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窃爱皇妃

第十三章:承君恩

窃爱皇妃 棠梨果子 2474 2019-08-20 17:06:32

  “萧婕妤,你当知道皇上为了封你为婕妤,还是下了很大辛苦的。今早册封的诏书还没来得及草拟的时候,皇后的父亲当朝尚书大人便一早的拿出了反对册封娘娘为婕妤的折子,整个大殿唯一肯为娘娘您说话的也不过是四王爷和与他亲近的人罢了。可皇上最后到底还是力排众议,将娘娘你册封为婕妤,皇上也是极不容易的。你虽然是四王府的人可你既然入了宫,便要学会重新选择,忠心耿耿,这些话,原不是我一下下人当说得的,可我怕我不说,皇上有朝一日会为他今天的坚持后悔,皇上对你是极有情义的,杂家也希望你可以一直不辜负皇上。”

  “九歌知道了,王公公慢走。本宫院子里的人都去了内务府,所以今天便不送公公了,还望您恕罪。”她本以为肖策无非就是胡乱册封了常在答应什么的,所以当她听见圣旨竟是将她册封成了正三品的婕妤,她的脑袋也是木木的,好在最后她也及时接下了圣旨,总算是没有失了礼数。

  可王公公的一番话看起来似乎是简单明了,无非就要她尽心伺候皇上罢了。她却是实在是无法不能不多想,一个半路突然闯出来王府侍女,不过是让皇上留在沁雅轩待了一夜,便值得让皇上不顾老臣颜面力排众议去册封她为婕妤呢。

  这一次也便罢了,若是他以后还要为她破例,时间久了,这偌大六宫,那个嫔妃敢安心留她在后宫呢?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更何况她都算不上什么参天树木,顶多算是一个刚刚生根发芽抽枝长叶的树苗子罢了。

   她心里明白的很,她是真的经不起什么风浪的,这样想着,她的心里突然涌现出一个很不好的念头,她不过是四王爷的爪牙罢了,肖策如此厚待与她,救她无边泥淖,赏她衣食奢靡,赐她幽静宅院,予她高位荣华,他究竟是怜她宠她爱她,还是有心用无忧的生活来将她拖入残酷冰冷的政治斗争之中呢……

  她不过是一个小女人而已,胸无大志,她所求的不过是能再在深宫谍谍中有个善终罢了……

  九歌不敢再深想,却也一时无法再平静自己的思绪,缓缓的回到屋子里,想着把册封的圣旨好好收起,却看见储物的柜子里又重新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九歌从屋里随意寻了块打湿的破旧麻布,细致的擦拭着柜子,等到柜子没有一点灰尘,她才轻轻的将圣旨塞到了柜子内侧,不至于平常取东西时手脚粗笨的下人取东西时把圣旨带到在地下,被有心人挑拨治个不敬之罪。

  隔了不久,宫人们都从内务府回来,九歌也就又有得忙乱,吩咐宫人把从内务府带回来了的物什都摆放在自己心仪的位置,从内务府取来的东西时真的不少,吃食,家具,文物古玩,怪石盆景,奇花异草,衣服布料,水粉胭脂,金玉珠钗,应有尽有,不可谓不周全。还来不及摆进屋子的物什竟是渐渐地快堆满了半个小院。

  九歌出了院子一看,便有些被眼前的场面惊到。低声问旁边已赶快站在她身旁的坠儿:“坠儿,怎么回事啊,我没有要那么多东西吧……”

  “奴婢也不大清楚,只是奴婢领着人到了内务府,还没有来得及将娘娘的纸条递给掌事的公公,便有人指着内务府院子里一堆物什让我们搬回沁雅轩,我们大致看了看,当时院子里的东西不但将娘娘想到的东西都准备了出来,还有许多东西是娘娘没有写在纸上的,可是内务府的人依旧是早早的给准备了出来。不然奴婢们可不能这么快就把东西搬回沁雅轩的。”被九歌如此一问,坠儿也一时陷入了疑问,看来是已经有人在她们来到之前替她将一切都安排妥当。

  估计帮她的人不是皇上便是皇后,可她想了许久,在心里大约也有了晓得了是谁帮的忙。她倒是真的希望帮她打点好一切的人是肖策,但是不用想替她筹谋好内务府琐碎的人也该是皇后娘娘,皇上日理万机,怎么可能成天替她操心这些琐碎呢……

  “本宫知道了,你们继续忙吧,把东西放置妥当了,你们也早早去吃口饭赶快休息吧。”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声地吩咐这坠儿,让她们忙完了就赶快早早休息。

  “诺。”坠儿低眸浅笑,继续领着其他下人们摆放东西,不知不觉的看着已经渐渐西斜的太阳,她用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众人都也觉得劳累,好在院里的活也基本上都快做完。她也可以多少偷些懒,站在那里捶着自己有些酸痛的胳膊,刚好才与她说话的九歌恰巧看到了如此一幕,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她也想痛痛快快的让下人们放下手中的活,让她们都早早的休息一会,可是这满院剩下的东西也不是她一个人就可以收拾好的,她能做的,也不过是真的象征性的搭把手……

  她一时沉默,不发一言看着她们忙进忙出,好在也不过是片刻时间,院子里的物件也终于摆放到了合适的地方,整个沁雅轩也终于不再是空荡荡的。下人们劳累的半响,她也没有理由再逼着她们做出来一顿丰盛的晚饭。方才也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没有帮上任何忙,只是徒劳的站在那里,于是便颇有些破费的在御膳房传了够十余人的享用的晚膳,想着用美食犒劳大家。

  尤其是坠儿,她虽然是已经与她熟识,可也并没有借着手中这点小小的权利来谋取自己的轻松。反而是更加做了表率,比平常的宫人做了更苦更重的活,很多时候做起事来也都是极妥当的。许多时候,自己都愿意把事情无条件放心的托付给她。她也在心底里默默地祈求自己没有重用错人,坠儿可以不辜负她初来乍到便对她深深的信任……

  隔了不久,御膳房的人把做好的丰富饭菜用几个食盒打包了过来。九歌与坠儿跑着过去接过了食盒,又将饭盒放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一个院子里的人热热闹闹的聚在了桌前吃起了晚饭,不时的谈笑着,众人都拿起了酒杯,九歌取出了食盒中的清酒,为她们每个人都在酒杯子里斟满酒水……

  “偌大深宫,宫人三千,大家相识一场,便是极深的缘分,这些日子多亏了大家的扶持,我才一点点的在这沁雅轩里安定了下来。没有大家,我肯定是不会那么快的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的。你们一口一个娘娘主子的叫着我,可我明白,这不过还是我的一场际遇。我九歌,不过是四王爷府上一个小小的婢女,我也不过是蒲柳之姿,幸得帝王垂青罢了,来到这里,也全都是仰仗着各位的鼎力相助。日后本宫依旧是要仰仗大家,我也看得出来这些日子大家处理沁雅轩的各种事物都也累了,我不怕大家累,这段时间活是多些,也有许多耽误不得,过了这段时间,活也总不会是那么多的,大家累了,我是不怕的,大大方方地说出来休息一阵便好,累在皮肉的,总归是能休整得过来,我是怕大家日后倦了,精神气倒了,那便是再也休整不过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