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窃爱皇妃

第十五章:干政伊始

窃爱皇妃 棠梨果子 2721 2019-08-20 19:34:34

  沁雅轩本来与凤栖宫就有一段距离,车轿又走的极慢,走了好半晌,他才到了凤仪宫。

  皇后娘娘也是一如往常一般在门口迎着他,但进了殿,却也忍不住向他抱怨了起来:“皇上怎么今天来的这么迟,臣妾早早地让御膳房做好了了晚饭,可惜皇上来的迟了,饭菜都凉得没法吃了,害得御膳房的伙计有给您重做了一份晚膳,又颇废了些时间呢。”

  皇后挽着他的胳膊与他一同进了屋里,只有他闻言轻声的叹息,觉得倒掉的晚饭很是可惜,半响才低声开了口:“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的,简单的再热一下便可以了,不过也就是一顿普通的晚膳,犯不着重做的,不然多少是有些浪费了。”

  他虽然平日里也算的上是节俭,可也绝不至于为了一顿凉掉的晚饭可惜,他心里隐隐约约的发现,虽然与九歌才相处不过几天,但她对他的影响不可谓不深。

  “还是皇上龙体要紧的。”一向冰雪聪明的她也已经察觉到了他与往日的不同,也清楚地知道这改变是缘何而来,但她却没法说,能回应他的也不过是一句龙体要紧,皇上已经半个多月没有来过她的凤栖宫,如今有半路来了个九歌,她的心里也是发慌的,若不是今日是初十,恐怕她到现在都不会见到皇上吧。

  提起未来,她更是不敢深想,她在前朝虽说是有做礼部尚书的父亲与做监察御史的舅舅替她筹划一切,让她得了这个后位。可到了后宫,她一切的恩宠都只能靠她自己来一点点的绸缪。

  前朝官员不便过问当今皇上的家务事,后宫的嫔妃不论位份高低也都一概不许干政,她是半点都依靠不得前朝的。她要想得到盛宠,便要逼着自己去使手段将这颗帝王心牢牢的抓住,这样,她才能圣眷长久……

  两人走到了偏房,精心烹饪的饭菜的香气扑鼻而来,。沉重香木做出来的大圆桌上摆放着二十余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看起来也是皇后娘娘费了很大心思才准备好的一桌饭菜。

  虽然这些佳肴很好的勾起了他胃里的馋虫,但他依旧是是蹙起了眉,压抑着自己的不悦,低声而又有些严肃的问她:“梓童,今天刚来你怨朕来的迟了,说是费了御膳房好大的力气才又重做了一桌饭菜,朕想因为时间比较充裕,第一桌饭菜较之第二桌应该还要再丰盛些。你也是知道今天这顿饭只有我们两个人吃,朕想知道你为何还要准备那么多么饭菜。我们吃不了最后也是白白的浪费掉了,本来一顿饭我也不该如此啰嗦,可你若是日日如此奢靡,朕也该重新考量你是否配得起这凤印了。汝为国母,当勤俭宽厚待人,才堪为天下表率。”

  她的心当下狠狠地一凉,背后也冒出了涔涔的冷汗。他怪她用度奢靡她还尚且有些理由,她让御膳房做了那么一桌丰盛的晚膳,她也觉得今日的她奢靡的有些过分了。她也知道她今日一定会挨平素节俭的他一顿苛责。可是今日可他说她不够宽厚,她倒是觉得有些不甘与委屈。

  她今日的确是没给九歌什么好脸色,可她也不只是出于自己的一点点的私心,也更是为了打压九歌的气势。她是不能不让皇上时时念想着九歌,但她可以让九歌自己去学会躲避肖策。

  她并没有觉得她不够宽厚,也并没有觉得她今日做的有何过分之处……

  可她还是要惶然的跪下,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颔首低眉的轻声说:“臣妾有负皇上重托,为妻为臣,不但不能为皇上排忧社稷之事,还要让皇帝提点如何去治理六宫,实在是臣妾的罪过,臣妾日后一定节俭宽厚,还望皇上恕罪。”

  “梓童你快起来吧,以后记得便是了,不要哭哭啼啼的,再不吃菜的话,一会饭菜又该凉了……”他见她轻易的跪下,哭的又是梨花带雨,本来也只是和她随便说说没有与她过分恼怒的意思,见她如此,更是再说不得半句重话。这个女人太过聪明,对付他的斥责一出手便犹如抓住了蛇之七寸。

