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白云下的安然

第五章

白云下的安然 尖头米饭 2085 2019-08-23 00:00:00

  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进入了雨季,天空总是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左安然回沈宅已经一个月了,又是一个周末,沈之墨也在家休息。

  “哐当”一声,沈宅大门被人踹开,顾城撑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儒雅的站在那,他的身后,是五六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夜卫。

  顾城不急不缓的走进来,收了伞,走到左安然面前。

  “左先生,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顾城的神色意味深长。

  “走吧!”左安然主动站起来,离开白园的那一天,他就在等着这一天了。

  “安然,怎么回事?”沈之墨看向左安然,左安然和白云的事情,夏夏都跟他说了。

  “阿墨,是我自己想回去的。”左安然淡定的笑着。

  沈之墨向来严肃的脸庞此刻却是勃然大怒,“左安然,你疯了!”他到底知不知道,“暗夜”是个什么地方,上一次能出来是幸运,这一次再进去,怎么可能会毫发无伤!

  “顾城,有什么事我来解决,你们不能带走安然。”沈之墨想要挽回局面。

  “沈总,这事除了左先生,谁都解决不了。”顾城的态度强硬。

  左安然还是跟着顾城走了。沈之墨阻止不了,却在左安然离开前,偷偷塞了个戒指给他,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了。

  *****

  “我不用被打晕吗?”坐上了车,左安然看向身旁的顾城,这回他竟然没有被打晕诶!

  “我们不去白园。”顾城淡漠的回答,语气像极了白云。

  “那去哪?我要见白云!”左安然皱了皱眉。

  “等会你就知道了。”

  左安然看着车窗外的雨,他怎么也没想到,之后发生的事,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车子到达了金碧辉煌。

  “白云在这儿?”左安然疑惑的看向顾城。

  顾城没有回答,让身后的夜卫给左安然戴上了头套。

  左安然被带领着前进,大约十分钟后,头套被取了下来,他们站在一个很长的走廊里,左安然不知道这是几楼。

  顾城随手推开了一扇门。房内的喧哗声很大,左安然扫了一圈,是个赌场。

  他从来不知道,金碧辉煌里有赌场。

  “啪啪啪”顾城拍了几下手,房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顾城,随后又看向左安然,长得如此漂亮的男人,不惹人注意实在很难。

  “各位,我身旁的这位,就请大家多多照顾了!”顾城儒雅的笑了笑。

  “城哥,没问题,你就交给我们吧!”

  “没错没错,我们一定会“好生”照料的!”

  左安然还没反应过来,顾城便把他交给屋里的人,径自离开了。

  “顾城!你去哪?顾城!”左安然想跟着顾城,但身后的人一把拉住了他,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房门被关上。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左安然想甩开这些人,如今“暗夜”的人都走了,他很慌乱。

  “怕什么,来跟大哥说说,你叫什么!”一个看着像是老大的人开了口。

  “我要出去!”左安然猛地甩开众人,却发现房门打不开了。

  “小子,我劝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为首的那个人看着生气了。

  左安然不断的往后退,直到躲在了角落。

  “你们只要放我出去,多少钱我都可以给。”左安然决定金钱诱惑。

  “把这小子的衣服给我扒了!”

  “走开!走开啊!”

  ……

  五平方米的屋子里,墙上挂着盏破破烂烂的灯,昏暗的黄光打在左安然赤裸的蜷曲的身上,原本白皙的身体几乎布满了暗红色的血痕。如果细看,还可以看到他红肿的脸颊和干枯的双眼。

  “卡擦”一声,房间门又开了,左安然蜷缩着的身子一颤,下一秒,他就被人拖到了外面。

  不知是谁将一颗药丸强制的塞到了他的嘴里,被迫吞下。

  左安然望着天花板,原本漂亮的眼睛早就空洞了,此刻的他,甚至连眼泪也没有了。

  身子越来越热,他像个破布娃娃般,被人无尽的折磨……

  沈父、沈母、沈之墨、夏天四人找到左安然的时候,左安然已经瘦得只剩下了皮包骨,房间的角落里都是馊掉的食物,上面已经有了不少的蛆虫。

  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左安然就那样静静的躺在地上,自我蜷曲着,嘴里念着:“我不吃……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安然!”沈母看到左安然身上的那些痕迹,看着那些令人作呕的食物,整个人激动地颤抖了起来,几乎一度要昏厥。

  “安然,我们回家,我们回家!”沈母几乎是哭着说的。此刻的场景,这辈子她都难以忘记。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沈母一靠近,左安然就害怕的往后躲。

  所有人都试着靠近他,但都失败了,最后迫不得已,沈父和沈之墨把左安然强制带走了。

  *****

  左安然,疯了。

  那天左安然被顾城带走时,沈之墨塞给安然的戒指装着定位器。

  随后沈之墨就到了金碧辉煌,但明明定位就在这儿,他却怎么也找不到人。他怀疑有地下室,但根本就没有证据,也找不到通道。

  沈之墨在金碧辉煌找了半个月也没有找到线索,幸运的是,定位突然间移动了。沈之墨是在一个赌徒的身上找到的,也是因为这个人,他才终于找到了地下入口。

  可是对于左安然来说,早就晚了。

  “安然,别怕,我是沈妈。”沈母尽可能轻巧的走进房间,现在的左安然只要稍有惊吓,就会反应过激。

  左安然并没有在床上,他就那样把自己缩在墙角。

  “安然,我们吃饭好不好?”沈母在左安然面前蹲下,哄小孩般轻语。

  左安然木讷的抬头,呆呆的看着沈母,突然他的眼神一变,沈母以为他是清醒了,却没想到左安然突然抱住自己的头,“啊——啊——”

  左安然像是受了刺激,不断地尖叫着。

  沈母连忙叫来了心理医生,医护人员纷纷涌入。

  因为左安然的病,沈宅陷入了低迷之中,就像外头的阴雨绵绵,昏沉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