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云深流年处

偏逢屋顶漏雨时

云深流年处 柳色无边 2265 2019-08-21 12:28:01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把柳柳叫醒,柳柳坐起身,揉了揉脸,怎么就睡着了呢?门外一个女声说道:“柳柳小姐,您的晚餐。”柳柳应了声好,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岁数跟柳柳妈妈差不多大的女子,一脸微笑,柳柳接过女子手中的托盘:“请问您怎么称呼?”“我是这宅子的管家,照顾大少爷的起居,您叫我刘管家就可以了,这宅子本就在深山,平时安静的很,现在来了几位小姐们,热闹起来了。大少爷也应该沾沾烟火气了。”柳柳冲着刘管家微微一笑,到了声谢便走回了屋子,将托盘放在桌子上,这里虽在深山,物资却不匮乏,小小的托盘了晚餐很营养丰盛,柳柳拿起叉子,小口小口的吃着食物,对这几天经历的一切恍然若梦,大脑一片空白。

  浴室里面热气盎然,柳柳蜷缩在浴缸里,温热水缓解着这几天紧绷的神经,她在想顾家和,顾云深,顾云深是她名义的未婚夫,可顾家在母亲去世的时候才出现她的面前,她不明白,看顾家五小姐的表现是看不上她的样子,顾家二小姐到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在来之前她了解到顾家,A市的豪门家族,顾家一共5个孩子,顾云深的父亲白手起家,一手创立起现在的顾氏,短短十几年里一跃成为A市最厉害的科技公司。顾云馨瞧不起她她觉得很正常,像她们这样的名媛小姐自然不屑于与她这种普通人在一起,明明她和顾云深的事情既然母亲也从未提起,为什么顾伯伯却非要她的监护权,并且许诺顾云深会照顾她一辈子。那么顾云深呢?顾云深也是这样想的吗?她是一个普通人,只想过普通平淡的生活,她不想跟这样的豪门世家纠缠到一起。母亲留给她的钱足够她衣食无忧一辈子,她没有野心,不想出名,她只想按照母亲期望的那样成年,上大学,毕业,可是之后呢,想去这个世界到处走走看看,然后回到母亲身边,跟她在一起,对于爱情她没有憧憬也没有向往,可是母亲突然的去世,让她陷入顾家这个沼泽,顾云深,她的未婚夫,她真的会跟他结婚吗?她不知道,她不排斥顾云深,母亲同意顾伯伯当她的监护人,是否是同意顾云深身份的默认呢?她不知道,母亲只是让自己好好爱自己,成年之后自己做的任何决定她都支持。那么这两年,就跟顾家,顾云深好好相处。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带着满脑子的疑问,柳柳擦干了身体,换上睡衣,爬上床,便又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梦里柳柳在一望无际的冰面上冻得瑟瑟发抖,她想叫人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她踉踉跄跄的往前走去,脚下一滑跌入冰湖里,柳柳啊的一声坐起身来,发现自己的被子湿透了,睡前又没有关窗户,风刮进来好冷啊,还有这不断喷向自己的水柱又是怎么回事,丰不断往里刮,柳柳只觉得自己冻得啧啧发抖,她抱着自己的肩膀冒着“雨”跑去先关了窗户,这才去打量房间怎么了,

  原来是房间的水管裂开了,不知道是不是年久失修,竟然在这个晚上坏了,爆开的水管冲劲十足,泚的房间到处都是,无一幸免,爆开的水管刚好在衣柜的正上方,衣服全部都湿完了,柳柳看着这个像是发了洪灾的一样的现场,觉得哭笑不得。她看了看时间,凌晨1.已经不早了,还要去打扰人家吗?柳柳很想坚持着一晚,可是不说这个房子已经没有干的地方,自己没地方呆,这个水一直不停的往外流,怕是会把这漂亮的宅子淹了。柳柳不知道去找谁,那位刘管家住在哪里呢?怎么去找她呢。她想起顾云深说有事去书房找他,可这么晚了顾云深还没睡吗,先过去看看吧。柳柳凭着印象找到下午上楼时看顾云深出来的房间,看到灯还亮着,柳柳敲了敲门,一会沉寂过后:“顾大哥,你在吗?”顾云深在书桌前正写着什么,听到有人敲门,以为是自己的小妹馨儿皱了皱眉头并不想去开门,听到门外清脆的女声,顾大哥,皱起的眉头舒展开,去打开了房门,看到门外的女孩的,全身湿哒哒的,黑色的秀发粘在脸颊,白色睡裙还在往下滴水,脸色比下午见她时还要苍白,唇色却如血,她这是掉尽湖里了吗?顾云深的手不禁的放在她的额头上:“还好没有发烧,怎么回事。”柳柳北顾云深的举动吓了一跳,她没和男孩子有过这么亲密的举动,刹那绯红了脸色:“我那间房子的水管裂了,把房子淹了,水势有点大,我不知道找谁去处理,只能来找你了,带来的衣服也全都打湿了。”顾云深看着刚才还惨白的女孩现在像熟透的水蜜桃一样,心里微微叹口气:“跟我来。”

