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三十五章 嫁祸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呀 2210 2019-10-01 08:07:35

  看着秦遇清从容清雅的神色,柏炘湄镇定了一下,想想秦遇清也不像是那种会趁人之危的卑鄙小人,气势矮了几分,却又想不明白:“那,那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嘛……”

  见她泪光点点,委屈巴巴,秦遇清并未怀疑其他只当她喝醉且为了剖白语无伦次的羞极,拥她入怀:“我知你心意,但你有许多顾虑,你是女孩子又羞于启齿,让你今日误会,是我的错。”

  柏炘湄心口发热,回抱住他,秦遇清的话虽然有点怪怪的,但既然他知道了,不管是怎么知道的,总是说开为好,忐忑道:“你不介意吗?”

  秦遇清低头看着怀中的柏炘湄道:“介意什么?”

  介意她不能婚嫁,不能有孩子,这话柏炘湄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我心中十分清楚,如果你一直不说,我会一直等下去。”沉稳有力的声音自头上传来。

  听到他这句话,柏炘湄的心瞬间放回肚子里,足够了,不管他是怎么知道的,只要他不介意,愿意和她在一起,她也不想再追根究底。

  阖上双眼,在这竹林中,只想沉浸在他这独一份温柔里。

  “师,师父,湄姐姐……”白睦桐偶一出门,悚然见竹林里一白一蓝的身影黏在一起,声音细弱蚊蝇。

  见白睦桐傻呆呆的站在门前,秦遇清欲推开柏炘湄。

  柏炘湄如猫儿一般,怎么也不肯离开这个怀抱,秦遇清无奈道:“睦桐在,你先放开。”

  “嗯……我不。”又抱紧了几分。

  这孩子真不懂事,这个时候出来煞风景,柏炘湄不满。

  “你知不知羞?”秦遇清失笑。

  柏炘湄抬起头看着他:“你不也一样不肯放开,真不害臊。”

  秦遇清眼皮跳了跳,偏这会有人在场她脸皮又变厚了?秦遇清抱着她的手又紧了紧。

  眼看着两个身影恨不得融为一体,白睦桐站不下去了,边比划边结巴道:“师父,湄姐姐,我,我,那什么,打扰了,你们继续,我回房了。”说着,砰的关了房门。

  好吧,今晚受刺激最大的人,仍然是白睦桐。

  柏炘湄巳时方醒,回想昨晚的种种情态,忙将自己装回被子里,天哪,她都做了些什么?还有那个秦遇清,平时最冷淡自傲的一个人,怎么也那么不知臊。

  抱着被子在床上打了几个滚,一个鲤鱼打挺,起床。

  心情无比舒畅,柏炘湄哼着梦虞小调整理书籍,心里盘算着秦遇清会不会来望月峰,要是不来望月峰她就要去朔月谷闹腾他。

  听院内弟子说秦芸和秦玉绦连夜离开逐光山去燕苍山和其他门派一起研究修复墟镜,柏炘湄本就舒畅的心情又活跃了几分,老虎不在家,那在月华宫里岂不是没了拘束?柏炘湄一阵狂喜。

  先找阿肥去。

  御剑赶往清心殿方向,可殿前的情景直轰的柏炘湄如天雷贯体,冰阶前几具月华宫弟子尸体,鲜血漫下台阶,到柏炘湄脚下,清心殿旁似乎有个身影极速窜过,柏炘湄忙上前厉声道:“站住!”

  那人见被发现,怎会停留,化作剑光逃下逐光山。

  柏炘湄眸色一凛,想跑?御剑便要追上去,但听身后几声凄厉的声音:“师兄!你醒醒!”

  “柏炘湄你给我站住!”

  不得已,柏炘湄回头,只见月华宫闻声赶来的众弟子抱着阶前的尸体痛哭失声恨恨的看着她:“你做的好事!”

  “不是我,我看到凶手逃往山下了,我这就把他追回来。”柏炘湄匆匆解释,便要追出去。

  “出什么事了?”秦雪柴闻声赶到。

  看到面前这景象,秦雪柴震惊:“这……”

  柏炘湄见她过来,慌忙上前:“秦姐姐!”

  “师姐!是她杀了大坤,拭辰和小关!”月华宫弟子们皆满眼恨意的看着柏炘湄。

  秦雪柴看向她。

  “秦姐姐,真的不是我!我刚刚看到凶手逃往山下了!”柏炘湄解释道。

  秦雪柴低头思虑一瞬,目光凌厉的看向清心殿敞开的门,柏炘湄何尝不明白她的意思,慌忙跟她进去。

  阿肥还在,只是玉池封印已破,阿肥在清心殿里四处溜达。

  秦雪柴面色煞白,颤声道:“你还说不是你,昨日师兄设阵时只有你在吧?除了你谁还能破解封印?若是别人接近灵犬,它会这么平静吗?”

  怎么说,昨日柏炘湄刚刚告诫过阿肥要乖,阿肥极听她的话,或许这个原因也未可知,可眼下,秦雪柴不会信。

  秦芸和秦玉绦都不在,柏炘湄想到秦遇清,急忙向外奔去:“对,秦遇清,我去找秦遇清!”

  听到她要找秦遇清,秦雪柴神色一变,一把将她推回来,柏炘湄被她推的一个踉跄。

  “你还想连累月华宫到什么时候!”秦雪柴厉声道。

  柏炘湄争辩道:“秦姐姐,月华宫弟子非我所杀,秦宫主和玉绦公子都不在,也要请遇清来一起商量一下啊。”

  “非你所杀?”秦雪柴斜着目光看她。

  不做亏心事,柏炘湄底气十足:“不错,非我所杀。”

  秦雪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片刻道:“好,就算我相信你说的话,真正的凶手已经下山,可他既然能破解清心殿的封印,又带着消息逃出去,那他肯定能在月华宫来去自如,又熟悉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明日消息便会传遍整个仙门!”

  “可是,要追查凶手啊。”柏炘湄急道。

  “你还不明白?怎么就那么巧,现在外面所有弟子都认定是你杀了人,师父师兄不在,若是众门派逼上山来,我保不住你!你还要把置身事外的遇清也牵连进来吗?”秦雪柴恨恨的盯着她,仿佛十分嫌弃这个时时刻刻引来无穷无尽麻烦的人。

  这时,门外的弟子们冲了进来:“二师姐!你还想袒护她!就是她杀了人破了封印!”

  柏炘湄回头:“你哪只眼睛见到我杀了人,我破解封印的?”

  “还用我亲眼所见吗?你是什么人谁不清楚!混沌残灵之主!谁知道你心里会不会藏奸,表面装的没事人一样!”众人怒道。

  “别吵了!都出去,寻找阶前有没有留下痕迹证据。”秦雪柴道。

  “师姐!”

  “出去!”秦雪柴喝道。

  众人出去,秦雪柴看向她:“你想证明你的清白,那只有抓住真正的凶手,可凶手已逃下山去,你已经看到了,门外弟子没有一人肯相信你,别说他们,即便是我,也不敢完全相信你是无辜,因为太巧了。”

  “秦姐姐,真的不是我。”柏炘湄的心一分一分的沉了下去,这件事,分明是冲她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