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六章 重伤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 3260 2019-09-02 13:45:28

  四强的对战基本已经确定,男子和男子对决,女子和女子对决,所以她的对手一定是秦雪柴。

  柏炘湄手指绕着腰间寄生玉的流苏,边想边在月华宫大大小小的房屋楼亭中信步乱晃。

  在长廊走着走着忽至一门下,听到里面仿佛有柏炘源的声音,不由得驻足凝听。

  “听秦宫主所言,墟镜这几日有异动?”柏炘源问道。

  “不错。”秦芸回道。

  另一把男声接道:“是否封印有所薄弱?当年家兄与秦宫主柏门主封印时已尽全力,若此次仍有异动,该当何如?”

  说这话的,自然是载王谷谷主景元东了,柏炘湄想道。

  “不仅如此,墟镜封印的只是混沌的残灵,逃脱的另一部分残灵至今不知所踪。”景元东接道。

  秦芸叹息道:“我等虽出身修真一门,但终究是凡人,力量不足,诛杀混沌已经穷尽毕生之力,为封印混沌残灵柏门主与景谷主更是身死,如若残灵破出封印,我也会拼尽修为与之一战。”

  另一个略带笑意的男声,一听便是柯叙之道:“秦老宫主不必紧张,如今墟镜中的不过是混沌残灵而已,早已没有了凶兽的威力,若是它真的破镜而出,我等不如加以引导利用,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闻言众人沉默,天衣阁阁主方敏冷冷道:“如柯堂主所言,残灵破镜而出之时,百家将它捉住,由我天衣阁炼制成灵药造福世人,岂不更好?”

  柏炘湄摇摇头,心道:方兮雯的怼人功力真是从方姑姑那里学了个十成十啊。

  而柯叙之脸皮何等之厚,笑道:“也未尝不可啊。”

  余下百家众掌门闻言皆嗤之以鼻。

  “简直是痴心妄想!”

  “真是一派胡言。”

  “尚有另一半残灵在世间不知所踪,万一墟镜中的残灵破出封印,与另一半合为一体,岂非酿成大祸!”

  “这样说话的也是一门之主?如何能与我们平起平坐?”

  秦玉绦稳住众人:“各位门主,事情如何发展尚未可知,月华宫会持续观察墟镜,真有破镜而出一日,再集百家之力便是。”

  秦遇清走过议事厅,恍惚间看到长廊拐角处有一片蓝色的衣角,放轻脚步过去,入目是一位侧对着他的少女,身、姿、曼、妙。

  一袭淡蓝轻衫,乌发雪肤,唇红齿白,颜色鲜妍,天生媚、骨,实乃不可多得的绝代佳人。

  可这位佳人此刻蹲在墙边,明显在听墙角,而且听的津津有味丝毫未察觉到他。

  秦遇清踢了一下柏炘湄的脚,柏炘湄突然被人踢略微受到惊吓,猛一回头,上方秦遇清那张俊脸此刻冷冷的看着她,对她轻轻挥了挥手,示意跟他走。

  到远处,秦遇清停下,对她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柏炘湄干笑道:“我说我是乱逛逛到这里来的,你信不信?”

  秦遇清没有回答她,但是满脸写着两个字,不信。

  “哎呦,我真的是太无聊了在月华宫里逛一逛,就到这里来了啊,听到我哥哥的声音就停下听了一会嘛。”柏炘湄解释道。

  “你若想逛,便叫宫内弟子陪你逛,月华宫内有多处机关结界,你不识路误伤了,岂不是自作自受。”秦遇清道。

  “那秦二公子可否陪我走一走?我们也算认识了,交个朋友总可以吧?”柏炘湄面上仍在套近乎。

  “我还有事,实在没有时间陪柏姑娘闲逛。”秦遇清特意咬重了“闲逛”两个字。

  柏炘湄咬牙切齿,但还是挤出个微笑:“那小白呢?白睦桐,让他陪我逛逛呗,月华宫人虽然多,但我都不认识,不过你那个徒弟小白倒是蛮可爱的哈哈哈。”