  “诺。”听到他叫她起来,她也知道,这件事算是随着她上午为难九歌九歌的事一并不了了之,她用帕子擦拭了泪水,起了身,缓缓的坐在了椅子上,依旧是忍不住抽抽搭搭的,可脸上确实是破涕为笑,瞬间有了灿烂的笑容。

  “皇上尝尝这鱼,这可是臣妾让御膳房的厨子用最时兴的做法做出来的煮鱼呢,几个时辰前才从江里捞出来的,是最鲜美不过的了。”

  未动筷之前,她便往肖策碗里夹了块大大的鱼肉,一面是这鱼的确是费了御膳房不少的心思与时间。若不是初十肖策回来这一趟,就是她的凤栖宫也不会要这鱼要的太勤的,现打的江鱼,十余种寻常难见香料,几个时辰的烹饪时间,若是点得勤了,别的宫恐怕都没法子正点吃饭了。她一面借着给他夹菜,也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对她起了恼怒厌恶之心。

  好在他也没有什么犹豫,也没有再去忙着夹其他别的菜,拿起筷子便慢慢的吃起了鱼。

  鱼肉鲜美,也很有嚼劲,还顺着肖策的口味加了不少的辣椒,吃的肖策是赞不绝口,也笑着叫她吃几口鱼。皇后心里的石头也终于彻底的放下。不只是怕他恼怒与她的担心,一并放下的,也还有对九歌盛宠长久的担忧。

  皇帝春秋鼎盛,九歌又是娇滴滴的美人一个。莫说是九歌长久独得盛宠,便是九歌得到皇上专宠一两个月,不出意外,九歌也便可以怀上龙种,那个时候九歌定是会成为皇上心尖上的人。可她今日瞧着,肖策如今就是对九歌千好万好,替她打理着许多事情,可她今天给九歌吃了点苦头,肖策也倒是不甚挂心。不痛不痒的提了句她不够宽厚,也还不一定是特意为九歌提起的呢。

  恐怕皇上要么就是对她一时新鲜,要么便是想利用他一点点的牵制四王爷吧。

  皇上上位半年,朝政尚且不稳,他将绝大部分的精力都尚且放在了朝堂之上,所以现在才没有子嗣。可随着朝堂局势逐渐稳定,原本按照先皇遗嘱理应被重用的四王爷也被慢慢地被架空权利,一步步的成为傀儡王爷。

  肖策他毕竟也是年轻,一颗心总不会一直都系挂在朝堂之上。慢慢的在他身旁承欢的嫔妃只会原来越多,诞下龙嗣的嫔妃也会越来越多。而那时候,她若依旧是没有子嗣,才更应该是她忧心的时刻。

  一个皇后,莫不说是没有皇嗣,怕是没有皇子恐怕都是不成的。

  往重了说,一个国家无人继承大统,往小了了说,这也多少是她的一点小私心,她不敢想,一个没有子嗣的皇后,她除了失去皇帝本该是独一份恩宠,万人之上后位,她究竟还会失去什么,她如何才能承受得起这些失去……

  她当然知道答案,但她根本不敢深想,她也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最终沦落到那种地步的。不只是因为贪生,更是她高贵的血液决不允许她平凡,她无论到了哪里,都应该是一颗最耀目的珍珠,该被人捧在手心里格外珍重的……

  她想着着今日总算是没有真的触了肖策的逆鳞,便也顺着肖策的意,往自己的碗里夹了一块鱼肉,就着一些米饭慢慢地吃着鱼。

  许是知道肖策爱吃辣椒,午膳房今日做出来的鱼比起往日来似乎是比以往更要咸些辣些。她夹起小口的鱼肉往嘴里送,也还是不小心被呛到了,她还来不及送下一口米饭或者是喝下一杯水,便已经连连咳嗽满脸的绯红,眼睛也忍不住泛出了泪光。

  好在赶在她低哑着嗓音叫下人给她到一杯桌上的温水时,肖策已经快速地将一杯水塞到了她的手上。她也顾不得道谢,急急忙忙的喝下了温水,等神色稍微好看点才夹了些小女儿家羞恼与狼狈与他低声道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