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窃爱皇妃

第三十一章:民脂民膏

窃爱皇妃 棠梨果子 2068 2019-08-31 12:47:11

  是啊,不止是他自己在担心。若是肖策一有头痛便将朝堂之事放置一旁,那么后来他会不会也像高祖皇帝一般呢?

  “这样吧,你把奏章念给朕听,然后你把朕的批示写上去就好了。”肖策自然也不想体会头痛的滋味。实在是无奈,半响才低声的说出了那个可行倒是九歌压根不好如此去想的办法。

  “可以吗?皇上,万一有人说这奏章上的字迹不是您的字迹呢?”听他如此一说,九歌也是立马抛出了自己心底里的疑问,无比认真的问他。

  “只要朕说是朕亲笔写的,那这奏章便是朕亲笔写的”他轻笑着打消了她的疑虑,言语间又有了几分霸气,一抬手把她抱到了桌案前的软垫上。

  她一面笑骂他没个正形,一面伸出手拿来了桌案上的奏章,缓慢而清晰念了起来。

  “江南有数日暴雨,今江南受灾一事,臣以为……”

  “不要这样念了,太费时间了,你就把奏章的大意给朕念一下就好了,朕大概给做出个批示就行。”

  冗长的奏折,他知道如果让九歌这样一字不落的念完,可能一个晚上他也处理不完几本奏折了。

  “好,那我这就照着您的意思去念。金陵县上奏,请求皇上派发银两以镇压暴民。”

  “允,这些所谓的暴民毕竟也还是朕的子民,不可将其斩杀。且全押入大牢,等事情解决了之后再做发落。江南其他郡县也当如此处理暴民。”

  “好,臣妾记下了。临安县上奏,临安不仅粮价不断上涨,蔬菜水果也大有上涨之势。”

  “朝廷已派专人去四处购粮,不到一个月各地会陆续有新粮进入粮仓,到时候粮价自然可以慢慢放缓。”

  如此下来整桌的奏章不过花了一个多时辰便批阅完了奏折。整个过程九歌除了讲述奏章的大致内容,一边拿笔工整的纪录着肖策的答话,便再也没有插上一句多余的话。

  如此也好吧,不能陪着他安静的批阅着奏折,最起码也不要自己的话去动摇他的决定。

  不为别的,就为了以后他与她都不会后悔吧……

  灯火幽微。

  软榻之上的肖策与九歌终于歇息了下来,时辰还早,两人没有什么睡意,躺在那里竟然是闲聊了起来。

  “九歌,你不是说你一直都没去过江南吗?朕也还是太子的时候才去过一次江南,最近这段时间忙过了,朕领着你去江南看看吧。”

  肖策闭着眼睛假寐,脑子里想的也依旧是离不开江南。半响才搂着她的腰,允诺有机会便带她去趟江南。

  “好啊,我一直都很常常江南的玉带糕还有竹叶青呢呢。”提起江南,本来照顾了肖策一天有些劳累的她也立马有了兴致,报起了她想尝尝的江南美食的菜名。

  “好,好,你个馋猫……”肖策轻笑,一边开玩笑嘲笑她的嘴馋,一边宠溺的捏了捏她肉感不错的脸蛋,反而是笑得更加止不住了。

  “你不是在嫌我能吃,嫌我胖啊!”九歌也有心与他打趣,眼睛都笑得眯成一条缝。口气里却假装有了几分嗔怪的意味。双手做势就要给他挠痒,飞快地往就往他的脖颈探去。

  “好了好了,你可饶过我吧。真是怕了你了。也不要就只顾得上吃啊,江南的苏绣也很出名的,名茶名酒也有不少,还有那里的珍宝阁也算是天下闻名了,哪怕是在这皇宫里,也寻不出来出十套完整的珍宝阁的首饰。

  “我前些日子本来是想让内务府去给你两套珍宝阁的首饰的,可是内务府偏偏早都已经把前一阵子买回来的首饰分给了一人两套分给了皇后妃子。于是也就只能作罢,朕想着这回下江南把珍宝阁的饰品挑几套新做出来的给你买上,不然朕总觉得有些遗憾……”

  他怕他再不求饶,九歌的手就真的该给他挠痒了,他把她的手从自己脖颈上轻轻拿开,终于开始给九歌科普江南地区驰名天下的物产。

  “其实也不用了,买些吃食茶酒也就可以了,我的首饰衣服已经不少了,我都穿不过来了,苏绣的衣服我也已经有了几件了,至于首饰,哪里的首饰不是戴呢,臣妾在四王府里待惯了,有时候不喜欢戴那么多的首饰的……”

  九歌如此一说,既是实话,也的确是想着不想肖策因为所谓的苏绣珍宝阁而浪费民脂民膏。

  她虽不知这些东西得价钱,但想来她随手摘下赠予宫女的的手镯便能使这个宫女高兴的满眼放光。而肖策口中的值钱物什恐怕不说是价值连城,那也是可以挽救一个县的人民于饥饿之中吧……

  肖策成天抱怨着国库不够充盈,但是他也依旧是成天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也许这就是一个国家与一个国家贫困的区别吧……

  一个人若是贫困,那么他便要去忍,去借去偷去抢,前几种注定无法长久解决问题,而后几种则是生生把人往监狱里逼。可是如果不走这几条路子那么他注定就要受到贫困之苦。

  而一个国家呢?一个国家若是贫困,恐怕它的国君也依旧可以锦衣玉食,不过其真正的影响在于政令不行,兵源不足。

  而一位皇上,一个国家若长久没有钱财,那么这个皇上不过是空有一副天选之子的空皮囊,而这个国家有的也不过是一个所谓江山社稷的空架子……

  好在,这个国家可能不是那么真的容易没钱,国家没钱了,还可以从地方,从老百姓手里搜刮,而一个老百姓没钱了,他又该从哪里去找钱呢?

  所谓百姓,不过是全仰仗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等着秋收时才能给自己换上几天宽松日子。不然平日里,他们不仅使唤耕牛,也把自己的一生都活成了耕牛。

  似乎攒下些小钱的人家,盘下一间铺子,做上些卖粮卖布的小生意。日子总也算得上是滋润。可是细细想来,难道商贾的日子就真的过得像旁人想得那般容易吗?

  自大楚国立国以来,便一直借鉴了不少前朝的政策,其中借鉴得最为完整的政策,便是前朝的重农抑商政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