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白云下的安然

第二十七章

白云下的安然 尖头米饭 2522 2019-10-11 20:00:00

  沈宅,客厅。

  “安然哥……”

  夏天担心的看向左安然,现在一打开手机,都是关于叶星辰的新闻,那篇文章更是众所周知,被偷拍的女主角确确实实就是姐姐。

  左安然呆坐在沙发上,愣愣的看着手机。

  “安然!”沈母急匆匆的进门,她在外头喝下午茶,一看到新闻就马上赶回家了。

  “安然,这新闻都是捕风捉影,说不定是假的!”沈母说道。

  “对啊,安然哥,姐姐都出国了,这新闻肯定是假的!”夏天附和。

  左安然不说话。

  夏天的手机响起,是沈之墨的电话,她起身走到别处,接听。

  “喂,夏夏!”

  “喂,阿墨,你是看到那篇娱乐文章了吧?”

  “嗯,安然还好吗?”他现在在公司,不方便回来。

  “安然哥看到新闻后就一直没说话,但也没有发病,我也猜不透。”

  “爸妈在家吗?”

  “妈刚刚赶回来了,爸还在外面。”

  “嗯,夏夏你记得劝着点妈,别让她又冲动了!”

  “嗯!”

  “老婆辛苦你了!”

  “谁是你老婆?我们还没结婚呢!”

  “你就是我老婆,老婆!老婆!”

  夏天红了脸,嘴角挂着笑:“我先挂了啦!”

  “好~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嗯!”

  结束通话,夏天回到沙发上,沈母还在焦急的安慰。

  “夏天。”一直沉默的左安然终于开了口。

  “嗯!安然哥你说!”夏天连忙应声,语气轻缓温柔。

  “你能打电话给云云吗?”左安然的眼神忐忑。

  夏天一愣,安然哥不是有姐姐的电话吗?虽然疑惑,她还是连忙说道:“当然可以,我现在就打!”

  电话没有人接听。

  “姐姐应该没听到,我再打一个!”夏天说着又打了过去,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左安然的眼神彻底黯淡了下去,这半个月里他每天都会打电话给云云,可一次也没有接通过。他告诉自己是云云忙,没空接,可是眼前的娱乐新闻算什么?照片上的人分明就是云云,她不是说她在国外吗?她骗他……

  “不用打了!”左安然站起身,朝楼上走。

  “安然!”沈母担心的跟着左安然,怕他再做傻事。

  “沈妈,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左安然站在房门口,作势要关门。

  “不行!”沈母坚决反对,她真的不放心,柔和了语气说道,“安然,你让沈妈陪着你吧!”

  “沈妈,云云说了,没有她的命令不可以自杀。我不会伤害自己的,你放心吧!”左安然知道沈母的担心,作出了保证。

  沈母听到左安然的保证,松了一口气,但听到他话里话外都是白云,心里的怒气又上来了!

  “妈!”夏天跟了上来,连忙安抚沈母。

  “砰”一声,左安然关上了门,落锁,直到晚上也没出来。

  沈之墨下了班回家,立刻问起左安然。

  “安然怎么样了?”

  “安然哥早上进了房间,就没出来过。”夏天说道。

  “你们怎么不进去看看!”沈之墨急了,作势要上楼,害怕安然又想不开。

  “阿墨你先别急!安然哥跟我们保证了,说他不会再自杀了!”夏天拉住沈之墨。

  “真的?”

  “嗯,我和妈都听到的!”

  沈之墨看向母亲,见母亲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就算作了保证,那也要出来吃饭!”沈父皱着眉。

  “哎呀,我都敲了好几回门了,安然都不理!”沈母说道。

  “把食物送上去呢?”沈之墨问。

  “他也没开门。”沈母回道。

  夏天犹豫了一会,还是开口说道:“要不倒杯牛奶给他,里面放点安眠药。”

  这话一说,三人齐齐看向夏天。

  “反正平时安然哥也吃安眠药,不是、我的意思是……”夏天急忙解释。

  “我同意!”沈之墨率先表态,接着说道,“安然现在不吃不睡的,用点安眠药反倒更好。”

  “那就这么办吧!”沈父也同意。

  最终,沈母拿着一杯热牛奶上楼,敲门:“安然,开门喝杯牛奶好不好?”

