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七章 遇·清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 2293 2019-09-03 19:10:55

  不知过了多久,柏炘湄悠悠醒转,胸腔内隐隐作痛。

  并没有预料中睁眼看到柏炘源黑如锅底的脸,也没有看到众人担忧的在床前盯着她醒来,只有她一个人静静躺在床上,房间空无一人。

  柏炘湄挣扎着起来向室外走去。走到门边时眼前忽明忽暗,心脏怦怦直跳,仿佛气血全部冲到头顶,喉间略微有点铁锈味,一步跨出门去便无力支撑径直栽倒。

  本以为等着自己的是脸与地面来个亲密的接触,却不想扑进了一个宽广结实的怀抱,脸紧紧的贴住了面前这个胸膛,周身被陌生且清新的兰草气息包围,柏炘湄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不管是谁就下意识抓紧了面前这个人,在他怀里努力调整呼吸,胸腔仍阵阵发痛。

  过了一会,头顶传来冷淡的声音:“抱够了没有。”

  这声音仿佛自这人的胸膛传出,贯穿了柏炘湄整个脑海,柏炘湄只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居然有点不想从这个怀抱中爬起来。

  慢慢的起身,柏炘湄站立困难,手抓着门边,虚弱的笑道:“是秦公子啊,不好意思,出门撞到了你。”

  秦遇清见她伤成这样还是嬉皮笑脸,不由得皱眉道:“既然重伤就好好养着,不要出来乱跑给别人添麻烦。”

  柏炘湄不以为意,呵呵一笑,慢慢挪步进屋坐了下来,见秦遇清还站在门口,便问道:“秦公子怎么在这里?”

  “路过。”秦遇清略一低头,背着光,柏炘湄看不清他的表情。

  “其实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吧,不要解释不要解释,作为东道主你来探望也是人之常情嘛,更何况……”

  “何况什么。”

  “你是我崇拜又喜欢的秦二公子啊。”柏炘湄嘴欠道。

  果然秦遇清听到她调笑的话抬腿就走。

  “哎哎哎,等等,等等,我昏了多久。”

  “……三日。”

  什么?打了一架居然昏过去三天?这对于从小生龙活虎的柏炘湄来说实在受惊不小。

  秦遇清见她以手扶额,闭眼倚在桌边,微微侧脸道:“你好好养伤。”

  “秦公子,小白呢?我对你那个小徒弟甚是感兴趣啊。”柏炘湄开玩笑道。

  看着秦遇清的表情,稍稍抿了抿嘴,似乎在咬牙,柏炘湄放弃了调笑他。

  “他不在望月峰,你休息吧,别再说话了。”语毕,秦遇清便转身离开了。

  果然还是个双面傲娇男啊。

  柏炘湄在床上躺到了午时才看到柏炘源、罗缨还有方兮雯走了进来,柏炘源破天荒的没有数落她,反而不停地关心她的身体状况。

  “下次不可这样逞强了,让你尽力不是让你拼命,不过你也伤了秦雪柴,而且她受到了秦宫主的处罚。”柏炘源一字一句道。

  柏炘湄道:“她受罚了?也就是说秦宫主看出来她作弊咯。”

  罗缨微笑接道:“月华宫特有的咒法,秦老宫主怎么会看不出来,只不过未在众人面前点破罢了,为了顾及月华宫的颜面,也为了给济灵门一个交代,那场对战宣布你获胜,私下里已经处罚秦雪柴。”

  这还差不多,想不到秦芸还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什么为了给济灵门交代才宣布炘湄获胜,原本就该是炘湄赢才对,”方兮雯走到床边,抓起柏炘湄的手把脉“恢复的不错,再修养修养便无大碍了。”

  “呵呵呵呵,难得啊兮雯你夸我一回。”柏炘湄道。

  方兮雯剜了她一眼。

  柏炘源把她的被角掖好,道:“明日众门派便要下山了,但你这个状况仍需修养,漓儿传信过来门内有事要我回去,反正前四名要前往若耶溪狩灵,你暂且留在月华宫,罗缨在你身边,我也放心一些。”

  柏炘湄表现出无比的舍不得柏炘源,各种撒娇赖皮,但心里已经乐开花,想到即将脱离柏炘源这个碎碎念出门去狩灵,她做梦都能笑醒,罗缨一向宠她,只要不十分过分,基本都由着她闹。

