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二十八章 琴瑟在御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 2363 2019-09-24 08:55:22

  有了种葡萄这个想法,柏炘湄早就把之前在心里告诫自己到月华宫要安分守己的念头抛到九霄云外。

  柏炘湄从无尽中拿出种子来,让白睦桐找些工具,二人在秦遇清后园兰草边上收拾出一块地方,修修刨刨,种起了葡萄。

  看着柏炘湄从无尽里拿出了种子,铲子,火钩子等等乱七八糟一大堆东西,白睦桐惊叹道:“湄姐姐,你出门都随身携带了些什么啊。”

  柏炘湄专注地在一堆东西中翻找,随口答道:“出门闯荡江湖嘛,自然是最重要的东西都随身带着。”

  “所以……”白睦桐从地上一堆东西里捡起一口铁锅,道:“这也是很重要的东西?”

  “那个……”

  从梦虞山临行前柏炘湄只是想试一试无尽是否真的如长惜说的那般可以容纳万物,就随便什么东西都装了进去,导致无用的东西过多,这才一股脑的倒了出来,不停地翻找,这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咳咳,你看,这锅多么轻便,在野外生火做饭就能派上用场了嘛,笨。”柏炘湄忽悠道。

  白睦桐半信半疑:“那湄姐姐你还是很深谋远虑的……”

  二人齐心协力,一个时辰后,葡萄种子便种了一片在后园中,柏炘湄撒上一层结界,道:“小白,平时多看着点,慢慢就长起来了。”

  “嗯。”白睦桐点头。

  “走,吃葡萄去。”柏炘湄揽着白睦桐道。

  秦遇清从望月峰回来,从远处就听到朔月谷中柏炘湄和白睦桐的欢声笑语,不自觉的加快脚步过去。

  可看到后园满地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及兰草后面被刨的坑坑洼洼,仿佛种了些什么,秦遇清只觉头痛的很。

  柏炘湄和白睦桐正坐在屋后的廊下,一边吃着葡萄一边欣赏着劳动成果,见秦遇清回来,忙不迭的迎上前去:“秦遇清秦遇清,你看,我给你种的葡萄!”

  “嗯,我看到了。”秦遇清淡淡道。

  “给你种葡萄你还不开心?我和小白累了好久呢。”柏炘湄抱着手臂向秦遇清邀功。

  秦遇清目光凉凉的看着她:“你没弄坏我的花最好,还有,如果你把这堆东西收走,我想我会开心些。”秦遇清指了指地上杂乱的一堆物品。

  柏炘湄笑道:“秦兄,这是我送你的呀。”其实只是多带出来无用的。

  秦遇清看着地上的东西数道:“枕头,被褥,锅,水桶,箱子,凳子,晾衣杆,斧头……这就是你送我的东西?”

  柏炘湄脸皮奇厚,道:“没错啊,送你送你。”

  秦遇清上上下下打量她:“我不明白,你送我这些东西有何用。”

  “哎呀,别这么死板嘛,我在月华宫不知道要住多久,所以东西就多备了点,多了点而已。”柏炘湄讪笑道。

  白睦桐嘴角抽了抽:“湄姐姐,你这分明是来过日子的……”

  “没错!”柏炘湄指着白睦桐走过去,揽过白睦桐对秦遇清说:“既然长住,自然什么东西都要备着点,对不对小白。”

  白睦桐看着秦遇清的面色,不敢答话。

  柏炘湄见秦遇清面无表情站在原地盯着地上的东西,生怕他下一秒就把这些东西一把火烧了,赶紧过去收拾道:“哎呦,你这人真是的,至于嘛,脸色这么黑。”

  “睦桐,搬进去。”

  “啊?”白睦桐惊讶道。

  “啊?”柏炘湄亦惊讶。

  两人呆呆的看着秦遇清纡尊降贵的弯下腰,捡起面前最近的一只凳子,拎到廊下摆好。

  白睦桐反应过来,赶紧一样一样都搬进去,放到相应的位置,然后很有眼色的回了自己房间。

  柏炘湄也拿起水桶放到拐角,回身对秦遇清说道:“我说秦二公子,我这都是第三次来到你房门前了,而且还好心给你种的葡萄送你东西,你就不请我进去坐坐?”

