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白云下的安然

第十二章

白云下的安然 尖头米饭 2329 2019-09-26 21:00:00

  书房内,许医生仔细的给白云的手腕消毒。

  白云静静的看着许医生,黑眸平静的让人打颤。

  “许叔,你说,我涂上这个药,手是不是就废了。”白云说的很缓,很慢。

  “主上,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许医生的动作停顿了一秒。

  左安然也是震惊和不解的看着白云。

  “许叔,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的手伤会愈合?”白云的语气和刚刚一样,轻飘飘的。

  许医生的表情已经有些慌张。他确实是奇怪的,用了他的药,手腕的伤怎么会愈合?还愈合的那么快!

  “许叔,到底为什么你和孙管家要背叛“暗夜”?”白云问出了疑惑。她不明白,两人都在白园呆了三十多年了,对“暗夜”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为什么?

  “主上,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老孙的事情和我无关。”许医生否认。

  这是白云意料之中的回答,许叔没有子女,他没有后顾之忧。

  “许叔,我给过你机会的。”白云还是继续说着,“手腕上治内伤的药,我是没用,但那绿色的外敷药,我还是用了。”

  她原本以为,只是区区的外敷药罢了,不会有很大危险。

  “今天凌晨的时候,我的手腕突然就撕裂拉伤了,直接从七星大厦上掉了下去。”白云说的很平淡,像是在讲别人的事。

  左安然却听的后怕不已,七星大厦是北市最高的大厦,从那掉下去必死无疑。可与此同时,他看到了许医生眼里一闪而过的窃喜!

  这一刻,左安然有了一刀捅死许医生的冲动。

  “很可惜,我没死。”白云嘴角一勾,难得的笑了。

  这是左安然见到的白云的第一个表情。

  左安然说不出这是什么表情,带着嘲讽,威胁,戾气的浅笑。

  白云的笑,让许医生握着棉签的手越来越紧,房内很安静,沉默了十几秒,许医生也笑了,双拳松开了。

  “白云,是你不义在先。”许医生的眼神里是责备和愤怒,“老爷对你还不够仁慈吗?你竟然要活生生杀了他!”

  果然!是为了爷爷!

  “他已经死了两年了,你和孙管家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她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道上混就讲究义气两个字,我们跟了老爷大半辈子,是一定要替他报仇的!”许医生的眼神很坚决。

  白云拿起一把医用小刀,手一挥,刀子直直的插进了许医生的眼球里。

  许叔和孙管家都是爷爷的随身夜卫,白云知道许叔是一心求死了,既然这样她就满足他。

  左安然看着倒在沙发上,已经断了气的许医生,他的手脚是发凉的,可是他并不愧疚,许医生差点害死了云云,他该死的。

  白云转头看左安然,见他只是脸色惨白了些,神志清醒。

  很好!她很满意。

  随后,白云打了电话给顾城,让他上来处理了尸体。

  “主上,我给您上药吧!”顾城看向白云的手腕。

  “嗯。”

  “不用!”左安然急急地插嘴道,“我……来就可以了,你……下去吧。”

  呃!顾城看向白云,等着她的指示。

  “你下去休息吧。”不让他上药,估计这男人又要哭鼻子了。

  “是!”顾城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打开那边的冷冻柜。”白云指了指沙发旁边的两米高的冷冻柜。

  左安然乖乖的走过去,发现打开需要密码。

  “密码是1208。”白云说。

  冷冻柜是一体式的,左安然打开门,里面全是瓶瓶罐罐,罐子都挺大,上面都贴着标签,写着症状和用量。

  左安然扫了一圈,看到了“韧带撕裂拉伤”标签的绿色陶瓷罐。他拿起罐子,朝白云示意。

  “嗯,是这个。”白云点头

  左安然关上柜门,半跪在白云面前,心疼又小心翼翼的上药。

  白云看着左安然,没有人会对她这么温柔的。顾城或者童谣,都没有,他们尊敬她,服从她,却从来不会靠近她。

  “待会记得给自己上药,药冷冻柜里自己找。”白云说。

  左安然抬头看她,眼里放光,云云这是在关心他吗?!

  左安然开心的用力点了点头。

  *****

  在白云的身边待了大半个月,左安然好得很快,整天都神采飞扬,精神奕奕的,那漂亮的脸蛋也是愈发的好看。

  白云手腕的撕裂拉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云云,这是我新做的蛋糕,你快尝尝!”悦耳的男音响起,紧接着左安然便拿着托盘,快步走进了书房。

  “左先生。”书房里的顾城打了声招呼。

  “你们快来吃!”左安然招呼。

  三人在沙发上坐下,白云拿起一份蛋糕,尝了一口。

  “怎么样云云,好吃吗?”左安然期待的看着白云。

  “嗯。”白云实话实说。

  这半个月来,左安然经常做东西给她吃,这男人的手艺也确实不赖!

  “左安然,我要去希城两个月。”白云说。

  “那我也要去!”左安然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想待在白云的身边,每次看到云云,他就觉得心里满满的。

  “那你收拾一下,明天出发。”

  左安然现在睡在客房,尽管他很想睡在书房里,但云云不允许。他现在能够自由的出入书房,也还是他求了好久才求来的。

  “好!”

  隔天一早,左安然便跟着白云出发了,他们坐的是私人飞机,当天下午顺利到达希城。

  “主上!顾少!”

  下了飞机,五六名穿着黑色西装的夜卫已经在等候了。左安然仔细看了看,最前面的夜卫带着银色别针,是个统卫。

  “先回酒店。”顾城下了指示。

  “是。”

  于是一行人又坐上了轿车。

  左安然看着窗外,入了十一月,天气骤冷,希城是个南方城市,比起北市的萧条,希城看着暖和很多,至少没有大风萧瑟。

  “云云,这里很危险吗?”左安然疑惑。

  他们一下飞机,就有夜卫将他们包围住,现在坐上车,前后也有五辆车保护着。

  “嗯。”白云也静静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左先生。”坐在副驾驶的顾城对左安然说,“希城不是“暗夜”的地盘,记得凡事要小心,酒水不要乱喝,如果要出门,务必带上几个夜卫。”

  “好。”左安然一一记下。

  车子在傍晚的时候到达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主上。”酒店门口已经有夜卫迎接。

  左安然跟着白云上了顶楼的总统套房,顾城在房间门口停下。

  他和云云进了房间。

  “等等我要出门,你自己叫晚餐上来吃。”白云交代左安然。

  “你要去哪?我也去!”

  “赌场。”白云说完进了卧房。

  左安然呆站在客厅里,低着头,赌场……他最害怕的地方。

  最终左安然选择了留在酒店,这也跟白云想的一样。

  夜晚,客厅的落地窗前。

  左安然席地而坐,餐桌上的晚餐只吃了没几口,他望着窗外的灯红酒绿,静静的,一分一秒的等待着白云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