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十章 风起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呀 2554 2019-09-06 20:08:12

  “师姐,连日奔波未免劳累,早些歇息,遇清先回房了。”

  “嗯,你也好好休息,明日还要赶路。”秦雪柴温柔的对秦遇清道。

  回到客栈,秦遇清与秦雪柴便相互道安,各自回房休息。

  秦遇清坐在榻上,想到柏炘湄进了绛雅轩,微微气闷,从未见过如此行动举止大胆不羁的女子,可接触月余,又觉得她并不是表面这般轻、浮。

  柏炘湄在擂台上不肯服输的倔强模样,对白睦桐没有异样的眼光,偷听墙角,谷中剖白等等在逐光山上的一颦一笑都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一路上她对自己又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在谷中说的话也不知真假,秦遇清惊奇的发现,他居然在意了。

  心烦意乱,秦遇清盘腿于榻上,闭目,开始修炼。

  绛雅轩共三层,一楼歌舞,二楼说书,三楼棋室,且来往服侍的人都是美貌的二八少女,红袖添香在侧,自然吸引城中的客人。

  柏炘湄是个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凑的人,一楼歌舞最为热闹,罗缨掷下一锭白花花的银子,老板娘欢天喜地的招呼姑娘们过来服侍。

  四个美貌少女过来看到柏炘湄和罗缨,纷纷移不开眼,拼命的贴了上来。

  柏炘湄笑眯眯的左手搂一个,右手抱一个,坐在看台最前方的雅座上。

  罗缨被缠的尴尬,本来肤色就比较黑,现在更是黑里透红,浑身不自在。

  “炘湄,你就在这里看舞吧,我去楼上看看,不要再乱走了听到没?”罗缨边摆脱那两个女子边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去吧去吧。”柏炘湄调、戏姑娘正起劲,根本无暇搭理这个木讷的师兄。

  左手边绿衣女子使劲儿倚在柏炘湄怀里,拿了一颗葡萄娇滴滴道:“公子,来,吃一颗葡萄。”

  “好。”柏炘湄目光、火、热的盯着她,一口吃掉了圆溜溜的葡萄。

  “怎么样?甜不甜?”

  “甜,简直甜到我的心里了~”柏炘湄调笑道。

  这时,右边的女子撒娇、嗔怪道:“公子,你只吃她喂你的,那我喂你的,你就不吃了嘛。”

  柏炘湄忙将头转过来,抛了个媚、眼,道:“怎么会呢,你喂的什么我都喜欢吃。”

  “哎呀,讨厌啦。”

  柏炘湄左右逢源,正沉醉在自己扮男子也能如此招、蜂引蝶的魅力里不能自拔,突然感觉背后陡然一阵寒气。

  还未等她回头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听到身后如冰雪一般的声音传来:“柏炘湄,你在做什么!”

  回头便看到秦遇清如寒冰的面色,眉眼中压抑的怒气,正恶狠狠的盯着她。

  柏炘湄干笑了两声:“秦兄!你来的正好,一起来看歌舞啊。”

  秦遇清并没有往台上看一眼,一向清雅的气质被寒气所掩盖,柏炘湄身边的两名女子有些吓到了,呆呆的望着秦遇清。

  “你跟我出来。”说罢,秦遇清转身出了大门。

  柏炘湄不得不放下怀中的美人儿,跟着他出了绛雅轩。

  仍旧嬉皮笑脸:“秦兄,刚刚一起来的时候你不是不来的嘛,怎么又来了?”

  “柏炘湄,你可还记得你此行的目的?”秦遇清冷冷道。

  “狩灵啊”柏炘湄笑道,“顺便游览江南春色……”

  秦遇清冷笑道:“你还知道是来狩灵?不是来猎、艳的?”

  “两不耽误嘛。”柏炘湄胡乱应付。

  “柏炘湄!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秦遇清看起来,竟动怒了。

  柏炘湄奇道:“我不过就是看看歌舞,和姑娘们聊聊天,你这是干什么?”

  秦遇清微微压制情绪,冷言道:“百家竞会规定,狩灵在外的四人,须遵从榜首之令,我现在命令你,马上回客栈,还有罗缨,也叫回去。”

  柏炘湄觉得奇怪,一向雅清,不管遇到任何事都能风平浪静处理的秦遇清今天是受什么刺激了?不会是和秦雪柴吵架了吧?

  秦遇清见柏炘湄不但不回答他,还一脸见到傻子的表情看着他,不由得怒火中烧,一把抓起她的手腕:“听到没有!”

  柏炘湄挣脱他,不解道:“你,干什么呀。”

  “出门在外正事不做居然寻、花问、柳到这种地方,这是你们梦虞山的规矩?”