  眼前居然神奇的闪过那张清雅至极的脸,是呢,还要与那个双面傲娇男同行。

  至晚间的时候,白睦桐居然静悄悄的来看她了。

  “小白?咳咳,你怎么来了。”柏炘湄惊奇道。

  白睦桐仍然是奶声奶气:“前辈你这几天一直都没有醒,我也有点担心,听师父说你醒了,睦桐便来探望。”

  明明一个十一岁的男孩,偏偏一本正经的学着秦遇清的模样,实在是过分可爱。

  柏炘湄拉着他坐下,道:“说了别叫我前辈嘛,叫姐姐就好啊。”

  “可是,前辈是和师父一个辈分的啊,睦桐不敢乱了次序。”

  柏炘湄无奈道:“我又不是月华宫的人,再说了,你师父说过不允许你交朋友吗?我们是朋友嘛,来,叫声姐姐听听。”

  白睦桐扭扭捏捏,脸越来越红,似乎下了一个重大决定一般,道:“叫姐姐还是有点不尊重前辈的。”

  “那你想叫什么?”

  “嗯……嗯……湄姐姐。”白睦桐小声道。

  有什么区别吗?柏炘湄笑了,每次看到这个孩子心中都格外的温暖亲切,又逗他道:“没听清楚,再叫一声。”

  “湄,湄姐姐。”白睦桐声音稍稍大了点。

  “哈哈哈,这才是好孩子嘛,咳咳咳咳。”柏炘湄笑的气息波动。

  有了这些人的调剂,被勒令躺在床上养伤的她也没有这么无聊了,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就好了呀,只是……

  她摘下腰间的寄生玉,白皙的手轻轻扫过,玉内灵气四溢,显现出八个字:一气未生,恶煞缠身。

  “根本不准嘛,我命自然由我啊。”柏炘湄自言自语道。

  第二日,柏炘湄还是被罗缨扶着去山门前送众人下山,看到柯叙之在人群之中对她抛媚、眼,柏炘湄一阵恶寒。

  更让她感到胸中的那口老血要冲出喉咙的是柯叙之和她打完招呼之后,居然大摇大摆的去天衣阁的队伍中笑嘻嘻的凑到方兮雯身边。

  但愿他在回程途中能平安无事……

  众人离去后,秦芸便请她和罗缨至弗尘殿中,殿内秦芸坐于上方,秦玉绦,秦雪柴,秦遇清,按次序在下方坐好。

  “不知炘湄伤势如何了?”秦芸道。

  看着他对自己这般慈爱,柏炘湄心里阵阵发毛,但还是回答他:“多谢秦宫主费心,已经好了大半了。”

  “那日是雪柴坏了规矩,伤了你,我已命她带伤罚跪三日,她已知错了。”说罢,秦芸示意面色苍白的秦雪柴上前来。

  柏炘湄看着殿中的情形,这是要关起门来说话了。

  秦雪柴原本忧郁的气质,配上她现在苍白的脸色,十足十一副请罪的模样:“炘湄姑娘,那日是我好胜心太过,一时冲动伤了你,请炘湄姑娘原谅。”

  这么多人在,秦芸还坐在上面呢,能不原谅么。

  柏炘湄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赶紧扶秦雪柴的手,道:“秦姐姐言重了,不用这样的,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秦雪柴的手微微一颤,面上温柔的笑了起来。

  罗缨笑道:“秦宫主,炘湄已无大碍,且雪柴姑娘已经受罚,这件事就过去吧。”

  秦玉绦道:“炘湄姑娘开朗活泼,雪柴温柔沉稳,过些天你们一起去狩灵,一定可以成为朋友的。”

  秦芸捋着胡子笑了起来:“理当如此。炘湄小小年纪修为有成,是济灵门之幸,若是与遇清比拼,谁输谁赢,还真是尚未可知。”秦芸的语气里一些欣赏和赞叹透露出来。

  原本端坐在下方的秦遇清听到自己被点名,微微抬首,看着对座柏炘湄。

  “秦宫主谬赞了谬赞了,炘湄不敢与秦二公子相比啊。”柏炘湄道。

  “炘湄不要过于自谦,”秦芸又转头对秦遇清道:“遇清,你和炘湄皆为百家竞会榜首,之后还要一起下山狩灵,你要好好照顾她。”

  秦遇清平静道:“是,父亲。”

  面色苍白的秦雪柴看着秦芸对柏炘湄的欣赏笼络,默默低下了头。

  

叫我小馄饨

男主是个别扭综合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