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窃爱皇妃

第五十一章:相互利用

窃爱皇妃 棠梨果子 2023 2019-09-19 10:41:39

  这暗影卫哪里是会被随意派出的呢?王公公如此做,是摆明了认为肖策在她手上是会有危险的吧……

  可是她照顾肖策整整一个多月,难道在王公公看来自己就是随时会伤及肖策性命的吗?

  哪怕是她本来不是那么在乎王公公的看法,可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是有些沮丧。

  她中午已经睡了许久,回到了屋子里一时也只能是在床榻上呆坐。

  她也不是不想陪着他去看所谓的天下大治,而是她害怕自己承受不住其中的压力,自己又不可能真的到时候才临阵脱逃。

  垂帘听政,这本来就不是一件儿戏。历数前朝前朝垂帘听政的皇后太后,最后哪一个不是等着新王登基时把持着朝政近十年之久。

  这也是肖策只愿意让她去垂帘听政的原因吧,比起皇后,她最起码还没有那么强烈而无法遮掩的野心。

  不行就真的帮肖策这个忙吧,反正她也早已经成了皇后娘娘的眼中钉,也不在乎这点事再惹得她厌烦。

  她与肖策,虽说还是有些感情,但不知怎的,她偏偏觉得有的时候两人就是相互利用一场。

  她利用他来一点点的去摆脱四王爷的控制,而他利用她来一点点的扫除在朝政之上的障碍。

  说来,若是她可以早个一年半载入宫,不一定现在她也可以怀孕了,等到顺利分娩之时他便可以名正言顺的晋她为妃位了。

  如此一来,她在太极殿垂帘听政的阻力也就自然小了许多。

  但是如今又正是多事之秋,又哪里留有机会和余地供人选择呢?

  如今,她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去太极殿了。她刚才打发走了肖策,也总不好再让坠儿再特意去趟养心殿。

  许多事情,看来都需要她自己一个人事先准备一下了。去太极殿服饰也好,还是帘子的尺寸材质颜色也罢,都不能随意马虎。

  本来大楚国就明确规定了后宫不能干政,她更不能因为这些细节问题被太尉的党羽抓住了把柄。

  只是,大楚国历经六朝,也从来没有过后宫嫔妃垂帘听政的先例,她就是有心想要按着规制来布置太极殿,她也是鲜有先例可寻。

  不若就按着自己的心意大概简单处理一下吧,只要是帘子弄的宽大厚实一些,帘幕后的礼节也就不用那么费心思了。

  她也想翻阅些典籍,看看前朝若是有嫔妃垂帘听政时又究竟是如何布置着太极殿。可是她知道,她没有这时间了。

  至多后日,她便需到太极殿去垂帘听政了,不到两日的时间,她能把太极殿布置出来也已经是不容易。

  否则变动一生,她再才坐进了太极殿里,那一切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至多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江南受灾的也便该有一个定局了,到时候不管结果如何,她也一定要从这太极殿重回沁雅轩。

  肖策也就是这些日子里太累了,然后才会不停的头痛的。只要以后好好调养,想来这头痛也不会就是好不了。

  毕竟他之前也不是没有头痛过,之前半年多天气里不也是慢慢地稳定住病情了吗?

  坠儿收拾好了桌子,便听着九歌的叮嘱去内务府取来了合适的布料。

  时间已经不早,九歌便乘着轿子赶去了太极殿。她想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就今天把太极殿收拾出来,等到明天早上直接去太极殿陪着肖策上朝。

  她终究还是不忍心看着他如此孤立无援吧……

  在太极殿门口等了片刻,她便看见坠儿带着三五个宫人拿着东西快步地走上台阶。

  有了这几个宫女的帮衬,她布置起来太极殿也还算是没有费多大的力气。

  隔了一个多时辰,宫人们挂好了帘幕,帘幕之后的物件也基本已经准备齐全。

  准备好了一切,一行人便又快步地回了沁雅轩。天上厚重的乌云遮住了弯弯的月亮,似乎又是一场大雨将至。

  回到了沁雅轩,天上便下起了倾盆大雨。事情已经解决,九歌躺在床上,却依旧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明天就要去太极殿了,她又该如何去面对群臣的苛责呢?而肖策又该怎么样才能不着痕迹的偏袒她呢?

  其实她也一直在纳闷,自己去了养心殿究竟又能帮他什么呢?朝政之事她是一窍不通,太尉也一定不会给她插手朝堂的机会。

  可若说是她去太极殿是为了防止肖策突然的晕倒,那这个理由就更没有什么可行性了。

  第一,肖策晕倒这一次已然已经是够了,他不太可能以后也会不停的晕倒啊。

  第二,如果肖策的病情真的没法控制,她若是再如此和群臣解释,那不是把肖策的病情摆到明面上了吗?

  其实她也没必要去想着究竟该如何去给群臣一个合理的解释,她本来就不是无欲无求,又何苦去想法设法去掩藏自己的野心呢?

  慢慢地想通之后,她的心绪也渐渐地宁静了下来,恰好大鱼初霁,天气也难得的在夏夜里变得清凉,九歌也终于沉睡,一觉睡到天明。

  第二天一早,九歌便急匆匆地吃罢了早膳,她紧赶慢赶,终于才在肖策之前赶到了太极殿。

  她来之前,已经就有几个大臣在底下窃窃私语,见她来了,更是在底下议论纷纷。

  现在还不是立威的时候,三两个大臣的闲言碎语她也不愿意去放在心上,她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等着肖策。

  不过一刻钟,肖策便也来了太极殿。肖策也不是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可他有些惊讶她的突然出现,隔了好半响,才向她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九歌也只是笑了笑,想着赶快到帘幕之后,她大步走了几步却又突然停住了脚步。

  因为昨夜时间匆忙,帘幕的布置也出了些问题。帘幕的入口被设计在了龙椅的正后方,她想要进入帘幕,就必须饶到龙椅之后。

  还真是忙中生乱啊……

  九歌心底里腹诽,叹了口气,想等着肖策坐在龙椅之上,自己在绕几步去帘幕之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