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窃爱皇妃

第四十章:苦苦支撑

窃爱皇妃 棠梨果子 2103 2019-09-09 13:17:04

  长久的思虑,她终于还是站起身来,强忍着心中的酸楚,低哑着声音开了口:“我去让御膳房快去做今天的晚膳吧。吃完了晚膳咱们就早早地休息吧。”

  桌子上那些奏折就暂且搁置上一天吧,等到明天再一起批阅奏折也不迟。他现在头痛才刚见好,还是多休息一会儿吧……”

  没错,酸楚。

  她当然也知道他的心思,他绝对不是会轻易厌倦朝政之人。

  他所谓的不想把今日的奏折都积攒到明日,不过是想着如今国家政事繁多,也许他今日多勤勉一些,这些批文就能更早一日下到地方官的手里,也许这些事情就能更早一日得到妥善的处理。

  多么美好的愿想啊!可是偏偏是天不遂人愿。

  大楚国新王继位,社稷未稳。又逢江南受灾,就是这个时候,才刚刚弱冠的皇上便惹上了头风,连日里缠绵病榻,只能依靠针灸汤药才能缓解症状。

  其实肖策一直都想做一个勤勉的君王,可是有时候他也是有心无力。很多时候,权利的金字塔上就是这般无奈……

  为帝王者,也许不解民生疾苦,而为百姓者,也偏偏不晓得当权者以一己之力苦撑者偌大江山的无奈。

  “也好,那今日就早些吃饭吧,想来你怕是中午连午饭都没有好好吃呢。”肖策笑着开了口,自然也知道九歌的心思。

  想着她都已经开口了,又的确也起为他着想,哪怕是再有心想要批阅奏折,也再也没有理由去驳了九歌的面子。

  见肖策开口应允,九歌也是松了一口气,她是实在有些怕若是他执意去批阅奏折,一会儿便又会头痛起来。

  要她再照顾他倒是小事,一来二去的她也是怕他的身体熬不住了,一天麻烦刘太医数次,她也怕刘太医会在心里烦他……

  得到了肖策的应允,她大步的推开了门。夏日的日头本来毒辣,再加上养心殿之前一直都用厚重的窗帘遮挡住了阳光,哪怕是在下午,她也不由得被刺眼的逼的拿手挡住了额头。

  偏偏方才忙乱的宫女都得到肖策的吩咐下去休息去了,她走了几百米远,才在一条小路上发现了一个宫女,这才找到了人去替她去御膳房传了晚膳。

  九歌回到了样子养心殿里,心底里也悄然叹了一口气,肖策的病情究竟该怎么办呢?

  如今她替他书写他口头上的批示,一次两次还可以,次数多了,也难免会露出马脚啊……

  现在尤其最紧要的是要瞒过的皇后娘娘,她的父亲是当朝的御史大夫,叔父是在军营里混迹多年才被提拔上来的兵部侍郎。这两个人若是有了谋逆之心,那么后果不可估量。

  若是他们是因为肖策的头痛才有了谋逆之心,那么皇后娘娘无疑是他们在皇宫里最好的把帮手。

  可是偏偏皇后娘娘又是最不好瞒过的人。且不说皇后娘娘原本就八面玲珑,二来,皇后娘娘本来就有翻看起居注的习惯,一来二去,她难免看出什么端倪来。

  如果有机会,还是要肖策下旨不许宫中之人不经允许翻看起居注才行,不然这样,皇后娘娘迟早会发现肖策的病情的。

  一国之母去逼问一个太医,刘太医哪怕是不得已告诉了皇后娘娘实情,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她能做的,就是让皇后娘娘对皇上的病情毫无察觉。

  整理好心绪,九歌便开始和肖策坐在软榻上闲聊。平日里冷冷清清的养心殿也因为两人的谈笑风生而变得有了那么几分热闹的意思。

  只是隔了一会儿,肖策还是再也忍不住去问,他皱起了眉头,半响才低声而忧虑的开了口:“九歌,你说朕的头痛究竟能瞒皇后娘娘多久呢?朕怕她在这一两个月里就察觉出朕病情,怎么说也得等到四王爷平安从江南归来啊……”

  本来两人一直谈笑风生,肖策此刻问出这样的话看似突兀,但是九歌知道这句话其实来的并不突然。

  因为这不仅仅是肖策想要去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也同样想要知道。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肖策的秘密一点点的被别人洞悉,她也不想看着原本就虚弱的肖策还要因为这些事成日里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可是,他问她了,她就一定能给出她一个真实而完美的决定吗?

  莫说是皇后娘娘本身就是玲珑心思,便是单从凤栖宫里随便挑上几个姑娘丫鬟,那也是不容小觑的角色啊……

  也更别说是瞒上皇后娘娘几个月,单就是现在,她也要疑心皇后娘娘是不是已经瞧出了一些端倪。

  可如今还能怎么办呢?也只能是想着法子不能让皇后娘娘有揭穿秘密的机会了……

  姑且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过了一会儿,御膳房便把午膳给送了过来,吃罢了晚饭,两人虽然没有什么睡意,可毕竟也是心情烦闷,也再也没有像方才那样聊天的欲望,简单的洗漱之后便都早早地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九歌送肖策去了太极殿之后也没有急着回沁雅轩,她出了殿外这才是难得地去静下心来去好好地去观赏这御花园的景致。

  偌大的庭院里不少的物什都还是保持着前朝太宗时期的风格,透漏出一些古朴的意味来。

  偌大的宫殿里,也许唯一有些活力的也就是这院子里今年新种的几颗绿植罢了。

  永远都一成不变的灰旧的砖瓦,透着铜锈的门,也不难想象想象肖策心里一直以来的压抑。

  也许肖策现在最想做的无非就是彻底摆脱太宗的光环,成为一个真正让百姓称颂的好皇帝吧。然而许多时候偏偏是天不遂人愿。

  世间的芸芸众生,面对如此多的不如意,太多时候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去生生忍着,哪怕是是肖策也不能例外。

  很多时候其实都不仅如此。你无法摆脱你不喜欢的现状时,你会难过会忧虑。

  可是有一种远比这更可怕的结果就是你虽然不喜欢这种现状,可是偏偏迫于时势不得不去苦心孤诣地去继续维持着这种现状。

  此刻的肖策,就完美的诠释这种情况。他痛恨自己的无能,憎恶自己的帝王身份。可是此时此刻,他又不得不倾尽全力去维持这种状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