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十五章 淡华·归影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呀 3065 2019-09-11 16:47:33

  柏炘湄调整下表情,嘻嘻哈哈的坐到秦遇清身边:“怎么会不喜欢和你相处啊,虽然你这个人的脾气又臭又硬,讲话还喜欢挖苦人,还总是口是心非……”

  秦遇清的面色越来越冷。

  柏炘湄继续道:“但我知道,你都是为了身边人好啊,不然你也不会从若耶溪方向又赶过来寻我们,救命之恩炘湄记在心里啦。”

  停顿了一下,秦遇清突然想到了什么,严肃道:“你是怎么找到血凤收服血凤的?找到灵兽为何不告知其他人?还有,为什么它会认你为主。”说着,指了指大白狗。

  柏炘湄将在山上的经历娓娓道来,但依然没有提到与身体共鸣的呜咽声,对于白犬认主的部分,只简单支吾了过去,原因未明,还是先不说,等回到梦虞山告诉柏炘源再做打算。

  “居然有这等奇事,是我孤陋寡闻了,原来一品灵兽也可以认主的。”秦遇清淡淡道。

  柏炘湄点头。

  “我中途折身而来都听到凤鸣声,师姐和王馥知不可能听不到。”秦遇清道。

  柏炘湄觉得哪里不对,仔细想想又似无理又无头绪,只说:“秦姐姐当时和我寻找的是两个方向,可能她也走远了。”

  秦遇清平静道:“我自然不会怀疑师姐,只是若说此次你遇险是意外,我是不信,毕竟,提出分头行动是王馥知,她借口离开后便有风吹草动,那么巧,你就顺利的找到血凤?”

  柏炘湄一阵后怕,感慨道:“我还真是命大,要不是灵犬在,这会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柏炘湄想了想继续道:“如果真是她动手,动机是什么呢?有没有可能是王扬授意的?那要怎么找证据啊。”

  秦遇清看了看她,道:“疑心人人都有,更何况荒郊野岭什么事情都可能出现,哪里有证据。”

  “那就不了了之啦。说不定我们回去时还看到那对父女表演出火烧眉毛的样子在寻我呢。”柏炘湄皱眉摊开双手道。

  “哎呀!”柏炘湄突然双手一拍,拍到了旁边秦遇清手臂上的伤口。

  秦遇清忍痛皱眉道:“做什么?”

  “我们不能坐在这里等吧?柯叙之昏迷不醒,要想办法回去呀,他还等着血凤内丹救命呢。”柏炘湄急道。

  秦遇清揉着被她打到的手臂:“王扬是不会让柯叙之死在渺云楼的,他定会千方百计为柯叙之续命。”

  这时,白犬突然起身,双目刺、红,对着山洞深处低吼出声。

  柏炘湄还不太熟悉怎么和白犬沟通,但再不熟悉,此刻也看得出来它是感受到了什么才这样的。

  柏炘湄扶着秦遇清站了起来,面对着山洞深处,警惕的向前走。

  越走越黑,二人不敢贸然向前走,柏炘湄解下腰间的寄生玉,默念一声抛至空中,只见玉佩迅速旋转起来,直至消失,而周围似乎有月光般将二人包围,走到哪里亮到哪里。

  秦遇清赞叹道:“真是上等法器。”

  “哈哈,柏炘湄独有。”

  “……”

  有亮光便容易前行,但五米之外仍然漆黑一片,仿佛深不见底。

  越往深处走,越听见有女子声音,那声音渐渐清晰,竟是在唱一段旋律,仿佛在思念不归的郎君,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深不见底的山洞里居然会有女子唱歌,柏炘湄有些毛骨悚然,不由自主的抓紧了身旁秦遇清的手臂。

  秦遇清难得没有推开她,反而将她往身后护着,继续小心前行。

  及至前方无路,那歌声方停。面前是一层薄弱的封印。

  “这是什么地方?”柏炘湄疑惑道。

  “不知。”说罢,秦遇清手掌青光推出,轻而易举破除封印。

  “……你不是说你提不起灵力吗。”柏炘湄斜斜的看着秦遇清。

  秦遇清面上一片冷淡清雅,拂了拂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向前跨步,淡淡道:“恢复了。”

  ……

  两人一犬跨入结界内,视线所到之处仍然是墙壁,到了洞底了,洞内一个简陋的石头桌子,几块石头大概是凳子,连坐下躺着的地方都没有。

  柏炘湄见桌子上仿佛有一张曲谱之类的东西,十分好奇,刚伸手,便感觉左侧阴风阵阵,扭头一看,只见一个面色死白,毫无人气的女子站在她旁边,正对着她微笑。

  柏炘湄头脑中“嗡”的一下,连叫都叫不出来,从头顶到脚底的血液都凝固了,只呆呆的与那女子对视,挪不动一步。

  秦遇清迅速将她拉回来,以手中佩剑相隔,灵犬也不停地低吼。

  “你们怕什么?”那女子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你……是人是鬼啊,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柏炘湄颤声问道。

  秦遇清问道:“为何引我们至此。”

  那白衣女子长叹一声:“从未有人来到这里,今日你二人误入,将你们引来,是想向你们打听一个人。”

  柏炘湄与秦遇清奇道:“谁?”

