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寄生玉

第三章 逐光

寄生玉 叫我小馄饨呀 2683 2019-08-31 19:08:13

  逐光山月华宫中的人在仙门中是如雷贯耳,月华宫宫主秦芸乃是十五年前诛杀混沌的领军人物,在仙道各大门派中极有声望。

  秦芸有三个弟子,秦玉绦与秦遇清乃是他亲子,第三个弟子是女子,本是门生,后跻身关门弟子行列,可见修为与能力之强,名为雪柴,秦芸赐她秦姓。

  而他的两个亲子,长子秦玉绦,年十九,修为有成,立志修成仙身;

  次子秦遇清,比秦玉绦小三岁,去年独自下山修行,路过燕苍山附近,以一人之力斩杀二品凶兽雾鸠,一战成名,各大门派年轻一辈的弟子中未有出其右者,故月华宫的声名在百家之中更为突出。

  正在御剑的柏炘湄神思飘忽间仿若突然想到了什么,追上前面随柏炘源一同前来的济灵门大弟子罗缨,道:“师兄,你说兮雯会不会也来此次竞会?”

  罗缨的玄色衣袍被刮的猎猎作响,温厚的面庞微笑道:“我也不知,不过方姑娘就算来,也是随天衣阁阁主前来,你若是想见她,到逐光山就知道她是不是去了。”柏炘湄抿了抿饱满的双唇,点了下头。

  在前面御剑的柏炘源闻声放慢速度,对二人说:“专心御剑,马上到逐光山了,山脚歇息一下,然后上月华宫。”柏炘湄不置可否,罗缨认真的回了句:“是,师父。”

  不远处便是逐光山,之所以名为逐光,是因为此山山势连绵高耸,半山腰起便是层层叠叠的云雾缭绕,大大小小的山峰更是千姿百态,而月华宫所在的望月峰从远处看仿若可与骄阳齐肩,故山名逐光。

  柏炘源一行人在山脚下歇息,最便捷的方法自然是御剑上山,但由于此次是赴约而来,各大门派总不好在人家的天上飞来飞去,你追我赶,实在是不雅,为显郑重,自然是徒步上山。

  出门在外柏炘源深恐一向活泼又跳脱的柏炘湄又闹什么幺蛾子正在细细叮嘱。

  柏炘湄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面上却作乖乖女状,罗缨看着她此刻的模样与平时大相径庭,有些忍俊不禁,他很想笑,但有柏炘源在,他又实在是不敢笑。

  众人忽闻右上方头顶风声阵阵,转眼眼前便多了一行人从天而降,都在收剑。定睛一看是蔓骨山天衣阁的人到了,当然,和她一起从小玩到大的方兮雯也在随行之列。

  方兮雯容颜姣好,半年多未见身量更是抽长了许多,一双杏眼婉转生、情,瓜子脸更见精致,一身天衣阁标志性的白纱衣,纱衣下清晰可见天衣阁图纹葛兰,怎么看怎么俏丽,但与这俏丽丝毫不符的则是方兮雯冰冷的神情。

  她只对柏炘湄微点了下头,外人看来这态度可以说是无比的敷衍,但对熟悉她的柏炘湄来说这可是冷淡的方兮雯比较热情的打招呼方式了。

  济灵门与天衣阁素来私交甚好,天衣阁阁主方敏又与柏潇、秦芸是同辈人,柏炘源与柏炘湄都要称呼一句方姑姑,但此处不是说话的时机,只简单问候几句。

  随后,谪虚山载王谷,共阳丘往生堂以及其他门派的人也到了,聚集在山脚下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淹没在人堆里的柏炘湄有些头痛,山门处递请柬,各门派一同上逐光山。

  一路直上似置身仙境,走了足足两个时辰,到达月华宫已是申时末,众人进入正殿,迎接的却不是宫主秦芸,而是秦遇清。

  柏炘湄站在众人中打量这个仙门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秦遇清身材挺拔,比她高了一个头不止,一身青衣只领口衣袖边绣了点点的墨竹纹,腰间一枚月华宫碧昙雕花佩,面容极俊,他静静站在那里,带着微笑,清雅至极不染尘埃,几分潇洒又不失沉稳。