  “我不爱吃葡萄。”

  “可小白爱吃啊。”柏炘湄拎过一筐极力推荐“特别香甜,入口即化,秦二公子不尝尝?”

  “我不吃甜食。”秦遇清冷道。

  “哦……没关系,反正给小白吃嘛。那,我回望月峰了。”柏炘湄耸耸肩。

  秦遇清看了看她,转身进了室内:“进来吧。”

  柏炘湄赶紧跟着他进了房内,这个人的房间可不是容易进的,得到他的允许,还不抓紧机会好好看一看。

  室内很简洁,木质地板,东室是卧室,西边是一排书架画稿,墙上挂着琴,正厅设榻,案边几盆兰草,前窗望出去,满眼翠竹,远处隐约可见波光粼粼的溪流。

  一室兰草清香。

  “坐吧。”秦遇清为柏炘湄倒了杯茶。

  柏炘湄在他对面的榻上坐了下来,赞叹道:“不愧是秦二公子的房间,好雅清,配上这谷中风貌,简直如世外桃源一般啊。”

  “你倒是心宽。”秦遇清刺她一句。

  柏炘湄呵呵一笑:“既来之则安之嘛。”

  喝着秦遇清的茶,坐着秦遇清的榻,闻着熟悉且安心的兰香,其实余生就这样安然度过,该有多好?

  这样想着,归影似有震动,柏炘湄抬起手不解道:“这是怎么回事。”

  秦遇清深深看了她一眼,复而低首道:“无事,淡华有时也会这样,可能两者互相感应才会如此。”

  “好吧。”柏炘湄起身,拿过秦遇清的琴,摆在他面前笑道:“愿聆听松风。”

  还没听过秦遇清抚过琴呢,柏炘湄有些激动。

  秦遇清扬了扬眉,长袖抚过,将琴摆正,道:“你先坐好。”

  柏炘湄乖乖坐回榻上,可怎么都不能好好坐着,最后还是改为倚靠着才觉得舒服些。

  琴声起,秦遇清修长匀称,骨节分明的手指拨动泠泠七弦,如意远风雪,似孤桐闻声,琴声中透露着孤寂,执着,淡泊以及……期待。

  感叹着,柏炘湄放松心情,这些天的奔波紧张疲惫感上涌,不知不觉,忽忽悠悠睡去。

  秦遇清弹奏间抬首看了柏炘湄一眼,只见她毫无形象的歪在榻上神游天外,面色黑了黑,他弹琴就这么催眠么?

  琴声止,秦遇清关上窗子,自前门出去找白睦桐。

  “师父。”白睦桐恭敬行礼。

  “水系咒法这些日子练的如何了?”秦遇清询问。

  白睦桐低下头:“师父,都背熟了,可是弟子灵力低微,那溪流始终无法拧起一股,弟子惭愧。”

  “你丹田受损,不急于一时,慢慢练习。”秦遇清道。

  “是,师父。”白睦桐看了眼正室,“湄姐姐呢?师父没陪着?”

  “睡着了。”

  “睡……”白睦桐噎道。

  “这些日子,的确累了,且让她多睡会吧,去修炼。”秦遇清道。

  “是,师父。”白睦桐恭敬退下。

  原来白睦桐丹田受损。柏炘湄睡的并不沉,迷迷糊糊见秦遇清关窗时便醒了,不经意听到二人谈话。

  柏炘湄心中犯愁,丹田受损对修仙者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这辈子都不能执剑,于修行上也是极大的阻碍,要怎么帮助白睦桐呢。

  正想着,见秦遇清迈步走进来,柏炘湄急忙闭上双眼。

  

叫我小馄饨

愿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