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窃爱皇妃

第二十二章:皇嫂相称

窃爱皇妃 棠梨果子 2190 2019-08-21 09:35:30

  与她冷言冷语不同的,是他不停的的聒噪。九歌听得七七八八,很想去反驳些什么。但她感觉空气中都渐渐有了太阳高升后灼人的温度,想着时辰已经不早,当下也只能打断他的话,正色地开了口:“皇上,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去送四王爷下江南吧,至于你说的,我回来后会慢慢考虑的,请您给我时间……”

  “好,我会给你时间的,如果你真的不适应,真的想要离开,我不会拦你,我答应过你的。”

  这样的对话很快就让他想起了前些日子他与她在沁雅轩的一场夜谈。想到了他对她最无可奈何的承诺,心中还是不由得一阵抽疼。

  难倒他与她终于也不过是只能有一场露水情缘吗?果真如此话,他那日又为何急着占了她的身子?

  她不似其他嫔妃,哪怕离开了他,她们也有一个在朝中权势滔天的娘家。不管是再嫁还是一直待在闺阁之中,日子终归不会过得太艰难。

  可她不一样,她没有什么人可以去依靠,原本的靠山四王爷恐怕也已经因为她的直接入宫与苦言劝说把她视为死棋。

  是的,哪怕他后来压根没有去派人查四王爷入宫前后的行踪,他也知道他那么晚才来养心殿一定是因为是因为他在后宫一直在等着九歌从御花园回到沁雅轩的必经之路上等着她。

  倒不是他有心纵着四王爷,而是他知道哪怕是过去的近十年的日子里四王爷能对九歌多那么一丝丝的温柔仁慈,便不说是九歌以身相许,至少九歌也该是他的不可缺的左膀右臂了,

  总也不至于到如今九歌听他提及四王爷还是一时沉默无比,眼神里涌出几丝淡淡的空洞无比的仇恨……

  是啊,淡淡的,空洞无比,一个人只有基本复仇无望才会有如此的沉默与眼神……

  肖策也一时无语,清晨露重,看她穿得单薄,也没有问她到底冷不冷,把自己的外衣不做声的披到她的身上,给她理了紧衣服。

  两人都一时呆滞在了那里,隔了许久还是九歌看见王公公惶急的朝着两人小跑着过来,忍不住开了口催肖策赶快动身。

  “皇上,你再让下人取件外衫,我们就赶快走吧。车夫已经等了许久了。”

  “不必了,我们直接走吧,车里应该有备好的衣衫的。”几声叫唤终于将他从回忆中拖拽出来,他这才低声地应下她的话,拉着她的手,快步地与她一起坐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朝着郊外疾驰,留下的也不过是满天的尘土。

  青天无情,人生苍凉,谁都无法去预料那些昔日的戏言会在那一日以最残忍最无措的方式一语成谶……

  绕是马车一直疾驰,二人还是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到了到了郊外。而到了郊外,四王爷的人马也已经悉数到全,似乎是等待多时。

  一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话之后,九歌和皇上才有机会和四王爷在私下里说一些话。

  “四王爷,你此行千万小心,有什么消息便写信给我。人手短缺的,也可以直接和我要人。”哪怕是知道四王爷此行一定是做了比他还要更加万无一失的的准备,可他还是不能彻底放心。原些昨夜里那些简单叮嘱的话语也忍不住又说了一遍,朝堂之上的风云诡谲,从来都没有万无一失,有的不过是一失万无。可能你的一个小小差错,赔掉的便是自己的身家性命……

  “臣弟知道了,皇兄放心。此次,我定能把这江南之事彻底肃清的,这京官与地方官勾结,贪赃枉法结党营私想来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如今也是时候治理这一积弊了。”

  他倒是神色依旧淡然,低声地开口要肖策放心。转头一瞥,却发现九歌一直都在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他。他终于还是轻咳了一声,忽视了一旁肖策的存在,不甘而又有些隐忍的开了口:“九歌,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吗?”

  ……

  九歌虽然还在在低下头发呆,但脑袋里还是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听的,等她突然听到四王爷在叫她的名字,她才一点点的抬起头,细若蚊声的说了句:“四王爷此行千万小心。”

  四王爷并没有什么恶意,此行生死难测,他不过是想要九歌与他说上几句知心话。

  而他的话在肖策看来竟成了他在苛责九歌,长叹了一口气,有些不悦地开了口:“四王爷,九歌如今是朕亲封的婕妤,你纵是碍于之前的主仆情面不好叫她一声皇嫂,可是你也该尊她一声婕妤或者娘娘的,不该直呼其名。还有九歌已经入宫,朕希望四王爷你以后和九歌保持些距离,莫让人在背后嚼舌根。”

  九歌一直都在稍稍地拉扯着他的衣袖,示意肖策不要再说下去了。可肖策反而是故意要与她作对似的,半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一番话下来,九歌的脸蛋也已经被气的通红。

  她知道哪怕是他都不用派人去查,他也知道昨天四王爷究竟在宫里做了什么。可他既然已经不打算追究,她也已经苦口婆心的劝了四王爷,他为何还在再提起此事呢?

  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这样如何能让四王爷在江南安心的给他查办大事呢?不管四王爷野心如何,他平时也是闲散惯了的,可能四王爷不会指望着替肖策将事情办的干脆利落回去之后就能彻底被肖策重用。

  可无论如何,大臣有功便该赏,最起码四王爷有功回来,等待他的不能依然是一场更大更野蛮的权利架空吧。这样的话,莫说是生来性情凉薄的四王爷,纵是内心炙热如火,恐怕也禁不住这么一次心凉吧……

  听肖策如此一说,四王爷的眼神顿时一片灰败。不为他的不臣之举被肖策发现,也不为肖策一时不快便羞辱与他,而是为了他的那一句九歌是她亲封的婕妤,哪怕是你尊她一声皇嫂,可该称她为娘娘。

  是啊,好一声尊为娘娘,他是狼子野心,可他的的确确就是斗不过肖策,哪怕是一次的斗赢都没有。

  莲妃虽不得宠,可他的母亲不过终究也不过是前朝皇后卑贱的媵妾。哪怕只是不得宠的莲妃,她的娘亲也终究是比不过莲妃。

  如果说莲妃在先帝那里卑渺得如同一粒沙子,那么他的娘亲则是连一粒沙子都比不上。

  还是在半响的木讷之后,他才终于渐渐的回过神来,最后才艰难的说了句臣知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