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二十二章 梦醒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 2482 2019-09-18 17:58:44

  氤氲的室内,空气中满是湿润的水汽,屏风后浸香池里雾气腾腾,隐隐约约有一身影。

  柏炘湄蹑手蹑脚的溜到屏风后,只露出一双眼睛往池中看,秦遇清乌发撩在一边,整个人浸在池里,棱角分明的侧脸,剑眉入鬓,凤眼微眯,高挺的鼻梁,线条流畅的下颚。

  柏炘湄忙闪至屏风后,左手捂着嘴右手捂着心口。

  该死该死,认识秦遇清这么久,平时都是冷淡清雅名门公子,眸中颜色清冷,此刻独自休息的模样倒是……比平日里看上去平易近人的多。

  柏炘湄甩甩头,定下心神,这妖孽不能多看一眼,轻轻的拉着屏风上的衣服,准备开溜。

  可衣服扯到一半,只听屏风那边哗啦一声,秦遇清已然站在屏风的另一边,与柏炘湄一人一边扯着衣服。

  “放手。”秦遇清道。

  “我不放!”就是来偷衣服的,怎么可能放手?否则不是白跑一趟?

  “我在疗伤,你只身闯入,成何体统,出去。”秦遇清严正道。

  “就不放,谁让你不让我逛若耶城,还点了我几个时辰穴位。”柏炘湄改为两手抓住衣服。

  秦遇清顿了顿:“你赶快放手。”

  说着,屏风下的双脚顺着右侧走了几步,柏炘湄料定他不敢过来,厚脸皮道:“你,过来啊。”

  果然,脚步停下。

  下一秒,秦遇清提灵力想将衣服扯过披于身上,柏炘湄不肯放手,且修仙者衣物都是特殊材料所制,并不容易扯坏。一拉一扯间,秦遇清掌中青光起,竟将那一边的柏炘湄带至空中,自屏风顶绕了过来。

  柏炘湄于上空看着下方秦遇清冰冷的目光,带伤的胸膛,慌乱中想要脱身,便迅速将另一只手中的帘子衣服什么的兜头盖在秦遇清头上。

  失去视线,秦遇清冷不防一撤力,柏炘湄就这样被甩了出去。

  本能的拉住面前的秦遇清,秦遇清被柏炘湄拖进了浸香池里。

  “噗通”水花四溅,双双跌至池底。

  发丝糊在脸上,衣物累赘,上方还砸下大山一样的人来,柏炘湄灌了几口水,呛的胸腔疼痛,拼命浮上水面,拨开凌乱的头发,努力的换气。

  秦遇清也浮至水面,面前的柏炘湄不停的扑腾,水花崩的到处都是。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秦遇清低磁的声音自头上响起。

  柏炘湄毫无形象可言,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咳嗽两声道:“谁让你突然动修为的,要怪只能怪你自己。”

  看着她颜色鲜妍的脸,不停的咳嗽着,秦遇清水下的手握成拳,暗暗咬牙:“你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还不出去!”

  柏炘湄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你背过身去,我这就走。”

  秦遇清目光凝滞,默默侧身。

  这个傻子,柏炘湄见他已转过身去,迅速捞起水面上秦遇清的衣服,一把扯过来。

  “啊呀!”

  “噗通”柏炘湄再次跌进水里。

  张牙舞爪的扑腾上来,死死抓着衣服。

  秦遇清勉强站好:“柏炘湄你做什么?!”差点殃及池鱼。

  “那个,我自己被自己绊倒了,一扯就倒下了啊。”柏炘湄一边说一边朝池边走去。

  秦遇清扯着另一边,僵持不下,柏炘湄慢慢挪出浸香池,得意道:“有本事你上来啊。”

  秦遇清脸色乌青,他怎么上去,偏偏柏炘湄不肯放过他,蹲在池边继续不自知的挑衅他:“秦二公子,知道什么是报应吗?谁让你动用修为把我摔下来的,你在里面待着吧,哈哈。”

  说着,对着秦遇清眨了下眼睛。

  秦遇清被转移视线,手上力道松了几分,柏炘湄见状提灵力迅速扯过来,飞出门去。

  “湄儿,湄儿?吃饭了湄儿。”

  柏炘湄被叫醒,略微茫然的看着榻下的柏炘漓。

  “哥哥让你在藏书阁禁闭,你倒好,睡的真香,梦见什么了笑的这么开心?”

