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窃爱皇妃

第四十六章:唯一方法

窃爱皇妃 棠梨果子 2019 2019-09-14 10:15:04

  自从他登基以来,没有一个人会像九歌一样去心疼他。

  真的,没有一个。

  生活的琐碎姑且放到一旁暂且不谈,只要她能陪在她身边,他便可以觉得安心,做许多事情也觉得更有底气了。

  他现在真的只是后悔,心底里暗骂着自己怎么可以那么混蛋硬生生地把九歌气回了沁雅轩。

  许久没有喝水,他的嘴唇干裂的有些厉害。他用尽全力嚷嚷了许久,想要要他已经有些嘶哑的喉咙叫来一两个宫女来给他取些水喝。

  奈何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回应,肖策便有些发怒。思来想去也觉得只能打算是摔碎一个瓷碗来引起殿外宫女的注意。

  他勉强从软榻上坐起身来,环视着养心殿摆放的瓷器,准备拿一个便宜一点的瓷碗摔在地上。好在还在他犹豫要摔那个瓷碗时,终于有宫女推门应声而入。

  推门而入的自然是又免不了挨肖策的一顿冷眼与抱怨。不过是没有管他的宫女也不止这一人,他抱怨归抱怨,终究也是没有弄什么实质性的惩罚。

  不管怎么说,人还开门进去了不是?

  宫女颤颤巍巍的问肖策有什么吩咐。肖策想着她们才都刚刚被罚过,也就一时心慈,懒得继续计较。

  “给朕道倒些热水,煮上一碗面,朕又饿又渴,你们动作利索些。”

  他还是没有精神,低声的开了口后,便又坐在了软榻上。

  “诺。”宫女本来以为这次注定又逃不过一次惩罚,却没有料想到肖策如此容易地便免了她的怠慢之罪。她低声的唱喏之后也就脚步轻快的离开了养心殿,不由得如释重负。

  肖策已经连续忍了她们两次出错,哪怕是再心大的宫女此刻也不敢再怠慢肖策半分。

  五分钟后,一碗热水被端进了养心殿,刚刚过了一刻钟,肖策点名要的素面也被用海碗端进了养心殿。

  喝完了水,吃罢了面,哪怕他头痛并没有好多少,肖策也已经觉得好了多少。

  时辰已经不早,再有一个时辰,太阳也到了该落山的时候。肖策也不想继续在软榻上继续不停地躺着。

  他都快躺了足足一个下午,到现在也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反而还是越躺越软。

  还是出去走走吧,刚才他也一直再后悔之前没有及时留住九歌,不如就现在就去沁雅轩看看九歌吧。

  省的隔得越久,两人的隔阂也越来越大。与其到后来两人相顾无言,还不如趁着一切还可以转圜的时候,他早早地说声对不起呢。

  本来养心殿离沁雅轩之间隔了很远的距离,哪怕是平日里,他要从养心殿去一次沁雅轩,也一定会选择乘坐车轿。

  可是今天他也不知道怎么,就是想毫不犹豫地走着去沁雅轩。这样也好吧,到了沁雅轩以后他的道歉也能显得自己更有些诚意。

  若是真的怕在半路上出了事情,就让王公公在他旁边一路跟着吧。

  莫说是今日,以后他想出门身旁也只能跟着一两个人了。不然若是他日后在一个人出去,若是再发。生这样的情况,他晕倒在外面第一时间没有被人发现,那他的处境就真的很危险了。

  出了殿门,王公公也刚才从别处回来。虽然一整日他都在别处忙乱,但毕竟是在宫里待了几十年的老人了,消息自然比常人要灵通许多。

  回到养心殿时,王公公也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当肖策说让他陪他去沁雅轩看的时候,他怎么也不至于问出婕妤娘娘怎么回了沁雅轩的蠢话。

  王公公没有多应声,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平常都不会步行去沁雅轩的肖策竟然会决定步行去沁雅轩。

  王公公都已经准备高喊了一声备轿,还没开口时便被肖策给低声打断了:“不用备轿了,朕想有些去沁雅轩,顺便就当是散散心了。”

  王公公虽说是迟疑了片刻,但肖策迈开脚步时,王公公也总算是及时的跟在了一旁。

  有王公公在身边,肖策也不用担心万一他突然晕倒之后无人照应。倒是可以一路随心所欲的欣赏着沿路的景致。

  如此一来,肖策的心绪也好了许多。头痛也在微风的吹拂下有了很大的缓解。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天,一点点的暗示之后,肖策也渐渐地把自己打算让九歌陪他去太极殿垂帘听政的打算和盘托出。

  他一面笑着,一面认真地看着王公公的脸,难得无比认真地开了口:“王公公,朕这几日头痛的厉害。朕有心要萧婕妤陪朕去太极殿垂帘听政。可是萧婕妤似乎不太愿意。你说朕该怎么办呢?”

  王公公在他的东宫待了18年,在养心殿呆了半年,一直以来他都视他为最尊敬的长者,如此关头,他当然希望他可以不要推诿责任,说出自己中肯的建议。

  王公公老了,很多事情也都没有心力去管。可他知道这件事肖策一定回来问他,甚至是求他。

  隔了好半响,王公公才重重的叹了口气,以他上了年纪一贯有些慵懒的口吻开了口。

  “说句实话,这件事老奴本事不想管的,可如今既然是皇上您来问我了,我也不能真的坐视不理。如果您一定想要萧婕妤去太极殿,那你第一件要做的,就是赶快给萧婕妤晋升。”

  ……

  晋升?

  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只是册封她为婕妤的圣旨才刚刚过了一个月,这一时半会,他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机会去再给九歌晋升了。

  现在是时不我待,也只有先劝说九歌同意陪他先去太极殿垂帘了。等到九歌日后怀孕时,自己再立马晋她为贵妃了。

  肖策以为的负荆请罪在一瞬间有重新回归原点。看着原来越近的沁雅轩,他的心里反而愈发茫然害怕。

  这次真的可以说服她吗?恐怕是不行吧。若是在这个问题上九歌会那么容易退让,他也用不着现在再专门去沁雅轩里求她了吧?

  “那就就这样办吧。不过监怕是得委屈萧婕妤先陪我去太极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