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窃爱皇妃

第二十六章:突发旧疾

窃爱皇妃 棠梨果子 2058 2019-08-26 13:07:46

  “因为首先如果这件事他没有办好,危急的便是江山社稷。而你将如此重任委任与他,一个拼尽全力勤勤勤勤恳恳帮助前朝皇上彻查江南大案的王爷,将来纵是失败,他既没有必要自杀殉国,也不会有人因此可怜收留他。如果他失败了,他没有退路可走。”

  “其次,如果他此行真的失败了,那么这江山这帝位与他真的就没有半点关联了。四王爷如此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不懂这么简单的道理呢?少呢,若是他连这点逢凶化吉的是本事都没有,那也不会有今日的他了。”

  您就安心等着四王爷的好消息吧,此行虽然危险,但他一个傀儡王爷从小到大遇到的危险有怎么会少呢,若是他连这点逢凶化吉的本事都没有,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他了。”

  难得的冗长说辞,肖策知道九歌向来沉默寡言,这次她能花这么大的心思来劝他也着实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可他还是有些打不起精神,沉默了半响,才缓缓地叹了口气,悠悠的开了口:“你以为朕就不想把朕的养心殿重新休整一下吗?毕竟这个宫殿是先皇住了近五十年的宫殿。最近的一次的大规模翻修也是在五年之前。”

  “朕不求这养心殿可以被休整的如何奢华,朕真的只是希望这里可以少一些先帝留下的影子。真的就是如此简单。”

  “你不知道这个屋子里近三成的东西都是先帝没有带走的遗物。它们本来是应该全当做是陪葬品随着先帝一起归入尘土的。可是当先帝下葬的时候,却有人说可能以先帝墓的规格,估计无法容纳那么多的遗物。”“当初先帝下葬的时候,却有人说可能以先帝墓的规格,估计无法容纳那么多的遗物。”

  “当时有人说要么赶快在京都征集徭役,加紧在两日之内完成墓室的扩建。还有人说是死者为大,还是赶快让先帝入土为安,待到秋收之后,再起国师占卜选定合适的时间动工重修墓室。”

  “可是到了最后,这两种方法朕都没有同意。而先帝的不少遗物也都留在了养眼睛,它们就仿佛先帝活过来似得。朕在这写的每一份诏今,朕都有着无比的压力,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

  “这些遗物便好似先帝的一双眼,眼睁睁的看着他手里繁荣的大楚国在我的手里一点点地败落灭亡……”

  “皇上,你不要再想着这多了,奏折先放在哪里,臣妾扶你去休息吧……”她紧抿着嘴唇,有些心疼他现在如此的狼狈。

  再一说话时便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浑身颤抖,连声音里都带着哭腔。勉强抽抽搭搭的止住了哽咽,便站起身来伸出胳膊想要扶他起来去软榻上歇息一会儿。

  见她一直都没有把手放下去的意思,他也的确没有继续批阅奏折的心思,肖策用力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估计九歌的力气可能会拉不动了他,便想要尝试着自己起来。

  可是他却是双腿发软,才刚刚有些站起来的意思,便又重重地朝后摔在了地板上。没有法子他才用他仅有的力气紧紧地抓住了九歌的手,在九歌用力拉拽之下,他才慢慢的直起了身。倚着九歌踉踉跄跄地的朝不过几米之外的软榻走去。

  不过几步的距离,九歌也依旧是累的满头大汗。把肖策送到了软榻上,她也累的瘫坐在了软榻的边角上。

  可看着他脸色惨白,额头不时冒出冷汗,双手也一直不停地揉着太阳穴,看起来是难受极了,她这才猛的想起来得赶快去太医院传个太医过来。

  她利落的站了起来,忙着急道:“皇上,我看你难受的厉害,您且先等等,我去给您叫太医过来看看吧。”

  九歌说完话,也顾不得刚刚的乏累,也不待他作声便大步跑出殿门去让下人来赶快帮忙去通传太医院派太医来养心殿。

  太医还没有来养心殿,剩下的宫女便手脚熟练的给她送来了冷水与毛巾。她也利落地将毛巾蘸水之后拧干,把肖策放在脑门上的手轻轻拿开,又慢慢把冷毛巾放到了肖策的脑门上。

  忙完了一切,她将水盆暂且放到一边,这才有时间去正眼瞧瞧这些宫女。

  她想着她才刚告诉告诉她们肖策头痛的厉害,她不过是前脚刚又进养心殿,他们便送来了热水和毛巾。

  想来肖策的病应该也不是第一次如此严重吧,之前的几日也许不过就是刚好没有发病而已……

  不过为什么最近半个月都没有听说肖策犯病,为什么现在他就如此突然的犯病了呢?

  太医还没有来,她的疑问也只能姑且去先问问养心殿里伺候他起居的宫女了。

  她瞧着门还没有关,想着肖策忍了这么久,大约也是不想将他的头疼声张出去。她视线瞥向殿外,见四下无人,当下快步掩住了殿门。

  走至了那几个宫女的旁边,才压低了声音低声地问:“我想问一下你们,皇上这病是旧疾还是最近才突发的头疼,我瞧你们动作那么熟练,似乎皇上这病是一直都有的旧疾吧……”

  在九歌的预料之中,那几个宫女果然面露难色,半响才诺诺的回了一句:“奴婢也不懂岐黄之术,实在是不敢妄言,一切还是等太医来了娘娘问太医吧。”

  九歌倒是没有恼,只是多少有些泻气。她撇了撇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只是转过身来看着躺在软榻之上的肖策。

  被毛巾敷过脑袋的肖策似乎也已经好了不少,刚才还紧闭着的眼睛的他现在也慢慢地睁开了眼,只是还是有些虚弱。

  干裂的嘴唇也一直在动着,似乎想要说着什么。不过九歌也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肖策有什么话也要等到他不难受了之后再说。

  也许他是想要告诉那几个宫女无需对她隐瞒吧。但是事到如今哪怕是她一点也不通医术,见到他发病的严重程度与宫女如此熟练的手法,她也依然可以笃定肖策的头痛应该是某种旧疾导致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