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白云下的安然

第十五章

白云下的安然 尖头米饭 3539 2019-09-29 21:00:00

  希城是一座赌城,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糜烂和欲望,是天堂与地狱的结合。

  希城也曾试图控制这个城市,但强权富贵,名流商贾充斥其间,根本管不了,再加上希城每年上缴的大量国税,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制度和法律被边缘化,在希城你可以一夜成名,也可以倾家荡产。

  希城,没有人权。

  纸醉金迷是希城的标志性赌场,外观富丽堂皇,夜晚的灯光一打,更加迷幻绚烂。

  纸醉金迷一共有十八层。一楼是大厅,二到六楼是平民赌场,七楼是餐厅,八到十楼是高级赌场,十一楼是拍卖场,十二楼是vip赌场,十三楼及以上都是公寓式房间,一层两户式。

  纸醉金迷的电梯按钮只能按到七楼,再往上的按钮需要刷卡,安全通道也是分开的。

  白云此刻就在十二楼,十二楼是开放式的一层,有十多名服务员,一眼望去,有食物区、酒水区和休息区,此外就是五张高级赌桌。

  似乎是为了方便观看,赌桌旁有很多高级座椅。

  白云将手中的牌一扔,又输了。

  有些烦躁,她已经输了快一个亿了!

  她是不喜欢这种赌桌游戏的,因为她总是在输!每年她在赌桌上至少要输掉十个亿……她也和顾城私下练过,毫无效果。

  “白丫头,你这手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啊!”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笑着开口,他的脸上有一道很长的疤,从耳朵一直到下巴。

  “要不严哥给我放个水?”白云看向严正,挑了挑眉,面上丝毫看不出烦躁。

  “我看就算放了水,你也赢不了啊,哈哈哈……”严正笑的开怀,一语双关。

  白云正想说些什么,顾城低头报告:“主上,统卫来报,左先生说不走了。”

  白云心中吃惊了一下,面上依旧淡然:“那让他过来吧,送到我房间。”

  “是。”顾城走到远处,打电话安排。

  “严哥,继续。”

  *****

  白云的房间在十八楼顶楼,白云进房的时候,凌晨一点多。

  “云云!”左安然皱眉看着白云,她又喝了好多酒!

  白云看着立刻跑到门口的左安然,双手自觉地环住了他,脑袋靠在他怀里。

  “渴不渴?”左安然心疼的不得了。

  “……”

  “我去给你倒杯水好不好?”

  “……”

  见白云一直没有吱声,左安然低头一看,女人早就睡着了!

  这女人,睡这么快!左安然宠溺看着白云……

  *****

  呃!头痛!

  白云皱着眉,往热源蹭了蹭。

  热源?白云猛地睁眼,看到了男性睡衣,视线往上,看到了左安然漂亮的脸蛋。

  差点忘了他和她睡,白云又闭上了眼,躺了下去,她要再睡会……

  两人是被电铃声吵醒的。

  “左安然,去开门。”白云推了推身旁的男人。

  “嗯……”左安然迷迷糊糊的应着,在白云颈肩蹭了蹭才缓缓坐起来。

  电铃还在响着,大清早的谁啊!

  左安然扒了扒头发,有些恼火的开了门:“谁啊!”

  “哟,白丫头什么时候养了男人?!”严正看到左安然时愣了一秒,随后是夸张的惊讶表情。

  “你、你是……”

  左安然原本就害羞,所以才不公开自己是angel的身份。如今见到严正,看到他脸上的刀疤,下意识的后退。

  “你小子怕什么,跟我说说你叫什么!”严正意味深长的看着左安然。

  这么漂亮的男孩子,他都有心思了……

  “严哥,大清早你怎么来了。”白云清冷的声音及时响起。

  “云云!”左安然跑到了白云身边。

  “白丫头,你可终于把顾城吃腻了!”严正大笑。

  白云只是静静的看着严正,等着他的下文。

  “行了,我也不打扰你享乐,我来送邀请函的。”严正也不再自讨没趣,扬了扬手中的邀请函。

  “多谢严哥亲自送过来了。”白云接过。

  “好说!好说!我走了!”严正离开前,又看了左安然一眼。

  严正走后,门口的统卫说:“主上抱歉,我没拦住。”

  “没事。”

  白云随后关了房门。

  “他就是严正吗?”左安然好奇的开口,他听到云云喊“严哥”。

  “嗯。”白云走回卧室,没了困意,她要洗脸刷牙。

  左安然看着白云的背影,张嘴还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沉默了……

  他不喜欢那个严正,总觉得他的眼神不怀好意。

  但更让他在意的是那句“你可终于把顾城吃腻了”,这话什么意思傻子都知道,云云不说话,是不是就是默认了……

  他知道他现在能待在云云身边就已经很幸运了,他不该无理取闹的,可是他真的好难过好难过……

  白云洗漱完出来,看到左安然还呆呆的站着。

  “怎么了?”白云问。

  “哦,没事,就是太困了。”左安然笑笑,进了洗手间。

  白云看出左安然的异样,却没打算深究,他不说是他的事。

  左安然再出来的时候,白云已经叫了早餐,正在吃饭。

  左安然也坐上了餐桌,他刚想喝口牛奶,门铃就又响了。

  他自觉地去开门,是顾城。

  “左先生早。”

  “早。”左安然点点头,转身坐回餐桌,他不想看到顾城。

  “主上。”顾城走到了白云面前。

  “坐。”

  “好。”顾城自然的坐下,一起用餐。

  “你不用来这么早的。”白云说。

  “轮守的统卫说您醒了,我就过来了。”

  “这么早,不困吗?”

