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四章 初识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呀 2783 2019-09-01 13:18:04

  望月台上仙气缭绕,众门派皆坐于自己的位置,擂台有二,可同时进行比拼,秦芸在台前讲了一堆规矩,又说了一篇长篇大论,终于在柏炘湄即将睡着之前,秦芸捋着胡子宣布竞会开始。

  月华宫弟子依照报名的人数,随机点人比拼,柏炘湄在济灵门坐的位置百无聊赖的左顾右盼,突然和一人视线相对,不是别人,正是端坐着冷傲又清雅的秦遇清,柏炘湄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秦遇清视线微微凝滞,注视着她,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便把视线移回擂台之上。

  “济灵门柏炘湄,对战渺云楼王馥知!”

  听到点了自己的名字,柏炘湄抓起自己的剑,抬步上场。

  柏炘湄的对手是一位看起来比她娇弱许多的女子,王馥知眉眼细细,面容白净略有几分姿、色。

  二人互相行礼,便运转灵气出剑挥招。柏炘湄有意未尽全力,胡乱拆了几招,却发现此女子招招凌厉,并未有半分相让,心道:看不出来嘛,长得柔柔弱弱的,出手倒是够绝。

  转身抬手以剑挡在胸前,抵了王馥知当胸一剑,柏炘湄眉头微皱不欲与她缠斗,提气当胸,足尖轻点跃上空中,同时运转剑气甩向王馥知,王馥知退后几步,勉强站稳,似乎有些惊讶且不甘的看着她,收剑,向她匆匆行了一礼下场而去,柏炘湄胜。

  抬首间刚好见旁边擂台上秦遇清潇洒的将剑收回,另一个门派的弟子捂胸认输的场景。

  秦遇清转身,视线又与这边擂台上的柏炘湄撞上,柏炘湄对着他笑着挑了挑眉毛,秦遇清瞬间收回视线下场而去。

  见她下场,柏炘源拉她道:“王馥知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十五招之内便可获胜,为何拖到三十五招?”

  柏炘湄道:“我看她柔弱,没想尽全力打……不知道她出手如此凌厉呀。”

  柏炘源抚着她的肩道:“竞会之上,你断不可有这样的想法,若是下一个对手修为比你高,出手比王馥知还要狠,你怎么办?”

  柏炘湄眨眨眼睛嘻嘻一笑,道:“我知道啦哥哥,放心放心,还没人伤的了我。”

  闻言柏炘源狠狠瞪了她一眼。柏炘湄嘴上胡说,心里却存了几分认真,接下来的一整天内又比试了五场,有修为不如她的几招之内便胜出,也有比试之时修为差不多便拼剑招看基础的,仍是她险胜。

  就这样带着四五分认真的她一天打下来,柏炘湄发现自己进了前八强……

  柏炘源倒是没怎么意外,晚间回去时叮嘱她要好好休息,后日的比赛更要认真。柏炘湄看了看八强的名单,分别是:逐光山秦遇清与秦雪柴,共阳丘的殷守徽与白芍,蔓骨山方兮雯,谪虚山景占铭,还有柏炘湄自己和师兄罗缨。

  “想不到那个花枝招展的柯叙之门下居然有两位弟子进了前八。”方兮雯一边迈进门来一边说道。

  柏炘湄见她来,起身过去拉她坐下玩笑道:“可不是嘛,难道是人不可貌相,衣服不可只看红装?哈哈哈哈……”

  方兮雯冷冷的看着她。

  “咳咳”柏炘湄找话题道:“明日休息,可在逐光山好好逛一逛,哎对了,听说逐光山独有的花碧昙只在夜间开放,特别好看,反正现在夜深了,你和我一起出去寻吧。”

  “……”

  “哎呀,方兮雯,好不好好不好?”

  方兮雯道:“打了一天你不累吗,你不累我累,我休息了,不去。”

  柏炘湄道:“好好好,我自己去啦,别太想我哦,等我回来。”

  方兮雯看烛光下柏炘湄温暖明媚的脸对自己挤眉弄眼,实在是难以接受,白了她一眼后就不理她。

  柏炘湄出门往朔月峰方向寻去,深夜之中只有微弱的月光,走了那么久什么碧昙的影子都没找到,只看到一片青青草地,旁边一条小溪,柏炘湄实在累了,倚着树坐下,呆呆的望着溪水出神。

  突然听到身后一声清冷如溪水的声音:“谁在那里。”

  柏炘湄一回头,远处树林掩映间一男子立身其中,看不清脸,出声的正是他。

  刚刚太累,天色又暗,没发现身后有人在。

  柏炘湄道:“逐光碧昙闻名天下,特意来寻,可惜没有找到,还迷路了。”

  那男子顿了一顿,似有些迟疑道:“柏……炘湄?”

