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白云下的安然

第二十三章

白云下的安然 尖头米饭 2790 2019-10-07 20:00:00

  两人到了左安然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安然哥,你起床了吗?”夏天问。

  “……”

  “安然,你一天没吃饭,快下来吃饭!”沈之墨说。

  “……”

  “安然哥?”

  “……”

  夏天担心的看向沈之墨:“阿墨,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安然,你再不来开门,我就踹门了!”沈之墨喊一声。

  屋内依旧静寂无声。

  “夏夏,你站远点,我把门踢开!”沈之墨有些慌了。

  夏天立刻退后几步。“哐当”一声,门板被踹开。

  两人进房,没有看到人,床上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没有睡过的痕迹。

  “安然哥?”夏天边喊边打开了浴室的门,“啊——”

  “夏夏,怎么了?”沈之墨连忙跑了过去,扶住要摔倒的夏天,他抬头看向浴室,瞳孔一震,喉咙一紧。

  浴室内,玻璃水杯碎在了地上,浴缸里一片血红,左安然就那样静静的躺在其中,放在浴缸边缘的左手腕被深深割了一刀,几乎已经干涸。

  左安然,自杀了!

  “夜卫!夜卫!”沈之墨大吼,瞳孔发红。一时间,白园一片躁动。

  私人医院,VIP高级病房。

  “安然,我们喝点水好不好?”是沈母轻声轻语的声音。

  那天早晨听到安然自杀了,她直接晕了过去,还好老天保佑,救回了安然一条命,不然他们沈家怎么对得起左家?!

  左安然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仿若未闻,眼神呆滞,因为失血过多,整个人瘦得苍白,白的几乎透明。

  “安然!”沈母情不自禁的又流了眼泪,这般傀儡的模样,她是心疼的不得了的。

  左安然依旧呆滞,眼珠子都不动一下。

  沈母情绪有些崩溃,她跑出了病房,她怕她再待下去,会控制不住自己。

  病房里没了人,左安然缓缓的举起了手,粗鲁的拔掉了针头,手背上的针眼立刻冒出了血,他毫不在意,撕开了左手腕上的纱布,拿起针头一下又一下的扎了进去,神色平静,仿佛没了知觉,刚刚缝合的伤口被撕裂,鲜血染红了白色的床单……

  “安然哥!”夏天一打开病房,愣住。

  身旁的沈之墨瞳孔一震,连忙上前抓住了左安然的双手:“夏夏,快去叫医生!”

  沈母听到动静,急忙跑了进来,看到满床的鲜血后,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妈!”

  “妈!”

  医护人员匆匆赶了过来,左安然再次被送进了手术室。

  “阿墨,都是我的错,要是我不出去,安然也不会这样!”手术室外,沈母虚弱的靠在儿子身上。

  “妈,这不怪你,别这样想!”沈之墨拍了拍母亲的背。

  沈父在外面买午餐,接到电话后立刻赶回了医院:“阿墨,现在怎么样了?”

  “爸,还没出来。”沈之墨回答。

  沈父点点头,疲惫的坐在了手术室外的椅子上:“白云怎么说?”

  沈之墨看向夏天。

  “我刚刚已经给姐姐打过电话了!”夏天开口。

  “她什么时候过来?”沈父追问。

  “呃……姐姐没说。”

  “你让她现在就过来,我们沈家出高价!”沈父说。

  “老公!”沈母诧异的看向沈父,沈之墨和夏天都齐刷刷的看着沈父。

  “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们难道不想救安然?!”沈父气呼呼的说道。安然现在这个样子,就是铁了心要寻死。

  其他三人都没了话,夏天拿出手机,拨了白云的号。

  “喂,姐姐!”

  “……”电话那头是一贯的沉默。

  “姐姐,沈家想出高价请你过来。”

  “……”

  “姐姐,安然哥真的伤的很严重,你来看看他好不好?求你了!”

  “我在国外。”白云总算是出了声。

  “那你现在可以赶回来吗?安然哥真的很需要你!”

  “不行。”

  “那、那你什么时候回国?”

  “后天。”

  “那你回来了,来看看安然哥好不好?”

  “……嗯。”白云沉默了两秒,答应了,“挂了!”

  “哦好!”

