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窃爱皇妃

第四十三章:垂帘听政

窃爱皇妃 棠梨果子 2121 2019-09-12 08:24:45

  “好,我姑且再信你一回,我一会儿倒是省事了,想要出去也不用自己再描眉了。”

  她也是继续笑着调侃,看着左右的宫女走了进来利落的给肖策换好了龙袍,九歌也站了起来,将他送出了养心殿。

  肖策一走,按理说她也该回她的沁雅轩了,可是她现在就是没有半点回沁雅轩的欲望。

  一大早的天气便是阴沉沉的,天空被浓墨似得乌云笼罩,闷得人直喘不过气来。

  九歌叹了一口气,将昨天关闭的窗户打开,倚着窗口大口的呼吸着窗外的空气,心绪一时也莫名其妙的烦乱到了极点。

  为什么一大清早的她总会感觉有些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呢?是因为不管是她自己还是肖策,在内心里憋闷写的事情太多了的缘故吗?

  好像她也只能如此解释了吧?

  九歌闲来无事便开始翻阅桌面上的话本,本来是她一直都很喜欢的剧情此刻也没有几个字真的让她看得进心里。

  隔了不过几分钟,九歌的心里也依旧是没有什么平静下来的迹象。最后无法,她也只能愤愤地合住了书页,快速地起身大步地朝着门外走去。

  她一个人在殿外漫无目的地四处走动。走了许久,竟然就后知后觉的走到了通往太极殿的大路之上。

  本来六宫嫔妃不该干政,太极殿也不应该是她一个嫔妃该挂心的地方,可她不知怎么就偏偏突然有了稍稍藏在大理石柱后等肖策下朝的欲望。

  反正也已经快中午了,哪怕是政事繁忙,这个时候肖策也应该下朝了吧。她不妨就在这里等等他。不然她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太阳一点点的升向正空,时辰也已过晌午。本来就有些不安的她此刻也更是显得有些焦虑,却也只得在在小小的一片地方四处踱步。

  肖策今日下朝的时间比平常政事最繁忙的时候还要晚了足足一个时辰。九歌左等右等,终于才在她都快要准备离开时看见了肖策。

  不过看见了肖策,九歌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是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肖策居然是被人搀扶着出了太极殿的!

  来不及去想着明日上朝该如何和群臣解释,也更顾不上后宫嫔妃不得干政规矩继续躲藏在大理石柱后面,哪怕是是有一群人扶着肖策继续往前走,九歌也立马从隐蔽处大步的冲了出来。

  众人皆有些意外,可见肖策也都没有出声,也都全部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

  紧紧的搀扶着肖策的是皇后娘娘的父亲。他虽然有些不悦,可看着情势如此,也不得已把肖策交给了九歌搀扶。

  他倒是有心替他的女儿叫冤,却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谁让皇上难得生病第一个闯出来的就是这个刚刚入宫的小丫头呢?

  话说倒也真是奇怪,一个刚刚入宫都还没有一个月的小丫头,怎么就会消息如此灵通呢?

  可那也不对啊,皇上晕倒也不过是一刻钟之前的事。由于肖策阻拦,他们甚至连御医都没有来得及传唤。

  更何况他们这些人自从这一大早这还是才踏出太极殿的大门。四王爷又去了江南,究竟谁手眼通天,把这消息这么快的就告诉了她?

  那也不对啊,她虽然这几日受宠,可肖策还一直没有功夫给她另选宫殿呢。她是怎么从偏远的沁雅轩这么快就赶来太极殿的?

  莫非这个姑娘已经打通好了人手,日日派人来这太极殿附近打探情况吗?

  可她一个嫔妃,真要打探些皇上的行踪,那也应该是养心殿下手吧?怎么一开始会直接就从最危险也最容易暴露的太极殿来收集情报呢?

  有机会他一定要派人叮嘱他的女儿,这个女子不可不防啊……

  他都觉得一个女子怎么说莫明其妙跑到太极殿也不是一件寻常的事情。可是怎么看着皇上一点要责怪与她的意思也没有啊?

  莫非果然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四王爷狼子野心也就不说了,起码他有那个资本。可是为什么就是四王爷手下的一个下人都是如此的不安分?

  再多的疑虑也终究是不得解。九歌不过是搀扶着肖策走了几步,肖策哪怕是依然很难受,可也还是近乎固执的挥了挥手,打发他们一群人赶快离开。

  在不出多久,便有车夫拉着双人的车轿来迎。九歌把肖策扶进轿子里,也一同坐着轿子回了养心殿。

  说来她已经好几日都没有回她的沁雅轩了,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这几日也不知是怎么了,肖策的头痛总是每天时不时地发作。

  坐在轿子上的两人一路沉默。气氛也一时也凝重得可怕。

  也不知隔了多久,肖策才又重重地叹了口气,眼神灰败,低声地开了口:“九歌,你以后陪我去太极殿吧。我怕这样久了,他们迟早都会起疑的。”

  虽然不是一点预兆都没有,可是九歌还是彻底的懵了,整个人仿佛遭了一个霹雳。

  她的大脑一片混乱。没有发话却只是一直不停地摇头。再抬起起头来,他才看到肖策依旧是用殷切的眼神看着她。

  哪怕是他如此求她,她也知道她一定要去拒绝。后宫干政的这个先例一但开了便再难止住。

  若是她真的听了他的话,日后恐怕大楚国也不会只有一个九歌吧?

  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自己的命数。若是走一日大楚国灭亡了,而她作为第一个去干政的嫔妃,等待她的,只有遗臭万年。

  她不舍的把她的拒绝说得太过决绝。想了半天,她也是只能想到用太尉为借口来拒绝他。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好半响才颤抖着嘴唇有些哽咽的开了口。

  “可是,且不说后宫嫔妃本来就不该去太极殿,就算是你一定要人陪你去太极殿,那个人也不该是我。我今天不过是搀扶了一把,可你看见太尉的表情了吗?恨不得能吃了我。你真的有想过你这样做的阻力有多大吗?”

  知道她是真的不会答应他的要求,他没有意见之中的死心,反而是有些惶然,在开口的声音也带了哭腔。

  “我不怕的,九歌,真的,我不怕的……”

  “是,你是九五之尊,你当然不用怕旁人的指指点点,可是我怕啊!”

  回应肖策的终于是九歌声嘶力竭的怒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