  秦遇清听到她这个称呼,声音更冷:“小白?睦桐是我弟子,可不是什么闲人,而且,你不要胡乱称呼。”

  柏炘湄道:“好好好,知道你月华宫没有闲人,那我下山去逛总可以吧。”

  “百家竞会期间,禁止下山。”秦遇清道。

  “这是什么规矩?我是来参会的又不是来坐牢的。”柏炘湄不服道。

  秦遇清语气微微强硬:“规矩便是规矩。”

  “行吧行吧,下山我也未必认识路,哎呀,我心仪的秦二公子也不陪陪我,还把小白藏在山沟里,也不带出来遛遛,整天把孩子憋着会憋傻的,要不是你俩只差了六七岁,小白都快变成你生的了……”

  柏炘湄边说边觑着秦遇清的神情,看他脸色越来越黑,果断闭嘴停止调侃。

  秦遇清听她满嘴的心仪、山沟、憋着、生养之类的词语,委实难堪,气到七窍生烟,这厚颜无耻的女子每次都很有本事让他动怒。

  这时,议事厅的众人出来,见到远处院中的两人都颇感意外,柏炘源对柏炘湄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柏炘湄乖乖道:“我想找哥哥呀,恰巧碰到秦公子,秦公子说你们在议事,我们便站在外面等候。”

  这女子说起谎来真是滴水不漏。

  秦遇清并未拆穿她,面上仍是那副人人欣赏的世家公子形象,对着众人行云流水般的问安。

  柏炘湄见秦遇清这人前人后的面孔,觉得此人愈发有意思。

  四强赛如期而至。

  比赛之时,柏炘湄发现白睦桐真的被秦遇清带来了,缩在秦遇清与秦玉绦身后,小小的一团,好像十分不适应这样的场合。

  柏炘湄招手道:“小白!白睦桐白睦桐!这边!”

  白睦桐望向了她,又是腼腆一笑。看着他的笑,柏炘湄也开心了起来。

  这么单纯可爱的孩子,谁会不喜欢呢。

  秦遇清看到柏炘湄夸张的打招呼方式,脸色暗了暗,一言不发的上场了,第一场是秦遇清与罗缨间的对战。现在一共只有四人对战,擂台早撤下去一个,只余一个大擂台,也方便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一处。

  秦遇清与罗缨皆是修为高强的少年,对战更加扣人心弦,二人出招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擂台上猎猎生风,比拼间十分精彩。

  柏炘湄观察了一下柏炘源的表情,虽然面无波澜,但她知道,柏炘源是希望罗缨赢的,但面对天才一般存在的秦遇清,恐怕难上加难。

  果然,最终是罗缨不敌秦遇清高强的灵力,败下阵来。

  众人高声欢呼,九成已经确定了是秦遇清拔得头筹。

  柏炘湄这时却难得严肃了一回,总不能第一第二都让月华宫的人占了去,虽然接下来她与秦雪柴的比拼显的有点无关紧要,但她要是能取得第二名,柏炘源也一定会感到安慰的。

  第二场比拼开始了,上台看着秦雪柴略微忧郁的脸,柏炘湄难得正经的行礼。

  秦雪柴是秦芸第三得意弟子,出招漂亮,秀气又不失稳重。柏炘湄修为亦是比同龄人高出许多,几乎与秦雪柴打成平手。

  秦雪柴似是不满居然在五十招之内没有将这个靠“取巧”进入前四强的柏炘湄打败,出招愈发凌厉了起来。

  招架间柏炘湄脑海里闪过之前柏炘源对她说的一句话:“若你在对战中遇到对手比你更强,出招比你更狠的人,你怎么办?”

