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白云下的安然

第十一章

白云下的安然 尖头米饭 2909 2019-09-25 21:00:00

  沈宅。

  隔天一早,四人在餐厅吃着早餐,昨晚的争吵让今日的氛围有些沉闷。

  “老爷,白小姐来了!”管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所有人听到消息,都起身去了门口,四人到门口的时候,白云正巧进门。

  白云身后跟着两名夜卫,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脸色有些苍白,黑眼圈很重,像是一夜没睡。

  “他在哪?”白云清冷的开口。

  “之前的房间里,这边!”沈之墨领着白云到了房间门口。

  “姐姐,进去小心些,安然哥会砸人。”夏天提醒白云。

  “嗯。”白云应了一声,开门进去了。

  白云一进去,四人便进了监控室,监控室里面还有不少医生和专家。

  “哐当”一声,一个花瓶朝进门的白云砸去,白云脑袋一撇,花瓶砸落在地。

  眼看左安然又要拿起茶壶,白云及时的开口:

  “左安然,给我住手!”

  左安然的动作顿住了,眼神迷茫的看着白云。

  白云心中松了一口气,还好他还听她的话。她现在很疲惫,实在没有心情跟他打闹。

  “云……云……”难听的声音传来,白云看向左安然,面色平静的伪装下是震惊的,这难听至极的声音是左安然的?!

  然而下一秒,他发了疯似的朝她砸东西。

  白云利落的躲闪着,却是一直没有伸手。

  左安然边砸边靠近,发了狠的砸,深陷的眼睛有些吓人。

  “左、安、然!”白云的语气冷了些。

  左安然还是不停的砸,一个大理石杯子朝白云的身子砸去,白云快速的躲过,只是下一秒,透明的冷水壶砸过来,白云明明可以用手接住,却是硬生生的被砸了。

  这一砸,左安然停了下来。怎么会不躲,怎么会!

  像是想到了什么,左安然冲到了白云面前,抓住白云的手臂,猛地拉高了衣袖,血淋淋的手腕映入眼帘。

  左安然的呼吸一窒,上次看到都快好了,怎么会二次受伤!

  “对、对……不……起。”左安然艰难的吐字,声音难听极了。

  “左安然,装傻很好玩吗!”白云的语气冷的让人发颤。这男人明明思路清晰,清醒的不能再清醒!

  左安然却自动忽略了白云的话,硬拽着白云坐到了床边,紧接着他从抽屉里拿出医药箱,有条不紊的处理起白云的伤口。左安然包扎的很认真,二次撕裂的伤口一定要及时处理的!

  白云懒得再废话,这伤口也确实需要处理,既然他会做,何乐而不为?她可不想成残疾人。另一方面,她并不排斥左安然的碰触。

  说来也奇怪,从小到大她一向不喜欢别人靠近,但对于左安然的碰触,她倒是没有反感,也许是因为他长得太漂亮?!

  左安然包扎的时候,闻到了血腥味,一开始他以为是手腕上的血,可是包扎完毕,血腥味也一直在,难道云云身上还有伤口?想到这,左安然下意识的看了一遍白云全身,可白云穿了一身黑,什么也看不出来。

  左安然的手开始在白云身上乱摸。

  白云一个踢腿,左安然直接被踢了出去。他没有防备,脑袋擦破了皮。

  左安然疼的皱起了眉,视线却还在白云身上。

  “有……血腥……味。”左安然焦急的开口。

  白云明白了他的意图:“杀人当然有血。”

  她又杀人了?!

  白云看着左安然,男人的脸色果然变得跟纸一样白。这男人,真是好猜。

  “沈之墨让我跟你见一面,我的任务完成了。”白云站起身,决定离开。她受了伤又一夜没睡,需要好好睡一觉。

  在白云离开之前,左安然冲到了门前,死死地堵住了门。

  白云挑眉,等着他的下文,不得不说,这男人现在这样子还真像个鬼。

  “我……杀了小男孩的,是不是……可以进“暗夜”!”左安然艰难的吐字。

  白云没想到他还要进“暗夜”,这男人就这么喜欢她?还是……有别的目的?

