向柏炘湄,见她目光空洞无神,手中紧紧握着碎瓷片,鲜血裹住她整只手,手心的肉被瓷片割至翻起,秦遇清心中抽痛,一言不发的将她轻柔抱起,脱下外袍盖在柏炘湄身上紧紧护在怀里。

  见她没有反应,秦遇清慢慢地去拿她手中的碎瓷片。

  柏炘湄猛的回过神来,瞪大眼睛疯狂道:“放开我!放开我!”

  “炘湄,炘湄!是我,我是秦遇清!”秦遇清牢牢的抓着她的手,避免她再割伤自己。

  秦遇清?柏炘湄神思恍惚,嗅觉渐渐恢复,闻到那熟悉的兰香,柏炘湄迟钝的抬首看向秦遇清布满血丝的双眸,似乎还有一层雾气。

  “遇清!”柏炘湄认出是他,哇的一声哭出来,扑在他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秦遇清面色慌乱,拥着她,温柔的安慰着。

  柏炘湄从小被济灵门捧在手心长大,在梦虞山一向横着走,什么时候受到过一点委屈?她又是那样恣意张扬洒脱开朗的性格,接连变故,她也从没抱怨过一句,一个人默默承受着,可这一路上的羞、辱挫磨到今时今日,算是彻底爆发了。

  看到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被欺负成这个样子哭的撕心裂肺,秦遇清只觉得五脏六腑俱碎,心疼不已。

  柏炘湄哭够了,抽抽答答抬起头来,见秦遇清的白衣被哭湿一片,还沾染了自己脸上的血污,慢慢离开他的怀抱,委屈道:“你怎么现在才来啊,你知不知道再晚一点就……”

  虽然不想牵连他,但此刻,她只想要他在身边,刚刚遇险的时候,不受控制的喊了无数遍秦遇清的名字。

  见她哭的梨花带雨,秦遇清又将她按回怀中,抚着她的头颤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是我的错。”

  柏炘湄从没有受过这等羞、辱,见秦遇清在身边,柏炘湄底气十足什么都不怕,恨声道:“王馥知呢?”

  “被我控制于前厅。”

  “带我过去。”说着,柏炘湄努力着站起来。

  秦遇清见她伤成这样,又毫无灵力,默默地一手揽住她的肩,另一只手抄起她的膝、弯,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柏炘湄本能的揽住、秦遇清,二人向前厅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