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白云下的安然

第十七章

白云下的安然 尖头米饭 3534 2019-10-01 21:00:00

  私人飞机抵达北市。

  白云一下飞机就接到了统卫的电话,统卫告诉她,张天自杀了。

  地下室的用品一向严格,怎么会死?又怎么会这么巧,她在希城的时候没出事,她一下飞机就死了?

  白云立马带着顾城回白园。

  “主上,发生什么事了?”顾城坐在副驾驶上。

  “地下室的张天死了。”

  “什么?!”顾城震惊,张天的手脚都被绑着,嘴也塞着布,怎么会死?

  “统卫说是心脏病发。”

  “心脏病?许医生当时检查,没有这病啊!”顾城解释。

  “……”白云只是静默。

  “主上,会是许医生骗了我们吗?”顾城猜测。

  “许叔应该没有撒谎。”

  许叔和孙管家不一样。孙管家为了杀她,会毁了“暗夜”,许叔是想保护“暗夜”的。不然他们两个也不会分开行动。

  如果这事是孙管家,她会怀疑,但许叔不会的。

  顾城点点头,主上说没有就是没有。

  顾城还想说些什么,车子的大灯就被打爆。

  “主上,我们被盯上了!”开车的夜卫说。

  车内的三人都立刻警觉。

  顾城立刻打电话叫支援。

  主上今天早晨才临时决定回北市,行踪怎么会泄露?

  原本飞机上的夜卫就不多,和左安然分开走,夜卫就更少了。

  白云后面的两辆轿车上前,保护住白云的车。

  狙击枪还在扫射,顾城想反击,却发现对方好像知道他在副驾驶,不停的朝副驾驶的防弹玻璃扫射,很显然是不给顾城开枪的机会。

  白云自然也发现了,顾城的枪法是出了名的百发百中,对方明显是故意的。

  对方的子弹好像更多,更猛了。这样下去旁边的弟兄都会死。

  “我来开车。”白云对驾驶座的夜卫说。

  “是。”夜卫训练有素,两人交换了位置。

  “顾城,让弟兄们都撤退。”

  “是。”

  顾城知道主上要飙车了。

  夜卫一撤退,白云一脚踩下了油门,黑色轿车开上高速。

  对方显然也有两手准备,白云一开出,身后就多了三辆轿车。

  “主上小心!”顾城提醒。

  现在高速上的车很多,白云看了眼后视镜,车子直直的插进了前方拥堵路段,几个惊险的超车,成功摆脱了一辆车。

  还有两辆。

  白云脑中过了一遍北市的高速路线图,车子朝一个打转,朝港口开去。

  “让夜卫在南港等着。”白云有条不紊的下令。

  “是。”顾城立刻打了电话。

  道路前方是个悬崖上的急转弯,白云非但没有减速,还把油门踩到了底。

  车里的顾城和夜卫都下意识抓紧了扶手,尽管知道主上车技好,但还是紧张的出了冷汗,万一呢……

  后面的两辆车明显是犹豫了,这个车速再加上去,悬!

  但如果减了速,恐怕就要跟丢了。

  车头一过弯道,白云一个利落的漂移,漂亮!

  后面的两辆车还是跟了上来,其中一辆方向打得太慢,直接漂了出去,坠下了崖。

  还有一辆。

  前面是单方向双道行驶,之后就到南港了,白云眼一眯,降下去的速度又加了上去。身后的车也跟着加速,突然白云一个急刹车,切到了另一条道上,两辆车变成了并行开。

  白云的车直接撞向对方,两车相贴,发出刺耳的刮擦声和汽车磨胎声。这样僵持的行驶了几百米,夜卫的车过来了,对方被彻底控制。

  白云下了车,刚想说话,就察觉到了异样,身子连忙一跳。

  “咻”,一颗子弹从她的耳朵旁穿过。

  “主上!”顾城吓了一跳。

  “三点五点八点方向!”白云掏出枪,精准的发射。

  所有夜卫都戒备了起来,一时间枪声不断,路人逃窜,警声响起,场面混乱不堪……

  沈宅。

  左安然到达沈宅的时候,沈家正在一起包饺子。

  “沈爸沈妈,阿墨夏天,我回来了!”左安然特地没让人通报。

  “安然!”沈妈看到左安然,高兴的上前拥抱。

  “妈,你面粉都擦安然身上了!”沈之墨提醒。

  沈母连忙松开。

  “沈妈,没事的……”左安然说着说着,笑容消失了,他错愕的看着自己的手,只见刚刚被碰过的地方起了红疹子。

  “安然,你这病还没好吗?!”沈父问。

  “我也不知道……我以为已经好了……”左安然也是懵的。

  “安然哥,你之前没再过敏吗?”夏天试着寻找原因。

  左安然摇摇头:“没有的,我疹子好了就没再长过。”

  “你有接触过人吗?”沈之墨怀疑。

  “我碰云云没事!”左安然强调。

  “除了她呢?”沈之墨追问。

  “我没碰过其他人了。”夜卫都对他礼貌有加,没人会碰他。

  沈之墨有了猜测,他突然握住左安然的手,左安然果然起了更多红疹子。

  “阿墨,你在干什么?”沈母疑惑。

  “安然好像只对白云不过敏,现在时间还早,请医生过来看看吧!”沈之墨建议。

  众人点头,很快皮肤科专家就过来了。

  医生诊断后说道:

  “沈老爷,左先生的过敏是心理因素激发的,这种过敏可能几个月就会好,也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

