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云深流年处

初识

云深流年处 柳色无边 1963 2019-08-19 21:16:37

  刚下完雨的石板砖看起来格外的冷清,柳柳跟着一位中年大叔慢慢的往上走着,带着松树清香的风微微吹动柳柳的秀发,柳柳眼观鼻鼻观心,跟在后面慢慢走,内心平静,大叔回头笑到:“柳柳小姐,马上就到了,大少爷喜欢住在这深山里,这里面虽有些潮湿,但是胜在空气清新,二小姐五小姐也在,也能跟你做个伴,姑娘们在一起总是会热闹些。你的行李已经搬上去了,仆人们已经帮你收拾好0房间了,你安心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就给我打电话,老爷希望你能大少爷多多接触。”柳柳点点头:“谢谢王叔。”柳柳看着远方的宅子,回头看看来时的路,既来之则安之吧。她对王伯说的几位小姐和大少爷没有一丝的想法,她听从安排来这里度过这个暑假,等她成年,等她成年了,就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了,就不要监护人,也不要寄人篱下了。

  拍了拍脸蛋,柳柳把这些思绪赶出脑海,又恢复了刚才平静的心态,一步一个台阶向上走去。

  顾家在深山里建了一处宅子,面积不算大,却是古色古香,房子整体结构由木头构成,小小的一个二层楼,该有的东西一样不少,据说顾家老爷极度宠爱老大,当顾云深决定来这里久住,顾老爷就费劲心思和人力把这栋原来的小破楼买下来整修成现在这样,为了让顾云深住的舒服,不惜重金给这里打井通水,挖管道什么的,差点整出个景区,要不是自己的儿子喜好清净,都可以直接开发当景区了。这就变成了顾云深的长住之处,顾家的两位小姐非常喜欢自己这位大哥哥,只要有时间就往这里跑,但是住不了两天就要回自己家里去,深山里面没有电视没有网络,第一次来还有点新鲜劲,后面来就真的是为了引起自己大哥哥的注意。

  柳柳跟着王叔走到宅子门口,抬头看见门口站着2位女孩,一个女孩扎着高高的马尾,看起来自信又高傲,另外一位女孩扎着2个丸子头,非常的可爱迷人,两位女孩都很漂亮,跟柳柳的美是不同的,如果说柳柳是山茶花,那么高马尾女孩就是玫瑰,美且带着刺,不管你留不留神,都会扎着你,而丸子头的女孩就像一朵罂粟花,看起来无害且迷人,可眼底的阴沉之色出卖了她,她是有毒的。柳柳自然没注意到这些,她抬头看到这两个女孩,心里叹道:顾家的女儿很漂亮。王叔对柳柳介绍到:“柳柳小姐,这位是二小姐,这位是五小姐,她们都是来这里度过假期的……”王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扎丸子头的姑娘打断了:“什么小姐,王叔算哪门子的小姐,不过是一个穷酸诗人的女儿,配不上小姐这个称呼。”王叔尴尬的笑笑:“五小姐,老爷吩咐我带柳柳小姐过来,我先带柳柳小姐上楼看看房间。”说罢,就带着柳柳往里走。柳柳本来想打个招呼的,毕竟寄人篱下以后相见的机会只有多,但是没想到这位五小姐美则美矣,却如此粗俗没有礼貌便也不想去搭理,她虽然寄人篱下,但也有自己傲骨,不会去向谁低了头,自己就是诗人的女儿,况且她一向以自己的父母为荣。这五小姐说话这么不待见自己,自己也不必去跟她争辩什么,等到成年了,就可以离开这里。如此想着,她冲高马尾点了点头,便跟着王叔进了屋子。

  就听身后嚷到:“二姐,你看她什么德行,一点礼貌都没有,不会跟人问好啊,她算个什么东西,就她也配……。”“云馨,好了,外面冷,我们也进去吧”顾云溪打断到。顾云溪顾家的二女儿,被母亲宠着长大,公主一样的活着,只要她开口,她的母亲什么都答应,唯一怕的就是父亲。从小的肆意妄为让她眼里容不下任何人,除了她看的上眼的,其他的对她来说都是蝼蚁。“馨儿,不急在这一时,往后咋们慢慢收拾她。”顾云溪很讨厌柳柳,没见她之前她就讨厌她,见了之后她便更讨厌了,这个像水一样温婉的女孩子让她心生厌恶,可是名媛的教养让她忍住了口出恶言,她要维护自己顾家大小姐的形象,而云馨,她还小,自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童言无忌。顾云溪揉揉了额头,拉着顾云馨的手也跟进了房子。