  “可以。”白云说。

  杀人的任务是她安排的,左安然也杀了人的,她一向言而有信。

  何况他是个计算机天才,收在身边利大于弊。

  左安然的眼睛亮了亮,满眼期待的看着白云。

  “不过有一点,“暗夜”只进不出。”离开暗夜的时候,就是死亡的时候。

  左安然用力点了点头,顾城跟他讲过规矩,进了“暗夜”,就出不去了。

  “开门。”

  左安然乖乖的开了房门,跟着白云下了楼。

  “安然!”沈母急急忙忙的追了出来,“安然,你疯了,你跟着去干什么,跟我回来!”沈母拉住左安然的手,使劲把他拽回来。

  左安然想抽回手,但身体没有力气,身上也开始发痒。

  “妈,妈,安然对人过敏!”沈之墨急忙拉开了两人。

  经沈之墨提醒,所有人看向左安然,虽然沈母只是碰触了几秒,但左安然的脸上已经发红发肿了,露出来的手上甚至起了疹子。

  白云心中诧异,刚刚他给自己上药不是挺正常?

  左安然得了自由,立马钻进了白云的车里。左安然是铁了心要跟白云走。

  “安然!”沈父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车里的左安然。

  白云没理会沈家人,反正是左安然自己要跟她走的。

  白云上车前,看了夏天一眼,车子就这样离开了沈宅。

  车内,白云和左安然坐在后座。

  “云云……我……冷。”左安然的声音已经嘶哑到了极限。

  白云看了一眼左安然,他只穿了一套白色的真丝睡衣,在这十月的北方,尽管车内开着暖气,也还是单薄了点。

  “后面有薄毯。”

  左安然转头往后看,有一块灰色的高级薄毯叠放着,他伸手拿到怀里,下意识的低头闻了闻,是熟悉的香水味,是云云盖过的。左安然掀开薄毯披在了身上。

  车子不断的朝海边开,左安然看着窗外的风景,突然意识到他没有被击晕!左安然诧异的转头看向白云,刚想开口,就发现白云睡着了。

  左安然静静的看着白云,睡着的她看着没有那么冷漠,苍白的脸色衬的黑眼圈更加明显,她昨晚是没睡觉吗?怎么看着这么累?

  车内暖烘烘的,身旁还有白云,左安然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也跟着沉沉睡去……

  “左先生!左先生!”左安然是被夜卫唤醒的。

  “左先生,白园到了。”夜卫提醒左安然下车。

  左安然看向身旁,没人!他慌张的看向车外,白云已经走到了门口。

  左安然急忙下了车,朝白云跑去,“云……云!”

  白云听到了身后的呼唤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并没有打算等他。

  只是下一秒,身子被人往前推了一把,紧接着被人从身后搂住。

  第三次了!这男人什么时候能好好走路?!

  “对……不起!”左安然怕白云生气,连忙站稳。

  白云径自上了东面的楼梯,不想理他。

  左安然想跟上,楼梯口的夜卫拦住了他,“左先生,您的房间在西面。”

  左安然皱眉,不理会夜卫,强硬的要上东面的楼梯。

  “左先生!”夜卫尽职的拦住。

  左安然见白云就快要消失在楼梯口,更急了,拼了命的要上楼。但原本健康的他都打不过夜卫,如今这瘦成纸片的样子更是不可能。

  “砰!”

  “左先生!”

  一声闷响,左安然一个不稳,脑袋直接撞到了阶梯上。

  白云转头看向楼下,正好对上左安然抬起的头,他的额头上青了一大块,看来摔得不轻!

  “让他上来。”白云鬼使神差的开了口。

  一说完她就后悔了,她不应该心软的。

  听到白云的指示,夜卫不再阻拦。左安然晃了晃脑袋,急匆匆上楼。

  两人进了书房,没过一会,门外的对话机传来声音,白云按下了开门键。

  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进来了。

  “主上。”男人瞥了一眼白云身旁的左安然。

  左安然之前在白园远远的见过他一次,顾城说他是许医生,是和孙管家一起进的“暗夜”,现在是云云的私人医生。

  “主上,顾少说您的手腕二次拉伤了,我先检查一下。”许医生说。

  白云没有说话,拉高了衣袖。

  “伤口处理的很专业。”许医生拆下了手腕上的纱布,说道。

  紧接着,许医生打开了随身的医药箱,拿出一瓶药膏,先消毒再抹药膏。

  “这是什么药膏?”左安然疑惑的开口,这瓶子上什么字也没有。

  “是专治撕裂伤的。”许医生回道。

  左安然点了点头。

  “许叔,你说,我涂上这个药,手是不是就废了。”白云的话很轻,很淡。

  许医生的手一顿,不解的看着白云:“主上,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尖头米饭

亲们,米饭正式签约啦!期望各位多多支持!从明天开始,每晚九点日更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