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五章 四强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呀 3122 2019-09-01 20:23:58

  回去的脚步无比轻快,柏炘湄不停地打听白睦桐,看着这个腼腆又可爱的男孩子,实在和秦遇清那个冰冷傲娇男联系不到一起。

  “我原本家住在燕苍山附近的一处小村,因为雾鸠那头凶兽,全村人都死了。”讲到这里,白睦桐软糯的声音里凝滞哽塞,“多亏了师父赶到,降了雾鸠,才救下了我,我,我是村里唯一幸存的人了,爹娘都死了……”

  柏炘湄心中不忍,自来熟的一把揽过白睦桐,道:“不要难过了嘛,我从小就没了爹爹,娘亲也在我三岁时走了,所以我不记得他们的样子啊,你好歹还曾经和父母在一起生活过,现在是逐光山月华宫的弟子,多风光,你要跟着你师父好好修习,一定可以出人头地的!”

  白睦桐道:“我,我资质特别差,无法学剑,灵力低微,咒法也只能学最简单的,师父比我大不了几岁,修为那么强,柏前辈你修为也很高,而我……”

  “哎呀,你还小嘛,来日方长,还有,别再叫我前辈了,怪别扭的,叫姐姐!”柏炘湄轻快道。

  白睦桐大惊,“不可不可,这不合规矩,师父或者是宫主听到了是要责罚的。”

  “别嘛,叫声姐姐来听听,或者你可以来济灵门学艺,不止剑道哦,还有各种咒法可以修习,比月华宫的剑术有意思多了……”柏炘湄认认真真的挖起了秦遇清的墙角。

  “炘湄。”迎面碰到两人,定睛一看,是方兮雯寻过来了。

  且她旁边多了位女子,中上之资,气质忧郁,眼尾的一颗痣更添了她几分颜色,白天比试时见过,是秦芸的弟子秦雪柴。

  她们两个怎么在一处?

  “兮雯?我回来了,你怎么和秦姑娘在一起?”柏炘湄道。

  方兮雯言简意赅:“我出来寻你,遇到了秦姑娘为我引路。”

  秦雪柴微笑道:“炘湄姑娘初来逐光,夜深出行怕是不便,碧昙乃夏季盛开,距现在仍两月有余,此次去寻,定是扑空了。”

  柏炘湄道:“可不是嘛,这不,还劳烦小白公子送我回来。”

  秦雪柴看身后跟着的白睦桐,目光中有点惊讶,但温和道:“已经到望月峰了,你不必送了,回去吧,路上小心。”白睦桐行了礼便要退下,一路回来柏炘湄与他聊的十分投契,忍不住张口道:“小白,后日的比试你也来看啊,看看哥哥姐姐们的剑招,对你大有助益呢!”

  白睦桐腼腆一笑,恭敬退下。

  进入八强后的比拼仍是抽签决定,然而抽签的结果却让柏炘湄拍案狂笑。

  她的对手是方兮雯。

  方兮雯资质甚佳,但她主修医道,于剑术上稍逊一筹,饶是这样也进了八强,不得不说厉害。

  别人面对这样的劲敌恐怕十分头疼,但对于柏炘湄来说就简单多了。

  她太熟悉方兮雯的招式了,二人私下经常切磋,且她修为比方兮雯要高,所以当她俩站在擂台上时,柏炘湄仍然控制不住疯狂上扬的嘴角,颇有些俏皮道:“方姑娘,失礼了,请。”

  方兮雯眼角抽了抽,冷冷道:“就你话多。”

  言毕,御灵力提剑便是一招“穿林”,“穿林”是天衣阁独有的剑法,身形矫捷如林中穿梭自如的鸟儿,柏炘湄笑着闪过,见招拆招,迅速反击。

  台下的人看到的并不是二人你死我活的争斗,而是似蝴蝶纷飞般默契的剑舞,最后是柏炘湄漂亮的掷出一剑招,方兮雯落败,二人的“剑舞”谢幕,停止了比拼。

  柏炘湄笑着拱手道:“承让了呀,方姑娘。”

  方兮雯哼了一声:“你这辈子最好都别来天衣阁。”

  好吧,不知方大小姐又研究了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了,每次去天衣阁对于柏炘湄而言都是一个挑战,云淡风轻的进去,鸡飞狗跳的出来。

  上一场对战时罗缨已经赢了载王谷的景占铭,景占铭是载王谷吹嘘到天上的得意弟子,他输了谷主景元东的脸色可不好看,要不是秦玉绦打上圆场,估计当场便要发作。柏炘湄打完了第二场,第三场则是月华宫秦雪柴对战往生堂殷守徽。

  柏炘湄注视着台上的二人,殷守徽的穿衣风格要比红衣男柯叙之正常多了,好歹是正常颜色。瞟了一眼柯叙之的位置,果然还是一身夸张的喜袍笑盈盈的和监赛秦玉绦聊着。

  ……

  柏炘湄默默地将视线挪回台上,台上两人已经开始比拼,剑光灵力相互碰撞,竟一时难分高下,殷守徽灵力醇厚,出招干脆利落好不漂亮,不出意外应是他赢。

  反观秦雪柴,虽然也修为不弱,但对战同样优秀的殷守徽,防守却多于进攻。

  眼见这场比赛也毫无悬念,柏炘湄只觉眼前一花,秦雪柴已脱出缠斗,向后平移,迅速从殷守徽身旁侧过去,待两人停下时,秦雪柴的剑已稳稳的架在了殷守徽的肩上。

  “承让了,殷公子。”秦雪柴拱手道。

  “好!漂亮!”