  白衣女子的脸上仿佛有了一些期待,盯着二人道:“王焕,渺云楼的王焕可还活着?”

  王焕?柏炘湄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秦遇清略一思索,沉声道:“是上一任的楼主的大弟子王焕?”

  “不错。”

  秦遇清略顿了顿,淡淡道:“他早在三十年前就死了。”

  “你说什么?”白衣女子面目突然有些惊恐。

  “他是死于门规之下。”秦遇清道。

  那女子拼命回忆,喃喃道:“三十年了,三十年了吗?”

  柏炘湄疑惑道:“这位……前辈,您一直在这里吗?您与王焕是什么关系呀?”

  白衣女子似是想哭又无泪,只道:“我等了他三十年,原来,他早已死了。如今的我,不过一缕残魂罢了。”

  二人正默然间,不知如何开口,白衣女子已经娓娓道出她与王焕的往事:“我本是若耶城艺伎,名寒芝,被恶灵追捕,幸得王焕相救,慢慢的,我们相知,相爱,他带我回渺云楼,想与我成亲,可我出身微贱,不被楼主所接受,他便带我出逃,还将归影送给我。”说着,她抚了抚手腕上的一串手链,似冰似玉,泠泠作响,不是凡物。

  寒芝继续道:“他执淡华,我戴归影,我若有危险,便摇动归影,若是我们走散了,他便吹奏淡华指引我们相遇,这样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把我弄丢了。”语气微微伤感,长袖一抚,石桌上现出一管长萧,似冰清冽,如玉温润,散发莹莹的光。

  “那后来呢?”柏炘湄追问。

  “后来,我们还未逃出多远,便被逼上了郁木山,焕哥寡不敌众,我为救他而死,焕哥义无反顾抱着我跳下了断崖,发现这个山洞,他锁住我的元神,设了封印。他说让我等他,他去楼内取一样东西救我,匆忙间连淡华也未曾带走,我也无法联系到他,这一去,便再也未曾回来。”

  柏炘湄与秦遇清皆沉默,能说什么呢,无非是苦命鸳鸯,造化弄人。

  秦遇清清冷的声音带了一丝劝慰,道:“节哀。”

  寒芝嘲讽一笑:“公子说笑了,我已经是个死人,如何节哀?只是焕哥怕是早已投胎转世,而我,仍是孤魂野鬼。”

  秦遇清道:“我可以让你入轮回,不再守在这里。”

  白衣女子眼神里似有光彩“我……还可以入轮回?”

  “可以,只是即便轮回,你也再寻不到他了。”秦遇清道。

  寒芝叹息道:“我知他没有回来定是凶多吉少,只是我无法出去,等了这么多年,也只是想知道,他的结局而已,既已缘尽,我不会纠缠,若能让我离了这里,寒芝感激不尽。”

  柏炘湄接道:“寒前辈,他灵力高强,施用咒法可以让您转世的。”

  寒芝看了看秦遇清与柏炘湄不知不觉紧、握在一起的手,沉默一阵,将归影从手腕褪、下,与淡华放在一起,用桌子上的那曲谱卷起,道:“这两物于我而言已无用了,若真能让我脱离孤魂野鬼的命运,就当以此为谢吧。”说着,转头看了看角落里早已变成骷髅的尸体。

  秦遇清闭眼,掌中青光起,逐念超生咒语,那青光无比柔和,慢慢包围了寒芝,寒芝的元神逐渐淡去,最后消失于空中,只余浅浅一句:“多谢。”

  柏炘湄有些难过,有些不忍,喉中干涩,道:“我们把寒芝的尸身掩埋吧。”

  “嗯。”

  “狗子!”柏炘湄唤道。

  白狗懒懒的抬眼看她。

  “挖个坑呗。”柏炘湄蹲下来,对着白狗笑道。

  白狗龇牙,表示拒绝。

  “不挖是吧?那我就再让你尝尝我的血。”说着,柏炘湄抽出秦遇清的剑,作势要划伤自己,用血威胁它,不知为何白狗特别惧怕柏炘湄的血。

  狗身僵直,随后,便认命的开始用前爪在地上飞快地刨了起来,狼烟四起,灵犬非普通犬类,不多时便刨出了足够掩埋尸体的大坑,二人将寒芝安葬,带着淡华归影离开了这里。

  走至洞边,秦遇清道:“伸出手来。”

  “干嘛?”柏炘湄疑惑。

  秦遇清握住她的手,要将归影戴到她的手上,柏炘湄大惊,慌忙挣脱。

  秦遇清声音沉沉道:“这是女子之物,且是她谢你的。”

  “啊,不必了,都送你都送你,是你让她入轮回了嘛,我只是让狗子刨了个坑而已……还是等以后秦兄送给你的妻子吧,哈哈,送我不合适。”柏炘湄拒绝道。

  秦遇清沉默。

  柏炘湄为缓解尴尬拿过淡华观赏,却发现淡华的萧身有两行字。

  “秦兄,你看萧身。”

  秦遇清对着光线凝神,只见两行细细的字:

  疏疏望淡华,漫漫尽归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