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窃爱皇妃

第九章:觅得心腹

窃爱皇妃 棠梨果子 2161 2019-08-20 14:52:08

  “既然如此,那皇上今天就留下来吧,皇上应该也是困了,九歌这就赶快收拾。”她终于再也寻不到拒绝的理由,见他脸上已经满满的都是倦容,她也强打起精神准备收拾床铺。

  刚刚收拾好的床铺也不需要费太多时间整理。她将竹席铺好,又将放在床头的被子展开,趁他还没有躺在床上,自己先钻进了被窝。

  肖策没有去看她,可她还是羞怯,半响瓮声瓮气的叫他转过身,趁着他转过身来,飞快的褪去外衣,穿上了单薄的月白色睡衣,换好了衣服便转过了身子面对了墙壁,等着他换下了衣服在被子里躺好。

  肖策还在沉睡,九歌一早起来准备两人的早饭。本来她也不想给肖策吃昨晚剩下的包子,可是奈何若是今早再做一顿新的早点,恐怕肖策的早朝便要迟的过分了……

  她已经派仆人去找王公公拿上了龙袍备好了车轿。现在最多不过是迟个一时半刻的,王公公只要故意晚一点让大臣们进入太极殿,肖策就不算是误了早朝。

  早饭做到一半,也没有等九歌去叫他,肖策已经是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麻利地穿好了衣服,用九歌准备的好的温水洗漱。

  等他收拾好了,九歌的饭菜也已经上了桌。匆忙准备出的早饭算不上是丰盛,但肖策要去上早朝,如果奏本多的话,可能一直到中午才能下朝,所以肖策一般也都会很认真的吃早饭。

  今天的早点不过是昨晚剩下的包子,再加上一点小米粥罢了,九歌很担心肖策会吃不惯他的早饭,吃饭时会时不时的瞥一眼他,看他吃得是否顺心。

  所幸,他还算是给她面子,连着吃了好几个包子,最后还喝了些小米粥。肖策喝粥时外面的车轿已经开始催她了,说是尽量让皇上快些吃饭,现在赶快走,也许便不会误了早朝的时辰。

  九歌也是有些犯难,但想着他少喝几口粥也总好比让群臣暗地里说他耽误朝政好。只得快步的回了屋,轻轻的福身,硬着头皮告诉他外面的车轿已经备好了,肖策也只是笑,本来打算再喝一碗粥的他也只是一口将碗中剩余的粥喝尽,立即起了身,朝着停在院外的车轿快步走去。

  她也跟着送他出去,临上轿前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附在她的耳畔低声开口:“九歌,你也知道的,嬷嬷是会在彤史上纪录云雨之事的,而六宫之中唯一有资格查看彤史的便是皇后娘娘,所以你今天恐怕还是要拜见一下皇后娘娘的,你一会儿让底下仆人帮你画个素雅的妆容,早早的去一趟凤栖宫。”

  “好,我收拾收拾便去凤栖宫。”她轻笑着应,心下却蓦地涌起一阵不安,要见皇后娘娘了呢,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计较皇上留宿在沁雅轩便误了早朝之事。

  皇上龙体尊贵,一大早的早餐做的简单不说,吃的还都是昨夜里的剩饭,想必这回去凤栖宫,也是不可能不挨几句皇后娘娘的责怪抱怨吧。

  只求皇后娘娘是个宽厚温慈的人,不会责骂她责骂得太狠吧。

  她慢慢的回到屋子,寻来一个手巧的宫人,叫她给自己梳了个简单的发型,些许涂些淡淡的脂粉,妆容素雅,但依旧掩不住她的魅力,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也并不是毫无血色病态的白皙。简单的一个淡色的唇妆,让她的气色也显得更加的好看。

  化好了妆,她本有心走着去凤栖宫,但临走时还是被那妆发的宫人叫了回来。也不待九歌开口问她,她便恭敬的福了身,低声说道:“姑娘何不乘坐轿撵去凤栖宫呢,纵使姑娘脚力好,不怕路远,可这多费许多时间却是一定的,不准皇后娘娘见您来的迟了,还要怪您心存傲慢呢……”

  “既然如此,那便叫人快备下车轿吧,再晚一些恐该迟了。”她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心下一想,也的确如此。便低声的吩咐婢女下去准备她则继续在屋子里等着。

  一大早便忙着打发肖策准时的上朝,她也没有怎么好好的吃早饭,腹中有些饥饿暂且不说,一早上滴水未进,她的唇也是有些干裂,索性屋子里还有刚刚倒出来的温水,她慢慢的捧起水杯,因为刚刚才画好的唇,她也只得小口的喝着水,生怕水弄花了唇妆,一会还得再收拾上好一会。

  那婢女也没有拖沓,等到九歌喝完了一杯水,止了口渴,车轿也已经在院子门口侯着她。她缓缓坐上了轿子,本想强撑些到凤栖宫,但她倦意仍浓,吩咐了一句走的快些,她便用手倚着车窗闭眼小憩。她也不知道她究竟走了多久,只是还能觉得一路上车轿一直行的飞快。

  一路上美景无数,只是她着实是困乏,离凤栖宫不过几百米路程的时候她才渐渐精神,轻轻撩开车帘,默默看着窗外的景色不断地从眼前飞快的略过。而她刚刚睁开的朦胧睡眼只是不停地费力捕捉着帘外葱翠的绿色,一任车轿离着凤栖宫越来越近。

  虽然她只一会儿的时间清醒,但沿途景致确实不错,只可惜她着实没有精力与心情去认真欣赏这美景,也更不想去感慨什么。她不求皇后娘娘如何善待她,只求她不要对她吹毛求疵吧……

  “姑娘,凤栖宫到了,还请姑娘出轿。”又走了一阵,才终于到了凤栖宫。听到帘外有宫人让她出轿,她终于半站起身来,也顾不上在轿内空间狭小,缓缓的依次伸展着四肢,想要自己的身子舒展一些。

  然后她才撩开车帘,缓缓的下了车,不自觉用手遮挡着走着刺眼的阳光,愈离凤栖宫的宫门近一些,她的步伐动作也愈规范些。

  她好歹是四王府出来的人,虽也是顶厌烦这些繁琐的宫规礼仪,可到底是被四王爷逼着学过一阵子的宫规礼仪。不说是精通,但也算是可以应付得了一些场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