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十四章 红绸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呀 3058 2019-09-10 21:10:19

  “啪”

  王馥知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耳光。

  王扬面色铁青眉毛倒竖:“愚蠢的东西!谁让你对柏炘湄动手的!”

  王馥知直直的看着王扬,大声道:“父亲!你居然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我打你自作主张!我让你跟着他们过去,是因为原本我们就已经知晓了血凤的行踪,一起狩灵救了柯叙之也有我渺云楼的功劳,运气好一些完全可以将血凤内丹归我渺云楼所有,可你看看你做了些什么?”王扬怒道。

  王馥知不服气道:“那样的死法根本不露痕迹!不会连累渺云楼的!”

  王扬气不打一处来:“你知不知道柏炘湄是谁?你无端端害她做什么?!”

  “百家竞会上,明明她可以赢的过我,却偏偏百般戏、弄我!当众羞、辱我!下山狩灵,她身边结识了那么多高手,所有人都保护她,凭什么?就因为她出身济灵门吗!我就是看不惯她那一副看不起别人还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王馥知眉梢眼角都是恨意。

  王扬气到坐下,平息一会道:“她要是死了也就罢了,死无对证,你确定她真的死了吗。”

  王馥知得意的一笑:“我虽知道血凤的行踪,但没想到的是将她引过去后发现还有另一头一品凶兽,她自己一个人对付两头凶兽,不被撕碎才怪。就算她勉强赢了两头凶兽,也不可能全身而退,身后便是断崖,她绝无生还的可能。”

  “那其他人呢。”

  “父亲不必担心,难道您当真以为凭我一人之力就可以将她引去吗。”王馥知阴森森道。

  王扬诧异的看着她。

  “恨她的人可多着呢。”王馥知话中有话。

  王扬默然道:“既如此,其他人也一定在寻她,我们也抓紧派楼内弟子助他们搜山吧。”

  柏炘湄只觉得全身乏力,周身还在隐隐作痛,睁开眼睛模糊一片,挣扎着坐起来。

  “你醒了。”清冷的声音传来,还带着回音。

  柏炘湄扭头,看到秦遇清月白的衣衫破烂不堪,一身尘土,肩头,胸、前,腿上手上伤痕累累。

  不由得惊道:“你这是怎么了?伤成这样子。”

  秦遇清暼了一眼暗处趴着的白狗,冷冷道:“你问它。”

  白狗龇牙。

  柏炘湄扶着墙站起来,四处看了看,他们居然在一个山洞靠近洞口的位置,往里面望,漆黑一片。

  柏炘湄心中满是疑惑,问道:“这是哪?我们怎么会在这?还有,你是怎么过来的,你不是在另一座峰上去若耶溪吗,师兄呢?”

  秦遇清咳了两声,道:“你们女子一起走太危险了,我中途折身过来的,罗缨自己去若耶溪寻找,听到凤鸣,便赶了过来,刚好见你滚下去。”

  “原来是这样,身上的伤……被它咬的?”柏炘湄指了指静静趴在一旁的大白狗。

  “嗯,它认你为主了。”秦遇清目光复杂。

  柏炘湄轻快道:“那我们没必要呆在这里了嘛,我出去看看。”说着,便向洞外走去。

  “喂!小心!”秦遇清惊道。

  还好柏炘湄走到洞口及时止住了脚步,天哪,差点小命休矣,洞外面根本没有路,空荡荡的,脚下是几缕浮云,深不见底的断崖。

  僵直的站在洞口,隐隐的后怕,差一点,就差一点就掉下去了。

  柏炘湄退了回来,颤抖着问秦遇清:“我们怎么在这里?”

  秦遇清闭了闭眼:“斜坡下便是断崖,我来不及拉住你,就一起掉下来了,本想御剑,但你的狗疯狂的撕咬我,还好断崖中间有这个山洞,就一起滚了进来。”

  柏炘湄有点难以置信道:“秦遇清,你是抱着我冲下了断崖对吧?”

  “嗯。”

  “那它是在你冲下去的时候撕咬你?”

  “不错。”

  “……在半空中撕咬你?!”

  “不错。”

  柏炘湄“嗖”的站起来指着秦遇清:“你骗人!”

  秦遇清紧紧看着她,目光温柔平和,还有一丝古怪:“我没有骗你,你的狗……确实会飞。”

  “……”

  天哪,难以想象秦遇清奋不顾身的为了救昏迷不醒的她冲下了悬崖,被狗咬也没有放开她,在空中的场面,一定很壮观……

  柏炘湄见秦遇清浑身是伤,而且是为了救自己受的伤,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不会没有感情,柏炘湄半是愧疚半是感动的凑到他对面坐下,关心道:“你的伤没事吧。”

  秦遇清捂着心口,摇摇头。

  “不行,还是要包扎一下,会恶化的。”说着,柏炘湄开始在自己身上搜药。

  什么药都没有……

  好吧,柏炘湄扯着自己的裙边,“嗤嗤”几声,撕成许多布条,准备给秦遇清包扎。

  “裤子、撩、起来。”柏炘湄一本正经道。

  秦遇清似乎没敢听清楚她的话:“你说什么?”