  当然是拼尽全力了。

  柏炘湄集灵力于剑中,挥向秦雪柴,秦雪柴也不甘示弱,剑光飞舞间二人几乎面贴面的站在一起,脚与脚相绊,剑与剑相抵,四目相对,灵力四射。

  众人知道,这时便是在拼修为,且看谁坚持的久了。

  柏炘源不知为何,在台下紧张了起来。

  台上的柏炘湄倒是没有吃力的感觉,源源不断的灵力在体内运转、散发出来。

  这时,秦雪柴仿佛不敌柏炘湄,突然目光一惊,虚晃一招,率先撤手,倒退数步站稳,而柏炘湄万万没想到她会突然撤力,失去脚上的支撑,灵力来不及收回,柏炘湄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她拼命的以剑划向地面,尽量延迟自己后撤的速度,最终,狠狠地撞上了擂台的护栏。

  众人一阵惊呼。

  柏炘湄撞的眼前发黑,胸中气血翻涌,丹田处灵力乱窜,后腰仿佛受伤了,疼的厉害,但柏炘湄心中十分清楚,秦雪柴是故意的。当然,台下的人看到的只是柏炘湄不敌秦雪柴,撤手后被秦雪柴的剑招逼到护栏上。

  柏炘湄暗暗咬牙,万万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反而激出柏炘湄的斗志,强行将口中鲜血咽下,将剑提起来,二人又进入下一轮的缠斗中。

  看到这样的情况,台下的柏炘源有点急了,随时准备让秦玉绦喊停。

  因为灵力激荡,腰、部、受伤,接下来与秦雪柴拆招间难免不敌她,又被她一掌打翻在地。

  这一掌也不知她用了几成灵力,柏炘湄只觉胸腔一片刺痛,头中嗡嗡作响,根本站不起来。

  秦雪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忧郁的气质此刻看起来有一丝丝狰狞。

  秦玉绦看着台上的情况,深恐再打下去柏炘湄会重伤,张口便要宣布秦雪柴胜出时,他看到柏炘湄以剑支地,慢慢的,慢慢的站了起来。

  “还没结束呢,秦大公子。”开口便有鲜血溢出,内伤深重的柏炘湄邪邪一笑。

  鲜血染红了她淡蓝色的轻衫,台下的柏炘源和方兮雯几乎同时叫道:“炘湄!”

  秦雪柴惊讶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温柔的一笑,两种情绪被她糅合在一种表情里。

  柏炘湄不断地接着秦雪柴的剑气,脑中无比清明,她此刻并非想争第二,只是不想输在秦雪柴的阴险招数下罢了。

  下场休息的秦遇清本没有太关注场上的情况,但看到柏炘湄淡蓝的衣衫前襟血迹斑斑,嘴边也挂着鲜血,拼命的招架,眼中是坚定如山的执着,这幅无论如何不肯服输的模样,已把秦遇清的目光深深吸引了过去。

  眼见打成平手,秦芸盯着台上的二人,手捋着胡子十分严肃。

  柏炘湄腕力翻转,蓄力反击!而这时她看到秦雪柴的藏在袖中的另一只手的指尖泛出一点点寒芒。

  呵,打不过便要偷偷用咒法了吗?

  可笑至极。

  柏炘湄集所有灵力汇于手中,堪堪与秦雪柴注入咒法的那只手对了一掌,两两弹开,刺骨的冰冷由掌中迅速向周身蔓延,手中的剑重似千斤,提不起灵力也舞不动剑招。

  眼见秦雪柴卷土重来,柏炘湄强行催动全身灵脉,爆发的灵力与那股寒气相冲,高呵一声,剑光划向秦雪柴!

  出完最后一招,柏炘湄并没看到对面的秦雪柴如何,眼前是完完全全的黑暗,听不见任何声音也感受不到任何痛苦,直直的倒了下去。

  最后的一点意识是:完了,又要被柏炘源骂到狗血淋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