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三十六章 独行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 2086 2019-10-02 07:12:22

  “即便遇清信你,师父师兄信你,可如果月华宫一味的袒护你,其他门派会怎么想?况且他们未归,等他们回来消息都满天飞了。柏炘湄,算我求你,别再连累我们了好么?”秦雪柴又慢慢恢复了平时沉静忧郁的神色。

  “我不想连累月华宫,但我从未杀过一人。”柏炘湄平静道。

  “呵,那你要在这里静静等着,等着之后所有人来质问为什么你要杀了月华宫弟子放出混沌残灵吗?你走吧,不管你是回梦虞山还是回到哪里,不要连累月华宫了可以么。”

  柏炘湄反驳:“我为什么要杀月华宫弟子?又为何要放出阿肥?我若是想做早就做了,怎么会拖到今日?”

  “只因为你是混沌残灵之主这一点,就没有人会相信你!当然了,所有人会毫不犹豫的相信你会做出任何丧心病狂的事情!你知道的,现在除了你身边我们几个人偏袒你之外,谁都有理由怀疑你,月华宫若一直偏袒你,也会被你拉下深渊。”秦雪柴的意思,渐渐明朗。

  要是再留在月华宫,宫内众弟子都认定是她杀了人破封印,秦芸一个人怎么压得下众口铄金,再者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要是散布她杀了月华宫弟子的谣言,只怕秦芸等人会两面为难,与其到时候被交出去无言可辩,倒不如自己下山追查凶手,人命已经背了,何妨再背一条逃跑的罪名?等她追到凶手,那时才自有一番道理。

  想到这,她对秦雪柴道:“秦姐姐,我一定会把凶手抓回来,还望秦姐姐不要把遇清牵连进来,也请秦姐姐在秦宫主回来之前,为此事主持大局。”

  秦雪柴略一点头:“这就不劳你费心了,你既说你未杀人,又想下山追查线索,不如先出门看看有没有留下蛛丝马迹。”

  门前几具尸体皆是死于掌下,五脏尽碎,只凭这掌力,根本认不出是何人所为,因为凶手并未动用灵力,只用内力便结束了这几个弟子的性命,可见修为高强。

  门外弟子仍然没有一人离去,见柏炘湄大摇大摆的出来,愤恨道:“师姐!怎么还留着她!还不捆了她!”

  秦雪柴摆摆手:“都不必说了,现场没有任何证据,你们,来,把这里收拾干净。”

  柏炘湄打定了主意,暗暗回殿内将阿肥收至无尽中,在众人诧异愤恨的眼光中,就这样御剑离去,与其偷偷摸摸,倒不如坦坦荡荡的走,都是一样的结果。

  刚刚也不是一无所获,在一尸体身下,有一片不属于那弟子的浅灰色衣角,材料特殊,上面还绣着纹路,沿着凶手离去的方向,柏炘湄离开了逐光山。

  路上匆忙间给柏炘源传了个消息,向山下疾行而去。

  世间何其大,人海茫茫,只凭她一人怎能轻易寻到凶手?柏炘湄坐在酒馆里,听着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皆是她杀人与混沌残灵逃跑的消息,柏炘湄暗暗后悔当时被冲昏了头脑。

  甚至,有那么一丝怀疑秦雪柴。

  无凭无据,只有一片浅灰色的衣角,既已下山,定无返回之理。柏炘湄哀叹,自己不得已被逼上了逃亡之路。

  实在听不下周围的议论,柏炘湄结账起身,打听这城中的裁缝店铺,绣艺工坊,可无人识得这布料和工艺。

  灰心之下,柏炘湄向城外走去。

  忽见一狼狈不堪,衣衫破烂的男子连滚带爬的奔向她,口中高呼:“女侠救命!”

  这男子即将扑上她身上的蓝纱,柏炘湄皱皱眉头,轻轻侧过身。

  “啊呀!”那人脸着了地,整个人扑在地上。

  看着扑在地上本就破烂的衣服又滚了一层尘土的男子,柏炘湄不为所动,她现在满心只想查出凶手,不想多管闲事,转身便走。

  却不想一步迈出去,那人抓住她一只脚,借力爬了起来,也不管柏炘湄怕不怕脏,紧紧拉着她的手,眼睛瞪的如铜铃一般:“女侠,救命,救命啊!”

  都这个地步了再不想多管闲事也要管一管了。

  “什么事?”柏炘湄抽、回自己的手,被抓的有些痛,甩甩手。

  “有人要杀我!来了来了,他们追过来了!”一边说,一边拼命往柏炘湄身后躲去。

  “死要饭的,你给老子出来!”四五个肥头大耳,膀大腰圆的男人呼哧呼哧向柏炘湄走来。

  那乞丐更是缩在柏炘湄背后不肯出来。

  柏炘湄道:“几位公子,他只是个叫花子,为了什么事这样穷追不舍?”

  为首的肥胖男子见柏炘湄约摸十五六岁的年纪,手中握剑,虽无表情但极貌美,不由得生了几分歹心,嘿嘿一笑:“美人儿,手里拿着剑防身吗?你这娇滴滴的样子,防的住谁啊?”

  看他油光满面肥头大耳的样子,柏炘湄心底起腻,不想多言:“你们追着他到底为了什么?”

  “哦~小美人是来打抱不平的?哈哈哈哈哈哈。”胖男子道。

  柏炘湄没有什么耐心:“我最后问一遍,到底因为什么事情追着他。”

  那男子走近柏炘湄,毫不掩饰贪婪的目光,直勾勾盯着柏炘湄:“他?他偷了我的银子,还弄脏我的衣服,我只是来要钱的,怎么美人你和他认识?若是认识,也不必他还钱了,只要美人儿你跟我走,也就够了。”说到后面,那男人眼光越来越放肆,上上下下打量个不休。

  柏炘湄不想多看他一眼,那满脸的油光和麻子,她在逐光山吃的饭都能吐出来,伸手从小荷包里拿出两锭金子,扔给他:“够了吧。”

  那男人见到金子眼睛更是发亮,揣起金子便向柏炘湄摸过来:“嘿嘿嘿,想不到小美人还是个深藏不露的小金库?”

  柏炘湄目光掠过一丝杀意,盯的那男子一怔,下一秒,他就飞了出去。

  柏炘湄收手,虽未动灵力,可刚才的一掌的腕力震动归影,归影细细碎碎的声响格外动听。

  青丝飞扬,柏炘湄面色冷漠,手腕的法器泠泠作响,柏炘湄身后的乞丐目光怪异的看着柏炘湄。

  肥胖男子摔的不轻,被几人搀扶起来直“哎呦”,继而“呸”的一声道:“他姥姥家的冬瓜皮,给老子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