  “有一点点,主上要帮我换住处吗?”顾城见白云心情不错,调侃道。

  他现在住在纸醉金迷旁边的酒店里。

  白云挑了挑眉:“没钱!”

  顾城看着主上一本正经的说没钱,忍不住笑了。

  “那我只好多吃点来弥补我自己了!”说着顾城就塞了一大口面包。

  左安然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的,第一次他那么讨厌顾城。

  “我吃饱了。”左安然闷闷的起身,去了乐器房。

  左安然一个人在乐器房里待了一整天,从早上等到晚上,云云没有任何的关心,甚至连吃饭也没有叫他出去。

  左安然仰面躺在地板上,红了眼眶,他告诉自己不可以哭,要忍住,一定要忍住!

  白云不知道左安然又怎么了,自从那天严正来过之后,他就突然孤僻了起来,不说话也不怎么吃饭,整天待在乐器房里。

  她每天都需要去赌场,顾不上他,也懒得顾他。

  十二月就这么来了。

  “云云,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

  白云准备下楼去赌场的时候,左安然问她。

  “今天应该很早,零点之前吧。”

  “好!”左安然点点头。

  白云说话算话,晚上十一点多就回来了。

  左安然习惯的跑到了门口:“云云,你回来啦!”

  白云看了眼左安然,他这是又正常了?

  “云云,我给你放了热水,你去泡个澡吧!”

  “嗯。”白云同意,她好久没泡澡了。

  白云进了浴室,舒服的泡了个澡,穿好睡衣想出去,却发现浴室的门打不开了。

  “左安然?”白云不确定的唤了声。

  “云云我在!”左安然几乎是立马回了声。

  “你锁门干什么?”

  “哦,那个,我在换衣服,你稍微等一下!”

  换衣服?这是什么烂借口?平时也没见他避讳。

  “左安然,立刻开门!”白云的声音冷了几度。

  “等等,马上就来了!”

  白云等了会,并没有动静。

  “左安然!”

  “云云,我马上好,你别生气!”左安然也是焦急的。

  白云只觉得头疼!他到底在干什么!

  “好了好了,云云我来了!”左安然生怕白云踹门。

  浴室门终于被打开,白云走出去,却是愣住了,一向淡然的脸上有了一秒的错愕!

  卧室的大灯关了。昏黄的暖光灯拉长了影子,灰色的高级床单上用红玫瑰花瓣铺满了一整个爱心,爱心的正中央放着一个定制蛋糕。

  墙上贴着“happy birthday to yunyun”的气球。一串S型的装饰小夜灯挂在空中,上面用爱心小木夹子挂满了她的照片,各种角度的、各种天气的照片。

  左安然一直看着白云,自然没有错过她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

  能让云云表情失控,左安然开心的想跳脚!

  “云云,二十六岁生日快乐!”左安然温柔的开口,眼里全是宠溺。

  墙上的钟刚好到了十二点。

  白云眨了眨眼,缓过了神:“你怎么知道今天我生日?”

  “上次那个药罐冷冻柜的密码1208,我后来去问了顾城。”左安然神情得意。

  白云走到满满的照片下,仔细的看了一圈。

  这男人原来偷拍了她这么多照片!

  习惯了把他带在身边,她竟然被偷拍都没察觉!刚刚浴室门被锁也是,她对左安然的警惕性越来越低了……

  “云云,快来吹蜡烛!”左安然将床上的蛋糕拿到了白云面前。

  白云刚想吹灭,左安然急忙阻止:“哎!等等,云云你还没许愿!”

  “我不许愿!”这种小孩子才做的事情,她才不做。

  “不行!生日怎么可以不许愿!”左安然皱眉反对。

  “到底吹不吹,不吹算了。”

  左安然怕白云真走了,连忙说:“吹吹吹!”

  “云云,你不许愿,那我帮你许愿好了!”左安然把手中的蛋糕递给白云,自己双手合拢许愿,“我希望白云和左安然会一直在一起,生生世世,誓死不渝,永不分开!”

  “幼稚!”白云嫌弃,嘴角却是上扬了些。

  “快吹蜡烛!”左安然一脸期待的看着白云。

  吹了蜡烛,愿望才能实现。

  白云看向左安然,在男人满眼期待中吹灭了蜡烛。

  “YEAH!!”左安然欢呼一声,随后把蛋糕放在桌子上,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

  “云云,生日礼物!”左安然双手递出。

  白云接过,在男人殷切的目光下打开,是一件白色毛衣。

  白云放下盒子,展开来,是一件纯色针织毛衣,领口和袖口有一行红色的字,白云拿近看,上面织着“BY&ZAR”,是他们两人的缩写。

  “你织的?”白云心中惊讶。

  “嗯嗯,喜欢吗?”左安然的黑眸亮晶晶的。

  “……手艺不错。”白云缓缓的开口。

  得到白云的肯定,左安然松了口气:“我给自己也织了一件!”

  左安然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件一模一样的大号毛衣。

  白云看着眼前的两件毛衣,这分明就是情侣毛衣!

  左安然小心翼翼的盯着白云,见她没有反对,那是不是代表她没有生气?

  “云云,快来吃蛋糕了!”左安然连忙见好就收,转移了话题。

  窗外百家灯火,白云第一次觉得心脏暖暖的。

  这是她……第一次过生日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