  柏炘湄听到他扯上了梦虞山,也动了几分气:“你又不是花,又不是柳,我也从未寻你问你,你动这么大的气作什么?还扯上梦虞山,说我就说我,和梦虞没有关系。”

  “好,就说你,你说和我没有关系,那你在朔月谷中说的话,做的事,可还记得?”

  朔月谷中?这小肚鸡肠的男人,不会还想着要赔他的花儿吧……柏炘湄拧着眉头不语。

  秦遇清见她不说话,接道:“记得是吧?结果你来到这种地方调戏女子,你到底怎么想?”

  “行了行了,秦遇清公子,何必动怒呢,跟你回去还不行嘛,我去叫师兄下来,他可能在听书,或者观棋局。”

  这男人一向小肚鸡肠,可没想到吝啬到这种地步,两株花被他惦记到现在,又不是故意的,柏炘湄并不想赔,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回去就回去。

  把在谷中脱身时急中生“智”对秦遇清说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

  突然,夜空中狂风起,带着浓烈的妖气,长街的尽头满是尖叫声和哀嚎声。

  秦遇清与柏炘湄对视一眼,齐齐向声音的来源冲过去。

  距离二十尺远时,秦遇清和柏炘湄看清了那个东西,没有确切的形状,简单来说,是一团黑色的烟雾笼罩着里面的东西,正在不断地吞噬,撕扯着来不及逃掉的人。

  柏炘湄见状大喊:“让开,让开!都散开,跑!”说着,右掌发力,蓝色的灵力迅速击向那团黑烟。

  黑色烟雾受到攻击,动作变的迟缓,下一秒,便旋转着向柏炘湄吞噬而来。

  秦遇清目光凌厉扫过,迅速将柏炘湄护在身后,双手发力,制住那不断涌动旋转的东西。

  柏炘湄上前,提灵力欲帮助秦遇清,秦遇清打断她道:“你不要动!”

  “连日御剑,你刚恢复伤势,不要贸然动用修为。”秦遇清补充道。

  “可是……”

  “这等低阶的恶灵,我一人足矣!”秦遇清说罢,目光一凛,手中青色光芒大盛,那黑色烟雾挣扎不出动弹不得,被秦遇清生生以青光撕碎。

  雾气散,原形掉落地上,柏炘湄上前定睛一看,居然是根树杈?!

  她愣住,拿起树杈看向秦遇清,一脸茫然。

  秦遇清上前看了看:“是梓树,燕苍山特有的梓树。”

  “怪不得树杈子能修炼成精,原来是在燕苍山修炼的。”柏炘湄恍然道。

  “哎?不对啊,燕苍山修炼的精怪怎么会在这里?”柏炘湄突然惊道。

  秦遇清又恢复他一脸平静的样子,道:“来者不善。”

  罗缨匆匆赶来,看到周围的情形,严峻道:“今夜怕是不能休息了,恐怕还有恶灵侵扰百姓。”

  秦遇清道:“这种恶灵昼伏夜出,且原形不一定都是树精,须小心提防。”

  柏炘湄点点头,跟上二人的脚步。秦遇清道:“你回客栈休息,不要出来添乱。”

  柏炘湄用手指指着自己,瞪大眼睛道:“我?添乱?”

  秦遇清面无表情道:“没错。”

  罗缨安慰柏炘湄:“秦公子说的不错,你没有收服恶灵的经验,而且你刚刚恢复不久,不能过累,还是回去休息吧,告诉秦姑娘也不要出门,我和秦公子就可以。”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用不了这么多人,回去。”秦遇清语气不容拒绝,还微微带了些关怀。

  柏炘湄心头一丝异样的感觉极快划过,终究还是听话回去告知秦雪柴。

  秦雪柴听柏炘湄讲完刚刚屠灵的过程,默默不语,突然道:“遇清怎么也在,他不是回客栈休息了么?”

  柏炘湄接道:“正是呢,我在看歌舞,秦公子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吓我一跳,歌舞也没看尽兴,就被他拉出来了,然后就遇到凶灵了嘛。”

  秦雪柴深深的看着她,道:“遇清待你还真是不同寻常呢。”

  “是啊,秦姑娘,你太了解你这个师弟了,他好像是不同寻常的讨厌我,各种找我晦气。”柏炘湄赞同道。

  “讨厌你?怎么会呢。”只怕,是关注更多吧。

  秦雪柴将眼底的情绪收好,淡淡道:“师弟一向关爱身边的人,只是不擅长表达。”

  柏炘湄努努嘴,想反驳又想起刚刚危急关头秦遇清毫不犹豫的将她护在身后的情形,默默认可了秦雪柴的评价。

  “炘湄姑娘,早些回房休息吧。”秦雪柴道。

  “好的,秦姐姐,恶灵如果侵扰客栈,我会保护你的。”柏炘湄笑道。

  秦雪柴只给她一丝笑意,没有回答她,各自回了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