  原来是做梦啊,怪不得回到了渺云楼在浸香池那一晚。

  那晚发生的事,她可没敢全告诉罗缨,不然非要打断她的腿,再涕泪横流的向柏炘源请罪,说不定柏炘源还会夸罗缨做的好呢!

  “湄儿,清醒清醒,吃饭。”柏炘漓晃了晃她。

  回过神来,柏炘湄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打开案上的食盒,香气扑鼻。

  “哇,好香啊,都是我爱吃的菜。”柏炘源虽然关她禁闭,但是吃喝上可从没亏待过她,更是默许柏炘漓每日来看她。

  柏炘漓见她吃的香,坐在另一侧,道:“你也真是,出门在外不仔细听罗缨的话,胡闹结果怎么样,被罚了吧。”

  有美食便是天,柏炘湄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嗯,姐姐,阿肥呢?”

  被关了两天了,也不知道阿肥怎么样。

  “它?它好的很,一点不认生,两天时间已经成为梦虞山除你之外的另一霸主了。”柏炘漓笑道。

  柏炘源没有为难它就好。

  “我想见哥哥。”柏炘湄塞进嘴里一块排骨。

  “哥哥不想见你,他忙的很,你还是认真修炼度蕴心法吧。”柏炘漓同情的看着她。

  “对了,姐姐,你怎么会答应载王谷的提亲呀?”柏炘湄开始好奇。

  柏炘漓端庄秀美的脸上一红,侧过身去,柔声道:“女子婚嫁,向来听从父母,父母不在,自然长兄做主,湄儿休要问我。”

  柏炘湄并不上当:“我才不信呢!姐姐自小骄傲,从前求亲者络绎不绝,我也没见哥哥替你答应任何一家啊,快说快说嘛,为什么答应他家啊?”

  柏炘漓羞的低下头:“两个月前见过,他……很好。”

  两个月前?那应该是混沌残灵破封印,众仙门聚首的日子见过,不然柏炘漓这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标准闺秀怎么可能见过他?

  “哦~原来是这样啊。”柏炘湄揶揄道。

  “你快些吃吧,菜凉了。”柏炘漓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夹起一块红烧肉塞到柏炘湄嘴里。

  “那,那姐姐,有没有定婚期啊?”柏炘湄继续刨根问底。

  “哎呀”柏炘漓快听不下去了“你别问了,快些吃,吃完了好好修习心法。”

  “不嘛,不嘛,你们都知道了就我不知道,不公平不公平,快说,快说,姐姐,快告诉我吧。”柏炘湄拉着柏炘漓开始赖皮。

  “好吧,没有意外的话明年就,就成亲……”柏炘漓此刻羞的满脸通红,背过身去。

  “哇……”柏炘湄惊叹道。

  心头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我姐姐居然要嫁人了,以后是别人家的人了,唉。”眉毛塌塌的趴在了桌子上。

  柏炘漓转过身来,见她这幅模样,失笑道:“又不是明天就不在了,你这是做什么,而且姐姐不论到哪里都是你的姐姐。”

  “那姐姐会一直陪着湄儿嘛。”柏炘湄撑起上半身,隔着桌子向柏炘漓撒娇。

  柏炘漓眸中温和,宠溺的摸着她的头:“当然了,你要一直在姐姐身边陪着姐姐,姐姐也会陪着你,还有哥哥,无论去哪里,骨肉血脉不能割舍。”

  柏炘湄的脸贴在柏炘漓柔软温暖的手掌中,沉浸在这温暖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