  通话结束。

  “夏夏,白云怎么说?”沈之墨问道。

  “姐姐说她后天回国,到时候会来看安然哥!”

  “还要等到后天吗?”沈母失望。

  “妈,后天很快的,我们接下来好好照顾安然,他不会再出事的!”沈之墨安慰。

  沈父沈母都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后天很快就到了,所有人都时不时张望门口,等着白云出现。

  这两天的左安然不是睡觉就是发呆,不吃不喝,谁的话都不听不理,只有在听到白云今天会来的时候,神情总算是有了变化。

  中午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白云总算是出现了。

  “姐姐!”夏天唤了一声。沈家三人看到白云,也松了口气。

  左安然靠在床头,呆滞的眼珠子转动,静静的看向白云。

  白云走到病床旁,在椅子上坐下。

  “为什么自杀?”清冷的声音在此刻显得更加薄情。

  左安然沉默。

  “回答。”她不喜欢这样的他。

  坐在沙发上的沈家二老皱眉,白云这是什么态度!

  “白云,你不要逼他!”沈母忍不住说道。

  左安然还是沉默。

  白云站起身离开,她的耐心有限,这几天追踪张天耗费了她不少精力,这男人爱说不说。

  “……你能不能杀了我?”男人沙哑的出声。

  白云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沙发上的四人不可置信的瞪着左安然。

  “理由。”白云问。

  左安然转头,看向了窗外:“我这样的人……还活在世上做什么……”

  他这样的人?怎样的人?

  “这么脏……死了才好……”男人的声音轻飘飘的,没有重心。

  白云心中一愣,这男人……不会是因为她……

  为什么你要把我扔到赌场?

  我……杀了小男孩的,是不是……可以进“暗夜”?

  云云,二十六岁生日快乐!

  云云,我们拍张照好不好?

  云云……我等了你好久……

  云云……你别生气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

  云云你是喜欢我再胖点吗?

  ……云……云……我……很脏……是不是……

  记忆就像走马观花,白云心中一紧,视线看向床头柜上的他的手机,她犹豫了一秒,还是伸手拿了起来,打开主屏幕,上面是他和她的合照。

  果然!这男人……真是因为当时她的沉默!

  “碰过你的人,我早就杀了。”她轻启薄唇。

  左安然身子一僵,直勾勾的看着她。

  白云以为他不信,多说了一句:“我的东西,不喜欢和别人共享。”

  她和他同床的第一天,她就已经让夜卫杀了那些人。

  左安然紧抿着唇,眼眶泛红。

  白云走上前,弯腰和他平视:“还有,不是我的每一次沉默都代表默认。”

  左安然屏住了呼吸,不敢相信白云的意思,云云是在告诉他,她不觉得他脏吗?!

  “云云……”他颤着声。

  “嗯。”她淡淡的应了一声,是回应,也是承诺。

  左安然猛地扑进了白云怀里,双手紧紧的搂着她的腰,情绪彻底爆发。

  “呜……云云……呜……”男人哭的撕心裂肺,仿佛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哭尽。

  白云看着怀里的黑色头颅,无奈的摸摸头。

  左安然哭了很久很久,哭声渐止,他缓缓抬起头,脸上全是泪水。

  “云、云!”声音哭的抽噎,上气不接下气,“那些人、真的、都死了吗?”

  “嗯。”

  夜卫去杀的时候,她特地开了视频直播,每个人都被砍下了头,亲眼确认都死了。

  “那我、就是、你一个人、的、对不对?”

  白云挑了挑眉,这男人还真是执着于她的回答。

  “你真这么想?”她捏住男人的下巴,强迫他抬头。

  左安然愣了愣,无措的看着她。

  “既然是我的,谁给你的权利自杀,嗯?”清冷的语调微微上扬。

  “我……云云……”左安然慌了神,“我下次不敢了……”

  “下次?”

  “不是,没有下次,我再也不会了!”男人急急的说道。

  “主上!”病房外,一名统卫敲了敲门。

  “进。”白云拉开了左安然的身子。

  左安然看向进门的统卫,是上回训练场上云云选中的三号统卫。

  “主上,有动静了!”

  “走。”

  “云云!”左安然急急拉住了白云的手,“云云,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来了。”

  白云说完便匆匆的走了,真正的张天终于有了线索,她自然要盯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