  “我说,你裤子卷起来一下,你腿上都是血,还有肩,还有前胸,都受伤了,咬伤,划伤,都要包扎。”柏炘湄一边解释,一边去解秦遇清的衣服。

  “喂!你别碰我,你一个姑娘家,做什么!你知不知羞的?!”秦遇清拼命护着自己被柏炘湄扯开的衣服,怒视着柏炘湄。

  柏炘湄扔下布条,拍拍手不准备再逗他了,“哈哈,你居然害羞的呀,好,那你自己来,我不看你。”

  说着,便去角落里揉大白狗的狗头。

  白狗瑟瑟发抖。

  秦遇清看着她背过去的身影,抿抿嘴角背过身去,开始包扎。

  “好了。”秦遇清又恢复清冷的声音。

  柏炘湄放过了白狗,坐回秦遇清对面。

  突然,她看到秦遇清怀里露出了一小片大红色的布角。

  认识他这么久,秦遇清为人清雅,平日穿的衣服,几乎是白色,青色,淡蓝色和浅灰色,哪怕有花纹,也只是简单的一点点墨竹和兰叶,或是逐光碧昙,从来没有过大红大绿的颜色出现在他身上。

  柏炘湄实在好奇,他怀里到底藏了什么,伸手向他怀里探了过去。

  秦遇清一把抓住她的魔爪,警惕道:“你干什么?”

  柏炘湄笑嘻嘻的说:“看你怀里藏了什么好东西呀。”

  秦遇清顺着视线低头,刚刚包扎伤口没注意,果然看到红色的一小块布料露了出来,慌忙塞、进去,佯装镇定道:“没什么。”

  被勾起了好奇心,柏炘湄哪肯罢休,秦遇清越是护着,她越是想看。

  “哎呦,秦兄你太小气了,给我看看嘛。”

  “不给。”

  “就一眼!”

  “你放手!放手!”

  撕扯间,柏炘湄被秦遇清大力带进了他的怀里,属于秦遇清的兰草气息瞬间包围了柏炘湄的呼吸。

  秦遇清抓着柏炘湄的手,见她扑在自己怀里,有些尴尬有些僵、硬的一动不动。

  这时,柏炘湄突然抬首,四目相对,呼吸缠绕着呼吸,秦遇清看着她迷、离的眼神,不由自主被吸引过去,心怦怦直跳,有什么东西在心底化开,不想放开眼前这个人,不想放开她的手,渐渐的,秦遇清越来越靠近她。

  秦遇清自己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正意、乱、情、迷间,柏炘湄却突然推开他,怀里一空,刚刚极力护住的东西被抽走了。

  “哈哈哈哈,还是被我拿到了吧?”柏炘湄拎着那红绸在秦遇清面前炫耀。

  秦遇清有些恼怒,更多是恼羞成怒,“还给我!”

  说着,便要站起来追她。

  “狗子!看着他,别让他过来啊!”柏炘湄踢了踢趴在一旁看戏的狗。

  白犬得到指令,挡在柏炘湄面前,龇牙咧嘴的盯住秦遇清。

  柏炘湄躲在狗背后,慢悠悠的看着红绸,突然疑惑道:“咦?这不是在阿苏城我许愿的那块红绸嘛,怎么在你这里?”

  “你拿它干嘛?”

  洞中光线很暗,柏炘湄看不清秦遇清的表情,他也并没有回答她,只是静静站了一会,又坐下来,一言不发。

  气氛有些异样,又有些尴尬,柏炘湄好像猜到了一些什么,又不好说出来,而且此刻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对他丝毫没有感觉吗?柏炘湄自己也说不清楚,而且,秦玉绦已决意修成仙身,那秦遇清以后定是要娶妻生子的,而柏炘湄的身体……又何必白白招惹他呢。

  理不清头绪,也不想面对。

  胡乱思考着,柏炘湄开始找台阶:“那个,你捡到了是吧,捡到了就还给我吧,谢谢啊。”

  秦遇清并不答话。

  “你这个人真是的,当时让你许愿你不去,结果对我许的愿望这么感兴趣?还是说你也是同样的愿望?”柏炘湄继续转移话题,试图缓解气氛。

  “……”

  “啊,那个,秦兄,我们现在御剑走吧,估计他们在找我们。”柏炘湄提议道。

  “我重伤,不能御剑。”秦遇清冰冷道。

  柏炘湄微笑道:“行,我御剑好吧?”

  “哎?我的剑呢?”

  “你的剑估计落在山上。”秦遇清道。

  柏炘湄无奈道:“那,那信号弹,信号弹你放一只。”

  “我没带。”

  “……我提不起灵力,不能和师兄取得联系,你和秦雪柴联系一下吧。”

  “我也提不起灵力。”

  柏炘湄有种想打他的冲动:“那我们总不能困在这吧?!”

  秦遇清听她不耐烦的语气,冷冷的看着她,语气微微颤抖:“和我在一处,就让你这么难过么。”

  柏炘湄被问的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