  “……”

  “安然,你这一天什么都不吃,我怎么放心的下,至少出来喝杯牛奶!”

  “……”

  “安然,就喝一杯牛奶!你要是不出来喝了,我就一直站在门口!”

  “……”

  “你不开门,我真的不走!”

  “咔嚓”一声,房门打开。

  “安然!”沈母激动又担忧的看着左安然。

  左安然一把拿过牛奶,仰头喝尽,“砰”一声又关上了门。

  “怎么样?”楼下的三人见沈母下来,连忙上前问道。

  “喝了!”沈母扬了扬手中的空杯子。

  看到空杯子,大家都松了口气,至少安然今天能好好睡一觉了!

  深夜,沈宅一片漆黑。

  一个黑影轻巧的落在东面的一个阳台上,黑影悄悄的推开了玻璃门,刚跨进去一只脚,一把手枪抵在了脑门上。

  “是我。”刻意压低的清冷嗓音。

  “主上!”零三连忙收了枪。

  “都出去。”

  “是!”

  白云走进了房,重新合上玻璃门,黑暗中,她扫了一圈房间,视线落在床上的一团隆起。

  这倒是稀奇了,这男人竟然在睡觉?她还以为他会缩在墙角,人不人鬼不鬼的呆滞着。不知怎的,心中竟有些失落……

  摇了摇头,白云走进浴室,洗了个舒服的澡后,她走向床边,掀开被子。

  “左安然。”她唤了一声。

  男人依旧沉睡。

  白云心中警戒,打开了夜灯,暖色的黄光灯照在左安然的脸上,只见满脸泪水。

  “左安然。”白云又唤了一声,推了推他。

  男人依旧毫无反应。

  白云倾身上前,探了探他的呼吸,急促浑浊却无法清醒,安眠药?!

  “云云……”噩梦中突然闻到熟悉的女人香,左安然下意识的伸手抱住。

  白云猝不及防,身子压了上去。

  “云云……”左安然收紧双臂,脑袋蹭着白云的胸脯。

  白云揉了揉男人的脑袋,任由他抱着。没过一会,左安然就止住了眼泪,平缓了呼吸,白云伸手关了夜灯,替两人盖上被子,也躺下睡觉。

  “滴滴滴——滴滴滴——”电子闹钟定时响起。

  左安然惺忪的睁开眼,蹭了蹭怀里的馨香柔软,下一秒,愣住,猛地抬头!

  “云云!”

  “安静。”白云皱了皱眉,并未睁眼。

  “哦!”

  左安然连忙关了闹钟,乖巧的侧躺着,黑白分明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白云。

  白云很想继续睡,但男人炽热的视线逼得她不得不睁眼。

  “云云……”男人像个小孩般无措。

  “你昨晚睡前吃了什么?”白云的神情有些慵懒,清冷的嗓音带着刚起床的沙哑。

  “我没吃东西呀,”左安然想了想,又说道,“哦!沈妈让我喝了杯牛奶!那牛奶喝完我就睡着了!”

  白云心中了然,果然是沈家人干的。

  “云云,那牛奶里是不是放了安眠药?”

  白云挑眉。

  “我不可能会睡着的。”左安然垂眸。

  他自己的身体他清楚,昨晚的他心率焦猝,没有发病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怎么可能会睡着?更不可能连云云来了都不知道!

  “你胖了。”白云悠悠的开口,男人抱起来不再硌得慌了。

  “嗯,又胖了四斤!”左安然乖巧的点点头,云云既然要他增肥,他自然是多吃了好多。

  “不错!”

  “我会保持这个体重的!”男人笑的开心,以为白云已经满意。

  “不用,可以再多吃点。”

  左安然愣了一愣:“哦!好!”

  白云看着男人傻乎乎的样子,嘴角扬起浅浅的笑,她下了床,走向浴室洗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