  顾云深带着柳柳去了他的房间,柳柳湿哒哒的跟在后面走,走到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一道矮矮的小楼梯,顾云深回头对柳柳说:“小心滑。”两人爬了上去,推开房门,柳柳微微的惊叹了一下,顾云深的房间在这栋宅子的最高处,像是单另建的,整个卧室的墙壁都是透明的玻璃,外面的一切都如此的清晰,月亮,星星,树,还有一只,猫头鹰,柳柳第一次如此接近猫头鹰。顾云深打开灯,柳柳打量着顾云深的房间,床、书桌、画架、衣柜、沙发、简简单单的绿色调,跟屋外的风景相得益彰,柳柳喜欢这个房间,让她感觉到清风般的自由与舒适。顾云深从衣柜里拿了一套自己的睡衣给柳柳,让她去卫生间换掉自己身上湿哒哒的衣服,柳柳接过衣服,走向卫生间,她有点好奇了,卫生间也会是透明的吗......顾云深看着柳柳走向卫生间拿起电话,“刘管家,二楼东侧的房间水管爆裂了,水一直停不下来,你找人先去把总阀门关了,明天在找人修。”挂了电话,顾云深坐在沙发上等柳柳,他这件透明的卧室完全按照他的意思来的,他从没有带任何一个女孩子上来过,包括他的妹妹们,今天带柳柳上来,他自己都有点出乎意料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女孩,他的心里总是能泛起怜惜之意,便多了一分对其他人没有的温柔。想到这他拿起电话:“刘管家,还需要麻烦你送个吹风机上来,对,到我的卧室”柳柳走进卧室,脸上露出了一个俏皮的表情,到底是青春期的小女孩,平时在冷清,在一个人时候也难免会有小女孩儿的心态:“还好顾云深不是一个裸露狂....”柳柳觉得自己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猥琐,竟然会这么想顾云深,湿哒哒的衣服穿着真的很难受,她拿起顾云深的衣服,很害羞,上面散发着青草的香味,要换吗?虽然今天才第一次见顾云深,但顾云深好歹也算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不管承不承认,这都是事实,有这样的关系,穿他的衣服应该没什么吧。柳柳不想想了,她觉得这两天脑细胞已经废了很多,既然顾云深让她穿她就穿吧。换上衣服,柳柳把自己贴身的内衣裤藏在同样湿湿的睡衣里面叠好,坐着写事情的时候她脸红的像苹果一样,在一个男孩子的卧室里面换衣服,饶是她再怎么冷静还是很害羞啊,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宽大的白色睡衣短裤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而且很温暖,头发还在滴水,看着浴室里挂着的毛巾,柳柳也懒得想那么多了,拿起就擦,正擦着灯突然灭了,浴室漆黑一片,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柳柳叫都懒得叫了,站在镜子面前继续擦她的头发。突然一只手摸上了她的肩膀,她这才吓了一跳,正准备反应,听到顾云深的声音:“柳柳,是我,停电了,跟我出来吧,小心滑”在黑暗中好一会儿柳柳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跟着顾云深走出了浴室。卧室里倒不像浴室那么的黑,月光透过透明的房顶洒下来,她能看到顾云深的脸,顾云深看着她:“我以为你收到了这么多的惊吓会很害怕”柳柳耸耸肩,说了句不相关的话:“顾大哥,谢谢你的睡衣,这么晚了,我,我......”顾云深打断了她的话:“这么晚了,又停电了,在收拾意见屋子出来很麻烦,今天就睡我这里。”边说着边从抽屉里拿出几只蜡烛点燃放在烛台上。蜡烛散发着柔和的光,让本来就不暗的房间更明亮了些,顾云深看着少女站在那脸色绯红看着蜡烛发光,微湿的头发挽在耳后,眼睛亮亮的透着蜡烛的倒影,顾云深的心突然猛跳了起来:“想什么呢,你谁床,我睡沙发,好了,快去睡吧,不早了。”顾云深忍住突然想抱一抱柳柳的冲动,去衣橱哪里一床被子,走向沙发。柳柳已经呆了,顾云深让她干嘛她就干嘛吧。什么也不想想的她走向床,拉开被子钻进去,捂着脑袋就准备睡。突然有人把她的被子拉开,她持续蒙圈中,就听把她从被子里拉出来的人说,头发还没干,别蒙着头睡。说话的人走了,她重新掖了掖被子,太累了,闻着青草香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