  秦遇清神色温和,与众人行礼,声音沉沉但极负穿透力:“各位远来辛苦,家父在招待之前所来之客,此刻未来得及与各位相见,兄长亦在望月台布置竞会的场地,稍后都会来与各位宗主,门主相见,遇清招待不周之处,望各位门主海涵。”

  众人见状无有不夸赞秦遇清处事大方年少有为。

  寅时便要用晚饭,此刻自然是先回住处安顿休息。柏炘湄趁机拉了方兮雯出去,二人在外面边走边聊,不知不觉走到无人处有一亭,二人坐了下来。

  但不论柏炘湄说什么,方兮雯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柏炘湄皱皱眉头,半恐吓半威胁道:“兮雯啊,若说男子没有表情尚可说是高冷,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怎么从小到大都这么冷冰冰的,我好像十多年见你笑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你要多笑笑嘛,没事不要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研究医术,人都傻了一半了,你这样子是不会有男孩子喜欢你的……”

  方兮雯静静地听柏炘湄说了一堆,扭头对她说了一句:“那又怎样。”

  小亭外隐约在花树后面突然爆出一阵笑声,那人自花丛后闪出,此人生的雌雄莫辨,七分美貌三分妖气,要不是刚才的一声笑,柏炘湄可认不出他是个男子,但让柏炘湄和方兮雯惊讶的不是他的笑声也不是他的美貌,而是他的打扮。

  这人一身大红喜袍,头顶发冠亦是红色,整个人红彤彤喜洋洋,分明就是一个即将拜堂成亲的新郎官形象,就差在脸上贴个喜字了。方兮雯暼了两眼,嫌弃的将脸扭到另一旁。

  红衣男率先开口,带着笑意道:“二位姑娘好,偶然听到你们谈话,并非刻意唐突,还望姑娘不要介意。”

  柏炘湄笑了笑,还礼道:“这位……公子,为何披了一身喜袍在身上?你今日在月华宫娶亲?”

  红衣男子面容微微扭曲道:“什么喜袍?!我这可是为了来逐光山百家竞会精心制作的礼服,为表敬意今日拜见秦宫主特意穿上,哪里像婚服了,又没有描龙画凤又没有绣喜字,但你看,多喜庆,多隆重,百家竞会那么多人肯定一眼就能注意到我。”

  空气中有一丝尴尬的气息存在,柏炘湄干笑了两声道:“啊呵呵呵,原来是这样啊,是我们有眼无珠了,敢问公子是何门何派,尊姓大名?”

  红衣男子一挥袖,道:“共阳丘往生堂,柯叙之。两位姑娘哪里来?请问芳名?”

  原来是往生堂堂主,啧啧啧,居然如此花枝招展,但柏炘湄还是还礼道:“梦虞山济灵门,柏炘湄。”

  柯叙之恍然大悟一般拱手一笑:“久仰久仰。”

  随后空气又陷入一阵尴尬,方兮雯并没有自我介绍的意思。

  柏炘湄见状替她说道:“这位是蔓骨山天衣阁门下,方兮雯姑娘。我这位朋友天生不爱笑,也不太与人打交道,柯堂主不要见怪,不要见怪。”

  柯叙之摆摆手道:“哪里哪里,今日也算有缘,结识两位姑娘,两位慢聊,在下先行一步,告辞。”言毕,拱手转身慢悠悠而去。

  见柯叙之那妖、娆的身姿飘远了,柏炘湄用手肘碰了碰方兮雯,道:“这红衣男虽然年轻,但人家好歹是个堂主,我们是小辈,你这样子不太好吧,像我这样劣迹斑斑的人被我哥哥训的什么出门在外不要胡作非为,不要丢了济灵门的脸什么的,好歹打个招呼嘛。”

  方兮雯冷冷道:“做不到,花枝招展,刺目的鲜艳……”

  听到方兮雯掷地有声一本正经的评价,柏炘湄又笑成一团。

  

叫我小馄饨

不沾地儿的男主出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