  “真是精彩!”

  “对啊,太精彩了!”

  台下众人纷纷对秦雪柴的反败为胜惊叹不已,“不愧是秦宫主的关门弟子,殷某甘拜下风。”殷守徽略微欠身道。

  坐在下方的柯叙之见自家弟子落败倒没有任何不快之色,面上仍然一片喜气与人交谈。

  只是柏炘湄看着他雌雄莫辨的脸,眉飞色舞的样子,实在和一门之主难以联系到一起。

  最后一场是秦遇清与往生堂另一位女子白芍对战。

  秦遇清提着剑站在台上,英俊的面容仍是清极雅极的翩翩公子模样,和前天晚上那个又冷又傲的秦遇清简直不是一个人。

  柏炘湄深深的怀疑。

  白芍蒙着面纱,似乎含羞带怯的望着秦遇清。二人互相致礼,白芍目光一凛,率先出招,但这招式在秦遇清眼里和慢动作并无差别,轻轻躲过。

  白芍紧追着秦遇清出下一招,秦遇清深邃的目光直视着她,以剑相架拆了一招,白芍被他的目光盯的似乎手脚皆软,一时脱力来不及收回竟直接要飞出擂台!

  台下一片惊呼。

  但悲剧并没有发生,秦遇清面不改色,出手如电,一把抓住了白芍的手腕,生生将她拉回台上。

  二人静默,出现了这样的意外自然不必再继续下去了,谁输谁赢一目了然,众人也并无意外。

  秦遇清转身下擂台,身后白芍叫住他,“秦公子!”说着,她行了一礼,目光含情声音柔婉接道:“多谢秦公子相救,白芍感激不尽。”

  秦遇清深色的眼眸淡淡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提起墨竹纹的长袍,下了擂台。

  柏炘湄看着他修长俊秀的身影,突然想起好像没看到白睦桐,凑到方兮雯旁边道:“兮雯,看到小白了没?”

  方兮雯道:“什么小白。”

  “就是前天晚上送我回来的那个小男孩啊,你忘啦。”

  方兮雯定定的看着她,道:“你又想做什么。”

  柏炘湄“噗”的一声笑出来,道:“什么呀,我只是觉得十分投缘罢了,想认识认识。”

  “无聊。”方兮雯不欲理她。

  “……”

  秦玉绦整理好成绩后走上台前,站在秦芸身边:“进入前四名的几位大家已经看到了,分别是月华宫的秦遇清,秦雪柴,济灵门的罗缨,柏炘湄。”

  被点到名字的几人起身向众人致意,坐下来时柏炘湄看到身旁的柏炘源一脸老父亲的欣慰与骄傲。

  柏炘湄眨眨眼,道:“门主大人,虽然我成绩很好,但是你不用这么高兴的。”

  柏炘源看了看她,道:“你不过取巧而已,对手要不是方兮雯,你也进不去前四名,我是为你师兄开心。”

  柏炘湄撇了撇嘴道:“切,口是心非。”

  看看那边才齐齐落败在月华宫手里的往生堂众人,堂主柯叙之面上仍然一片笑意,殷守徽也并无不快之色,而那个白芍,恨不得将眼睛贴在秦遇清身上,用心昭然若揭,柏炘湄嫌弃的摇了摇头,心道:这往生堂的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奇怪。

  台上一直坐阵的秦芸起身道:“明日进行下一场比拼,目前已经进入前四名者皆可以同去若耶溪狩灵,所以接下来的比试中,仍是点到为止,不可过分争强好胜,伤了同辈中人。”

  入围的四人齐声答了句是。

  台下众人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心里都在看戏,这简直是月华宫和济灵门两大门派间的较量嘛,虽说谁输谁赢尚未可知,但月华宫有秦遇清在,所有人难免都会认定是秦遇清取得第一名。

  对战结束众人纷纷散去,柏炘湄与秦遇清的扫过来的目光撞了个正着。柏炘湄开口道:“秦公子,你怎么没把小白带来啊。”

  秦遇清微微皱了下眉头,并不回答她,低声与身旁的师姐秦雪柴交谈。

  “枉负盛名啊,这小肚鸡肠的男人。”柏炘湄小声道。

  方兮雯难得八卦:“什么。”

  见众人散了,柏炘湄扯着方兮雯说起了悄悄话:“我跟你说,那天我不是去找碧昙花嘛,迷路了,后来就……”

  柏炘源看着柏炘湄的背影神色略略凝重,她已经十五岁了,还有四年……但现在无论外界还是她自身,都是没有危险无忧无虑的,寄生玉之言真的准确吗?也不知长惜姑姑有没有寻到破解方法,到现在也没有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