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窃爱皇妃

第三章:可遇良人

窃爱皇妃 棠梨果子 2157 2019-08-20 14:07:21

  他这样想着,脸上的笑容终于渐渐的僵凝,最终一点点的消失,眼中飞快的闪过一道泪光。

  从小他便被人一直以超高的标准去对待,包括摄政王夫妇,没有人会给他太多的温存,这是他童年的悲哀,而更可悲的,他终究还是将这一习惯完全承袭了下来,将他的这份严苛强加在了别人身上,整个王府,怕他的人又岂止九歌一个呢……

  想了许久她的心思也还是混乱,只是她不愿与别的嫔妃合住的心思是一定的。

  她也暂时还不会想着急脱离四王爷的掌控,于是她还是慢慢的跪下,缓缓开了口:“皇上美意民女心领了,只是民女万万不敢麻烦皇上如此费心了,也许皇上的后宫妃嫔入宫大多是为了谋情,可民女可能要让皇上失望了,民女是来谋生的,所以居所也好,位份也罢,民女都是不在意的,一切事情都全凭皇上定夺。”

  “你既如此说,那朕也就放心了,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便好,等一会让公公带你四处走走,你瞧上哪处宫殿便和王公公直言便可,无需过分小心。朕马上便会派人帮你打点屋子,你也不必过于劳累,朕想你身上也应该没戴什么银两和值钱的珠钗,朕已经叫王公公帮你马上了一些,你就是自己用不着那么多的珠钗钱财,也可以打赏下人一些。朕也该用午膳了,你陪朕吃完午膳便去忙吧,在日落之前也应该可以收拾妥当了。”

  他一面终于坐在桌案前打开了奏章,一面思索着,断断续续的说,隔了一会儿又用眼神示意她坐下来给伺候笔墨。

  “民女谢谢皇上。”她福了福身,抬头时终于无他的眼神对视,昨夜屋内不点灯烛,今天他又一早便去了太极殿,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着肖策的脸。

  他的眼睛如同微风轻轻拂过的宁静的湖泊,将她内心所有的不安都一一抚慰,哪怕是随意的坐在桌案前,他的脊背也挺得格外笔直,是帝王家决不随意屈服甘愿平庸的傲骨风姿。

  他的嘱咐可以说是事无巨细,他乃九五之尊,却也为了她想的如此妥帖,她谈不上倾心爱慕,却也不是没有一点点的感动的。

  她快步走至桌案前无声的坐下,轻轻的将上好的墨砚移至桌角,缓缓地研磨着墨汁。看着他时而皱眉苦思,时而飞快的沾上墨来奏章上书写,偶尔隔上一阵子还会抬起头陪她聊聊天,那么一个瞬间,她忽然发现,见天子庸知非福这句话在她身上竟然好像真的是在一点点的应验。

  肖策,好像真的就是她心底里的良人模样……

  没用多久,御膳房便已派人通传说午膳已经做好了,肖策手上的奏章却刚刚批阅完一半。

  他想着她早早的便吃了早膳,这会恐怕已经是是有些饿了,她一会还得去打点自己的宫殿住处,也要颇费些时辰,便停下笔来,示意宫人可以要御膳房传菜了。

  只是九歌没有意会肖策的意思,仍没有收拾笔墨,半响抬头看他,低声道:“皇上,您这奏章怎么才批阅了一半便停笔了,皇上若是不太饥饿,索性便批阅完这奏章再用午膳吧”

  “还是先用午膳吧,坐在这这么久,朕多少也有些疲乏了,奏章冗长,若是等朕批阅完,恐怕还得小半个时辰,吃完午膳休息一下再批阅也不迟。下午还有的忙呢,你先去打些水来,我们洗完手宫人差不多也该把饭菜摆好了。”他笑着开了口,也没有给她解释太多,只是让她去接些水来洗手。

  她刚来养心殿没多久,自然是寻不到院里盛水的水瓮在哪里。好在宫人已经在一个水盆里提前放好了清水,她立刻去把水盆连同檀香做的支架一并端来,低声示意肖策他可以洗手了。

  “你先洗吧,你一会再去给朕打一盆清水过来便好。”肖策如此说,九歌也就没再托辞什么,依着他的话水盆里先洗了手,反正一会也是要她再替他接水的,她也便没了那么多的顾虑。

  见左右已经有人将餐前的小菜送了进来,她便赶紧擦净了手,想赶快再去给肖策接水,谁料,她才刚拿毛巾擦手的功夫,肖策便已经用盆里的水洗开了手。她的心咯噔了一下,也不知是不是她过于敏感,这是肖策在怪她没有来得及给他接水吗?

  她这样想着,肖策催她赶快去吃饭她也没有动作,只是用余光偷偷去看肖策的眼神,还好,他好像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他推搡着她向餐桌快步走去,半路终于说话:“这盛夏正午的日头可不是闹着完的,水瓮离这里来回有一刻钟的脚程,你若是去了,就是不中暑,那也是晒得浑身难受的,朕压根没有要你去接水的念头,只是怕你不肯与朕一同洗手罢了……”

  那么一瞬间,九歌感受到了她十五年来在王府都不曾感受到的温暖,肖策的温柔不仅仅让她体会到了情爱的温暖,也让她感觉到了生而为人应有的被善待与平等。她看着他如水的眼眸,终于踮起脚尖在他额头上留下雪花轻轻一吻。

  “有美女秀色可餐,朕想朕这午膳也是可吃可不吃的的了。”他带着几分笑意开口,看着四下里宫人都知趣的躲了出去,便突然夺过主动权,紧紧的抱着她深深一吻。

  隔了好一会,九歌脸色微红,半羞半怯,终于慢慢的将他推开,肖策也只是笑,半响清咳一声让宫人继续上菜。

  肖策平素用度并不奢侈,只是两人的午膳,也同样按着肖策的意思并没有过分的铺张,但也是算的上是菜色丰富。

  不多时,三五个宫人便利索的将饭菜都端上了饭桌,两人嬉笑着落座,开始品尝桌上的珍馐美食。软糯可口的江米糕,酸爽香辣的水煮鱼,几道时兴的地方小炒,简单的几道家常菜,两人说说笑笑,竟是吃了半个时辰才吃罢了饭。

  外面的天依旧是暑气正浓,然而肖策却是不敢再留下她在养心殿午休片刻了,一下午的时间整理出一间宫殿,已极是勉强,到了晚上,她总得有个容身的住处。若是这事被下人们怠慢了,传到其他嫔妃的耳中,她怕是会沦为六宫的笑柄,她在这里只会更加的难以立足。她虽无他与恩,却也无仇,还不必要那样坑害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