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白云下的安然

第四十六章

白云下的安然 尖头米饭 2303 2019-10-30 20:00:00

  说完事情的经过,十七小心翼翼的看着白云。

  这件事说实话,左先生也有错!只是原本他们都以为主上和左先生只是玩玩,可现在主上的态度,显然是他们都猜错了!

  既然主上还在乎左先生,那么在这件事上,主上难免会偏袒左先生,三免不了要受到责罚!

  “主上,是我先说错了话。”零三主动领错。

  他知道十七是担心他,刚刚在描述的时候,也把矛盾降到了最小,可他做了就是做了。更何况主上是什么人,十七的话几分真几分假,主上怎么会听不出来?

  白云沉默,静静的看着窗外。

  她从来没想过这些事情,不对,说是没想过,倒不如说是不曾在意。

  她知道左安然跟着她很危险,可她不在乎;她知道底下的夜卫都瞧不起左安然,可她不在乎;她更知道左安然喜欢她,可她不在乎……

  可真的扪心自问,她真的不在乎吗?

  如果不在乎,她为什么会把他留在身边大半年?如果不在乎,她为什么会总是对他心软?如果不在乎,她为什么会越来越看不得他难过?

  脑袋后仰,轻轻的靠在椅背上,她的思绪飘远……

  白园。

  “左先生,您要先回房休息一下吗?”顾城看向左安然。

  “不用!”左安然摇了摇头。

  “顾少,这就是严正送过来的东西。”两名夜卫将箱子拿来。

  左安然看去,是一个正方形的,扁扁的,尺寸很大的箱子。

  “扫描过了?”顾城确认。

  “嗯,已经检查过了,不是爆炸品。”夜卫回复。

  顾城点头,上前拆封。

  “顾城,这箱子可以拆吗?”左安然惊讶,这不是给云云的东西吗?

  顾城一笑,解释道:“主上从来不收快递的,这些东西都是由我们拆的。”

  “哦!”左安然明白的点点头。

  箱子的外包装拆封,里面还有一层保护泡沫。夜卫将箱子竖起来,顾城拿掉泡沫,一幅巨大的油画映入眼帘。

  油画上画的是一个男人,看上去四十几岁,潇洒俊朗,从容有度,整个人有股温文尔雅的贵气。

  左安然看到顾城一脸错愕,好奇的问道:“顾城,他是谁?”

  顾城回过神,后退几步,将油画又看了几遍。

  “画上的是白先生。”他确定的回答道。

  “白先生?云云的父亲吗?”

  “呃!”顾城犹豫的看着左安然,想了想,还是解释道:“是主上的养父。”

  左安然疑惑,养父?那云云的生父是谁?不对啊,上回余皓不是说云云是私生女?既然是私生女,那这白先生怎么会是养父?

  “你、你是说,白夫人出轨?!”他不可置信的问道。

  顾城尴尬的点了点头。

  左安然呆若木鸡,他一直以为夏天和云云是同父异母,没想到竟然是同母异父?!

  顾城毫不意外的看着左安然的吃惊,前夜他刚知道的时候,也是左先生这般模样!

  前夜他和阿谣聊了一整夜,就连飞机上也在畅聊,这事也是阿谣告诉他的。

  “那云云的生父是谁?”左安然又问道。

  “这就不知道了。”顾城摇了摇头。

  他也问了阿谣同样的问题,阿谣也一概不知。

  “顾少,这画要放哪?”一旁的夜卫问道。

  “先墙上搁着吧。”

  “是。”

  左安然走到画前,忍不住一看再看。这油画冷暖分明,近看呈暖色,远看呈冷色,同时用色十分大胆张扬,人物的表情细腻,肌理感十足,是个极好的作品。

  不知道这作画人是谁,画工这么精湛,想必一定学了很多年。

  “左先生,您接下来有空吗?”顾城问道。

  “我没事,怎么了?”左安然转头看他。

  “哦,是这样,最近好几个夜卫跟我反映,说他们的电脑手机经常自动开机,我想请您帮忙看一看。”

  “没问题!”

  “那行,我去把他们的东西拿过来。”

  “嗯。”左安然点头。

  随后两人便在客厅里坐下,研究起电子设备来。

  没过多久,童谣也回来了。

  “阿谣,你回来啦!”顾城扬笑。

  童谣跟着笑,她刚想说些什么,视线定格在墙边的油画上。

  “这画哪来的?”她不可置信。

  “这就是严正送来的东西。”顾城解释,他看她一脸震惊,又问道:“阿谣,怎么了?这画有什么问题吗?”

  童谣转头,蹙眉看着两人,语出惊人。

  “……这是主上的画。”

  什么?!这是主上画的?!

  真的吗?!这作画人竟然是云云?!

  “这幅油画好几年前就不见了,主上当时找了很久。”童谣主动解释道。

  “可是!阿谣,主上不是从来不画人物像?”顾城回过神,疑惑。

  “是啊,所以这是主上画的唯一一幅人物像。”

  左安然心头异样,唯一一幅?为什么?这白先生只是云云的养父,云云就算要画,也不是应该要画白夫人吗?

  “为什么只画了白先生?”他看向童谣,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童谣摇了摇头:“不知道。”

  左安然若有所思的盯着童谣,她到底还知道多少?他不是没发现,自从这个童谣出现后,云云的秘密就越来越多了……

  “左先生?”童谣被盯得发毛。

  左安然眨了眨眼,视线重新看向油画,心中的不安不断扩大……

  这白先生,到底有何特别?

  *****

  夜晚,春节的街道上一片喜庆,挨家挨户都张灯结彩,商铺的门店都是一片红色。

  白云穿着米色大衣,头戴米色针织帽,静静的站在街口等待,她的身后跟着零三。

  夜晚的寒风刺骨,路上行人匆匆,远处的拐角处,去取车的十七正在驶来。

  “零三,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吗?”清冷的声音随着风响起。

  “主上……”零三眼眸半掩,心头慌乱。

  白云看着街道,看似慵懒。

  “因为你不多话,够聪明,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她平淡的开口。

  零三紧抿唇瓣,主上的意思已经表达的足够明确,直升机上的事,他千不该、万不该做!

  “主上,零三知错。”他颤着声。

  黑色轿车在此时到达。

  “嗯。”白云轻轻应了声,径自上了车。

  零三愣在原地,错愕的看着后座车门,主上不责罚吗?

  “三!你愣着干什么?快上车!”十七降下车窗玻璃。

  “哦好!”零三回过神,连忙坐上副驾驶。

  车内,十七疑惑的看向零三。

  “三,你刚刚傻了?”

  零三没回话,他从后视镜看了主上一眼,主上神色正常,这么说,主上真的不责罚他吗?

  心中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是满满的感激和歉意。

  主上没有责罚,是信任他,是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之前确实是他太冲动,左先生再不好,也轮不到他来指责!更何况左先生也没有那么不好……

  “你快开车。”他瞪了十七一眼。

  十七无辜的撇撇嘴,发车回白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