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白云下的安然

第六章

白云下的安然 尖头米饭 2404 2019-09-23 15:56:24

  夏天十岁的时候,第一次看到白云杀人,那时白云十一岁。

  夏天十六岁的生日,白云给她的礼物是十六个人头。

  爷爷在世的时候,跟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白云不是你姐姐。

  夏天知道,白云杀了很多很多人,也折磨了很多很多人。

  但她不知道的是,手段是这么不堪,这么残忍。

  夏天看着眼前的监控画面,这是左安然房间的摄像头,现在的左安然已经见不了任何人了,只要看到人他就会尖叫。他也无法入睡,每天只能靠打针和吃安眠药维持生命。

  沈母只要看到监控画面里的左安然就会流泪,沈父每天和医生交流情况,阿墨则是不断的寻找心理医生。

  夏天最近总是会发呆,她不知道她一直隐瞒的事情,是不是间接导致了左安然的疯癫。如果她一开始就诚实的坦白,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监控画面里,一直蜷缩在角落的左安然突然反常的站了起来,夏天一惊,连忙通知了沈父沈母和医生。

  左安然在房间里不停的翻找着。

  “他在找什么?”沈父疑惑的看向医生。

  “根据之前和左先生的对话,左先生最看重的是他的笔电,也许他现在是在找笔电。”医生推断。

  “他的电脑在书房里。”沈母说道。

  医生斟酌了一下,说道,“去把它拿出来,给左先生。”

  “可他现在不是害怕见人?”夏天有些担心。

  “左先生的病情一直没有进展,也许现在是个突破口。”医生说。

  最终,大家决定由沈母出马。

  “咚咚”沈母先敲了敲房门,语气轻柔的说道,“安然,我是沈妈,你的电脑在我这,我进来拿给你好不好?”

  话音刚落,房门就主动打开了,只见左安然将沈母手中的电脑一把夺过,随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尽管左安然一句话也没说,但大家都是开心的,至少安然不再疯疯癫癫的了。

  通过监控画面,所有人看到左安然在得到电脑后,像个正常人般操作着电脑,在十来个小时后,左安然才关上电脑,却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把自己缩在房间的角落里。

  所有人都不知道左安然干了什么,只是第二天一大早,顾城就出现了。

  “你来干什么,沈家不欢迎你。”沈母看到顾城是厌恶的,是他带走的安然,沈母怎么可能不痛恨!

  顾城没有理会,径自朝二楼左安然的房间走去。

  沈之墨想阻止,但夜卫牢牢的挡着。

  顾城直接踢开了左安然的房门,左安然受到了惊吓,开始撕心裂肺的尖叫。

  顾城不以为然,直接把左安然拎了起来,如今的左安然轻的像一张纸。

  “左安然,你少给我装,你昨晚到底做了什么?”顾城的眼神凌厉。

  “不要,不要!你们都走开,走开!”左安然的眼神空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顾城眼睛一眯,直接将左安然甩在了地上,左安然顾不得疼,狼狈的后退,显然把顾城当成了赌场里的那些人。

  “安然!”随后跟上来的沈母看到左安然的狼狈,心疼的不得了。

  顾城在沈宅待了一个下午,但左安然始终疯疯癫癫的,不得已,顾城走到阳台,打了个电话。所有人都猜得到,这电话一定是打给白云的。

  顾城再进来的时候,拿走了左安然的笔电,和左安然房间的所有监控记录,离开了。

  左安然如今对“暗夜”没有了用处,沈家以为这一切总算是结束了,至少,不会比这更糟了。

  然而仅仅过了三天,白云亲自出现了。

  和顾城一样,白云径自上了楼,由此可见,顾城确实是白云教出来的。

  白云站在左安然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蜷缩在墙角的男人。

  “左安然。”白云开口,还是那清冷漠然的声音。

  左安然没有抬头,身子却是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他怕她。

  “我不管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真疯还是假疯,“暗夜”的系统,立刻给我修好!”白云蹲下身,强迫抬起了左安然的头,“今晚就给我修好,否则沈家的人……”后面的话白云不必多说。

  “修不好!”听到沈家,左安然急了。

  白云站起身,懒得再看左安然,显然她并不相信他的话。

  “真的修不好,系统里全是携带病毒!”左安然猛地站起身,他不想伤害沈家人。但是营养不良的他一站起来,就下意识的头晕,整个人猝不及防的摔到了白云的身上。

  白云下意识的一个过肩摔,“卡擦”一声,左安然的腿断了……

  ******

  左安然醒来的时候,看到病床边站着人,下意识的排斥尖叫。

  “安然,没事的,没事的。”沈母极力想控制情绪,但左安然根本就走不出自己的阴影。

  眼看左安然情绪越来越激动,赶来的主治医生立刻打了镇定剂。

  “沈老爷,沈老夫人,左先生这病是心病,这心病还需心药医啊,”医生叹了口气,显然也是无能为力。

  “爸,妈,医生来了。”夏天把家里的心理医生带了过来。

  “沈老爷,沈老夫人,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们。”心理医生看了眼二老,继续说道,“昨天那位小姐和左先生的监控对话我反复看了几遍,可以确定,左先生的治疗过程里那位小姐是关键因素。”

  “什么?”沈母一愣。

  “左先生对那位小姐态度很特别。”心理医生很肯定的说。

  “医生,你的意思是说,想要治好安然,一定要有那个女人?”沈父的脸色有些凝重。

  “准确的来说,如果那位小姐一直在左先生身边,左先生的病是可以自愈的。”医生把话说得更明了了。

  一旁的夏天若有所思,悄悄走到安全通道的楼梯间里,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医生说,安然哥的心病,只有你能治好。”夏天直接说重点,她怕白云把电话直接挂断了。

  “……”电话那头沉默

  “我知道你不在乎他的生死,但是我在乎,他是阿墨的兄弟,沈爸沈妈也把他当儿子养,安然哥不能有事!”

  “……”

  “算我求你好不好?”夏天的话语有些哽咽了。

  “为了“暗夜”,我也会救他。”电话那端总算传来了声音。

  “谢谢!谢谢!”听到白云的肯定,尽管不是因为她的请求,她也是高兴的,安然哥有救了。

  夏天挂断了电话,深呼吸了几次,调整了心情,这才转身离开,只是一转头,整个人都愣住了。

  “……阿墨……”夏天的声音是颤抖的。

  “为什么要骗我?”沈之墨的眼睛沉沉的,下颚线紧绷着,他努力控制住自己想打人的冲动。

  “对不起,阿墨,你听我解释——”夏天想解释,却被沈之墨打断。

  “为什么你要骗我!”一字一句,沈之墨的眼眶都红了。

  他不明白,是他还不够好吗?他事事宠着她,事事告诉她,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夏天不但不告诉他,还要撒谎骗他!

  他最讨厌的就是欺骗!

  沈之墨急急的走了,他怕他再不走,会控制不了自己,他需要冷静一下自己。

  “阿墨!阿墨!”……

尖头米饭

米饭回来了!每天两章哦!早九晚九各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