  “刚刚沈总说,左先生只对白小姐不过敏,从心理学上讲,白小姐对左先生应该是极其重要的。”

  “左先生受到过严重的精神创伤,这种病其实很难治愈,就算治愈也会性情大变,不是狂躁暴力就是极度自卑。左先生能够恢复正常,足以证明白小姐的重要性。”

  “我的建议是家人们放轻松,另外那位白小姐绝对不能离开。”

  左安然也在一旁听着,原来他早就把云云爱进了骨子里却不自知……

  “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呢……”左安然自己问出了口。

  “左先生,我虽然不了解白小姐,但我猜您应该是对她极度依赖的,每个人的依赖度不同,产生的反应也会不同。”医生解释。

  “嗯……”左安然回答的漫不经心。

  依赖……他对云云的依赖度有多少他不知道,但是只要看到云云他就会很开心,每天他只有抱着云云才能安心的睡着。云云的一句话能让他高兴好几天,也能让他自闭很久很久……他不敢想象云云离开……

  “医生,所以这个过敏只要避免身体接触就可以,是吗?”沈母确认。

  “是的,左先生现在很健康。”

  “好的,谢谢医生。”

  送走了专家,沈家人依然担心的皱着眉头。

  “好了,沈爸沈妈,你们看我现在不是好得很嘛!”左安然笑的开朗,试图打破这悲伤的氛围。

  “爸妈,阿墨身体没事就行!”沈之墨也劝道。

  夏天也想说些什么,但又怕惹沈父沈母不高兴,最终选择了沉默。

  “好了好了,你们俩都这么说了,我们也不想了,走走走,包饺子去!”沈父开了口,拍了拍沈母的背,一大家子回到餐厅包饺子。

  “安然,白云不来,你怎么会回来?”沈之墨调侃,爸妈之所以答应白云一起来,就是怕安然一个人不回来。

  “我们今天刚刚从希城飞回来,她说她晚点来。”左安然解释。

  夏天听到白云会来,低头偷笑,好久没见到姐姐了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家吃完了晚饭也没看到白云。

  “安然,大冷天的别站门口了,快进来和我聊聊天!”沈母拉住左安然的衣服,强制把他带进了屋。

  左安然知道沈妈是想念他,关心他,也不好意思拒绝。

  “阿墨,这南港怎么又出事啦!”沈父看着新闻台,忍不住感慨。

  “嗯,听说是刚刚傍晚发生的枪杀案。”沈之墨闲聊回应。

  “偶哟,我刚刚还看到说,下午两帮人在高速上飙车,翻了三辆车呢!”沈母也加入了话题。

  “什么枪杀?!”左安然听到“南港”、“枪杀”这些字眼,下意识的敏感。

  “傍晚的时候南港发生了枪杀,听说是黑吃黑,打了好几个小时,现场全是尸体,警察都死了一大批。”沈之墨简单的说了一下。

  左安然盯着电视机,这肯定不是云云对不对?

  左安然掏出手机,颤着手打了电话:“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云云!左安然喉咙一紧。

  “安然,怎么了?”沈之墨担心的看着左安然,他的脸色突然很不对劲。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

  “夜卫!”左安然猛地站起身,“夜卫,给我出来!”

  “左先生。”一名夜卫不知从哪冒了出来。

  沈家人吓了一跳。

  “云云呢?备车!我要去找云云!”

  “左先生,我们的任务是保护您和您的家人。”

  “我问你云云在哪?这枪杀是不是跟“暗夜”有关?”左安然很是暴躁。

  “左先生,我只是个夜卫。”

  言下之意,他什么也不清楚。

  左安然感到了深深的无力,他不知道去哪里找云云,他也帮不上任何的忙……

  墙上的时钟显示,离新的一年还有十分钟。

  *****

  深夜,一辆加长版的黑色轿车呼啸行驶。

  “主上,我们一共损失了11个夜卫,伤亡人数大概有50个,张天那边都死了,大概有近两百个。”

  顾城挂了电话,将统计的结果报给白云,他的衣服上都是血。

  “嗯。”白云看向窗外,“开快点。”

  “是。”开车的夜卫加了油门。

  *****

  外面下着大雪,雪花飘飘摇摇,纷纷扬扬的洒下了,像一场白色的梦,朦胧剔透,洁白如玉。

  左安然直直的站在庭院大门旁。

  “安然,去里面的大门等!”沈之墨劝他。

  “……”

  “是啊,安然,里面的大门也能看到外面的铁门。”沈母说。

  “……”

  “安然哥,你站这儿要是生病了,怎么照顾姐姐?”夏天换了个劝法。

  左安然听到夏天的话,有了挣扎的表情。

  “安然,去里面等。”沈之墨抓住机会,隔着衣袖拽住左安然进屋。

  左安然听了话,在别墅的大门口等着。

  外面的广播已经在倒计时了,三十、二九、二八……

  云云,你在哪……

  十、九、八……

  云云,你有没有受伤……

  三!

  云云,不可以丢下我一个人……

  二!

  云云,求你,求你出现好不好……

  一!

  “左安然!”

  左安然猛地抬头,白云就那样高傲的站在庭院门口,浑身是血,冷漠的气质就像带毒的红玫瑰,让人上瘾。

  左安然红了眼眶,奔了过去,紧紧入怀。

  “云云……我等了你好久……”左安然哽咽。

  头顶的夜空盛满了烟花,在黑色的天际绽放绚烂的人生,五彩的光芒照在人儿身上,忽明忽暗,妩媚迷离……

尖头米饭

今天十一国庆丫,米饭祝大家国庆快乐!比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