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二十五章 突变(2)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呀 2226 2019-09-21 11:02:54

  “不如柏姑娘将你的灵犬带上来,是与不是,一试便知。”柯叙之建议道。

  柏炘湄直直的盯着柯叙之,她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众人一定要她过来,又集体目光不善的看着她了,原来,在上梦虞山之前柯叙之便告诉众人有咒印这一回事,说不定,从一开始,白芍也是他授意接近的。

  正思虑间,目光瞟向柯叙之身后的白芍,可白芍并不看柏炘湄一眼。

  柏炘湄心中冷笑:“好,我这就去带阿肥过来。”

  阿肥啊阿肥,你若真的是混沌残灵,我也保不住你,可你若是被混沌残灵寄居身体,我一定会想尽办法留你一命。

  抱着这样的想法,柏炘湄将阿肥带进正厅。

  带进正厅的那一刻,其实已经不用柯叙之将咒印解封,因为阿肥进了济灵正厅后,血红的眼睛便只紧紧的盯着柯叙之。

  柯叙之淡淡笑道:“还是证实一下比较好。”

  说罢,掌中咒印起,红光缠着白光似有引力一般直奔灵犬而去,瞬间融进灵犬身躯,阿肥身上血红光毕现,怒吼出声,气吞山河,有层层波浪推向众人。

  各门派见此状况哪里还能坐的住,纷纷拔剑指向柏炘湄和阿肥。

  “如何?”柯叙之面上并无意外之色。

  柏炘湄目光直直的对向柯叙之,一字一句道:“柯堂主,你既早知阿肥便是混沌残灵,为什么到现在才说?为什么在渺云楼不提,在天衣阁亦只字不提?”

  柯叙之站起来,走近她:“炘湄啊,谁都知道残灵会自动寻找另一半残灵,它既认了主,我怎能不起疑心?况且当日我确实重伤,灵力尽失,如何施法启动咒印呢?即便后来伤势恢复,我也怕打草惊蛇,拖到今日,也是再确认一番罢了。”

  混沌残灵便是阿肥,这一路上,几乎她到哪燕苍山一品凶兽到哪里,如今已被证实,毋庸置疑了。

  不知哪一门派的人叫道:“混沌残灵认你为主,你有什么好说?还不乖乖现形!你就是另一半残灵的宿主!”

  现形?当她是妖怪吗?

  柏炘源不慌不忙道:“诸位,即便灵犬是混沌残灵,也不代表小妹是另一半残灵,各位可进行探查。”

  秦遇清欲上前来,被秦玉绦按住,秦玉绦道:“我来追魂。”

  王扬也凑上来:“追魂术可多人同时进行,岂不省力?”

  柏炘湄静静站在原地闭眼,反正秦遇清和柏炘源已经替自己探查过,她就不信,隔了几天她元神便会出现异常不成?

  果然,二人收法,未见异常。

  “元神纯净,并无凶煞恶灵。”秦玉绦温和道。

  王扬虽感意外,但也奇怪的看着柏炘湄,随后道:“元神纯净,但不代表她与混沌无关。”

  柏炘源面色不好,冷冷道:“那你想怎样呢?”

  天衣阁方敏道:“我来检查灵脉,是否隐匿于身体之中。”

  王扬晃着头道:“正是如此。”

  方敏拉起柏炘湄的袖子,露出一段白皙的小臂,以灵力渗透柏炘湄灵脉,运转周身。

  一刻钟后,方敏收法。

  柏炘湄接连被施追魂术,探寻灵脉,疲惫不已,扶住了身边的桌子。

  “灵脉也无异常,混沌残灵确实不在她的体内。”方敏略略放心道。

  众人奇道:“那混沌残灵认她为主,何解?”

  “混沌乃上古凶兽,即便只剩残灵,又怎会随随便便认一黄毛丫头为主?”

  厅内又陷入沉寂。

  柏炘源解释道:“与寄生灵玉有关。”

  景元东疑惑道:“贤侄,何为寄生灵玉啊?”

  “寄生玉是灵山一脉独有,乃通晓天意,可知命运,除祟辟邪的法器,至我母亲,这世上只余最后一枚,我母亲传给了炘湄。”柏炘源道。

  “哦?与目前所议之事,有何关联?”柯叙之转过身来,看着柏炘源。

  “湄儿。”柏炘源示意柏炘湄。

  “是,哥哥。”柏炘湄解下腰间寄生玉,白皙的手轻轻掠过,玉上浮现八个字:一气未生,恶煞缠身。

  “这是灵山司命灵女长惜预言的湄儿的命数,混沌残灵既是凶灵恶煞,纠缠在湄儿身边,也许这便是原因。”柏炘源认真道。

  众人嗤之以鼻。

  “这如何能信?别是你们捏造的!”

  “这什么传统?听都没听过,可见是扯谎。”

  “哈哈,那什么灵女在哪啊?”

  众人皆认为是推脱之言,无人可信。

  柏炘湄将寄生玉挂回腰间,她就知道,就知道不会有人相信。

  只有秦遇清,震惊中似乎带着几分了然的看着她。

  “灵女长惜还未回来,不过我母亲出身灵山,乃仙门尽知之事。”柏炘漓站出来稳稳道,“灵山一脉传逾千年,众位有何疑问?”

  王扬正要反驳柏炘漓,只听门外传来一铿锵有力的声音:“谁说我没回来?”

  柏炘湄大喜,这声音,是长惜姑姑!

  果然众人见一年逾四十,身着素衣,外披对襟长褂,发髻巍峨,行动间凛凛不可侵犯的女子飒飒而入。

  即便不识她是灵女,只见她通身气派,也知她并不是简单的女子,不由得多打量几眼。

  长惜大方立于厅内,任众人各色眼光,目不斜视并不看任何人,只向柏炘源行礼:“门主。”

  柏炘源温和道:“姑姑不必多礼。”

  长惜走到柏炘湄身边,摘下她身上的寄生玉,抛至空中,那灵玉似有感知一般,悬在空中,灵气四溢。

  “灵山于海外,千年传承,自有不为人知的传统,此玉赐予灵山嫡系血脉,只余此一枚,夫人传给了炘湄,当年出生之时,是我亲手占卜命数,绝无差错,即便湄儿命数不济,也不是你们可以怀疑预言真假与否。”长惜一边说道,一边手中控制寄生玉于空中旋转变换。

  仙门中一些与长惜辈分相同之人自然认得柏夫人出身灵山,也认得她身边一直跟着一女子,原来,她竟是灵山的司命灵女。

  秦遇清站出来平静道:“当日柏姑娘为救柯堂主夺血凤内丹身陷险境九死一生,我去救她之时,见过寄生灵玉是何等厉害的法器,遇清相信这位姑姑所言。”

  秦遇清的话,颇有些柯叙之恩将仇报的意味,柯叙之嗤声一笑,不置可否。

  王扬道:“纵如此,也不能完全相信一句预言便解释了混沌残灵跟着柏炘湄吧?”

  “不错,就算预言是真的,也不代表十分灵验吧?”

  “而且,就算柏姑娘无辜,那这残灵如何处理?”柯叙之道。

  “当然是杀掉!难不成留此祸害吗?”

  “对!杀了它,混沌凶灵人人得而诛之!”

  景元东见此站了出来:“诸位,杀之不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