  “你认识我?是我是我。”听到那人叫出自己名字,柏炘湄起身朝那男子走去,走近了才看清原来是秦遇清正冷冷的看着她。

  面无表情,简直是男版的方兮雯嘛。

  “秦公子也是来寻碧昙花的?嗯……可否为我引个路,我们也可以共赏嘛,你看月色怡人,小溪流水……”说着说着就开始习惯性轻、佻起来。

  秦遇清打断她道:“碧昙并不在这里,而且也不是这个季节盛开,你深夜到这里来到底做什么。”

  柏炘湄楞了一下,道:“啊?碧昙不在这个时节开啊,我不知道啊,那好吧,我就回去了。”说着往回走,走了两步发现不记得自己从哪条路来的,剑也没带,不能御剑。

  无奈转身对着秦遇清挤出一个甜甜的笑道:“我好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秦公子可否为我引个路?”

  秦遇清语气此刻多了几分轻蔑,道:“你深夜来此处到底为何?想找借口也不要说自己不认得路,既然顺利找到这里,我如何相信你回不去。”

  听了这话柏炘湄颇为不解,皱眉道:“找不到就是找不到啊,再说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我就在树下坐了一会而已,又没有怎么样。”

  “这里是我的住处。”秦遇清道。

  “啊?秦公子的住处?你不在望月峰住着,怎么住在两峰之间的山沟里?”柏炘湄脱口而出道。

  一向波澜不惊的秦遇清语气微微上扬:“此处确实是我的住处!为什么住在这里自然有我的道理,无需告知你。”

  柏炘湄无所谓道:“你的住处就你的住处咯,整座逐光山都是你的家,你想住哪里就住哪里。”

  秦遇清冷哼:“你一个姑娘深夜来到男子的住处多有不便吧,还是说……传言非虚?”

  柏炘湄一瞬间没反应过来,道:“什么传言?”

  “济灵门三姑娘在梦虞一带芳名响亮,秦某也略有耳闻。”说罢,一甩袖子侧身过去,仿佛十分不屑。

  芳名响亮,自然是说她的那些风、流传闻了。

  柏炘湄摸了摸下巴,笑道:“怪不得你一下子就认出我了。”

  秦遇清见她毫无羞涩难堪,不由得感到惊讶,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休要胡言,只是白天竞会时你进了八强,有些许印象罢了”秦遇清冷道“不管你从前什么样子,逐光山有逐光山的规矩,不要把你那些传闻带到这里来。”

  柏炘湄十分无奈道:“我说秦公子,传闻怎么能当真呢?再说了,我是第一次来逐光山,又怎么知道你住在这山沟旮旯里?我只是来找碧昙花,花没找到也就算了,可你这样出言伤人,不太好吧……”

  秦遇清身影僵了一僵。

  柏炘湄突发顽皮之意,他越是一片清高冷傲的模样,柏炘湄就越想和他反着来。“而且,秦公子年少英俊,又有谁会不喜欢你呢?我也很喜欢你呀。”

  秦遇清声音更冷:“你……闭嘴。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柏姑娘请回吧。”

  这个傲娇男!真是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他出言伤人还如此高傲的态度,柏炘湄心一横,三步并作两步的拦住他回去的脚步,抬首道:“我迷路了,回不去,你总要给我指条明路吧?”

  秦遇清低头看着柏炘湄皎洁明艳的脸正坚定的盯着自己,张着双臂随时准备扑倒在地耍赖的姿势,突然有些头痛,还从未有人这样子在他面前放肆。

  想到济灵门来者是客,他忍了又忍,张口唤道:“睦桐。”

  远远听到一声“在!”柏炘湄见到从房子里出来一名男孩子,大概只有十一二岁,十分清秀可爱,此刻恭恭敬敬的对着秦遇清行礼,软糯糯道:“师父有何吩咐。”

  嗯?秦遇清居然有徒弟?这么年轻居然收徒了?柏炘湄想笑,这个秦遇清真有意思,人前一副稳重老成人后一脸傲娇冷淡,年纪轻轻居然还收了一个小徒弟。

  “送柏姑娘回望月峰。”

  “可以了么?”

  第一句话自然是对睦桐讲的,第二句话是问柏炘湄。柏炘湄的大眼睛笑成月牙道:“可以可以,劳烦秦公子安排了,也劳烦你这位……弟子了。我这就回!我看你这徒弟不错嘛,可不可以让我带走几天陪陪我呀?”

  秦遇清似乎气到失声:“你!”

  “开玩笑的嘛,你看看你这个人,开不起玩笑,走了,不打扰秦二公子休息了。”说罢,由白睦桐在前面带路,柏炘湄与他回望月峰。

  而秦遇清则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远去。

叫我小馄饨

柏炘湄很皮很皮,,,而且是个憨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