  顾云深在书房练他的书法,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已经被临摹了无数遍,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也毫不关心,雨后的遮阳从窗外照射进来,洒在他的测验,翩翩公子温润如玉说的就是他没错了,顾云深很瘦,指节分明的手紧握着毛笔一下一下的写着,蓦地他停下了中的笔,皱了皱眉头,他知道那个叫柳柳的女孩子过来了,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未婚妻,一个他也并不在意的未婚妻,父亲从小就告诉他,他是有未婚妻的人,不能随便跟其他的女孩子谈恋爱,父亲多虑了,他对恋爱这种事情一点兴趣也没有,不光是恋爱,对那偌大得家业也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只想淡然流水般的过这一声,在这深山里,他喜欢看书看花看流水,看动物,看日出日落,看生命的绽放,生命的消逝,周而复始,生生不息。不想去管那一大家子的琐事,不想去争那些虚名,他静静的在这里,感受自然,感受这里的生态循环,他内心像古井般平静温和。想到柳柳,他有一丝丝的波动,这个从小就伴他长大的名字,父亲时不时就要提醒他,他准备去看看,这个让父亲十多年都不忘记提醒他得女孩子,他放下手中的毛笔,理了理衣服,走出书房。

  王叔带着柳柳进了门,正准备上楼,突然看到二楼左侧有一名男子出来,王叔停下了脚步:“大少爷,这位是柳柳小姐”顾云深没有说话,眼睛看向柳柳,柳柳其实心里并不想和这位顾大少爷对视,她在5天前才知道顾家和父亲是世交,而自己还有个天之骄子的未婚夫,柳柳当时无心这些,心思全部都在母亲的身上,现在想来自己觉得隐隐的可笑,自己活了16年,跟母亲相依为命,没有其他的亲人。母亲病危,一夕之间出来这么多和自己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这与父亲世交的顾伯伯变成了她成年前的监护人,这顾伯伯捧在手心的大儿子变成了她的未婚夫。也就是母亲的去世让她整个人还沉浸在悲伤里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这些事,让她无心去思考自己之后将要去面对的是什么。可是现在,这位未婚夫就站在面前,她不得不去正视自己将要面对的。柳柳抬起头看向顾家的大少爷,她没有笑,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也什么都不想说。柳柳的眼神与顾云深交汇在半空中,顾云深看着柳柳,女孩一席黑衣称的皮肤如雪,大眼睛静静的看向他,这么远的距离,他甚至都可以看见自己在她眼睛里的投影,“她的眼睛很漂亮”,顾云深想到,欲观其心先看其眼,柳家的这位姑娘不会令他觉得厌烦。顾云深点点头,对王叔说道:“王叔你去忙你的吧,我带柳小姐去看看她的房间。”说罢他有又看向柳柳,柳柳低下头咽了口口水,跟在顾云深身后,当她知道顾云深常年住在深山里时,有幻想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是温柔多情的公子哥亦或是不谙世事的病弱男孩还是高深莫测的世外高人,可当顾云深真真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想的太多,顾云深,只是看着这个人,心里默念着她的名字,就让自己刚泛起波澜的心平静了下来,顾云深,云深不知处,她知道,她能与顾云深很好的相处这必须相处的2年。顾云深带着柳柳走到她的房间:“我在书房,有事就来找我,关于柳阿姨的事请节哀,一会会有仆人端晚餐上来,好好休息。”柳柳看着顾云深的眼睛:“顾,顾少爷.......”顾云深笑了,他笑起来很迷人,但他极少笑,他突然觉得柳柳很可爱,“我比你大4岁,你跟云溪、云馨一样叫我哥哥,以后顾家就是你的家,不用这么客气生疏,好好休息”他突然想摸摸柳柳的头,这个芊细的女孩子看起来很容易受伤。柳柳红了脸,点了点头:“好。”顾云深转身带上了房门。只剩柳柳一个人在房间了,她送了一口气,这一路,无论是顾家两位小姐的咄咄逼人,还是顾云深的友好,都让她神经紧绷,现在可以休息一下了,她坐在床上,柔软的大床,铺着粉红色的床单,花纹还是时下小姑娘们都喜欢的独角兽,环顾四周,小彩灯,鲜花,粉红色的窗帘,让她整个人现在都觉得甜腻腻的,看来真的把她当做一个小女孩了。当然柳柳的年纪就是一个小女孩,可是柳柳不喜欢粉色,她喜欢淡淡的绿色,粉色看起来太腻太富华,她喜欢清静的颜色。可是这房间,她不想再去麻烦别人,住着也无妨。躺在床上,柳柳想起母亲,母亲病危的时候,顾伯伯出现在了她面前,顾伯伯看起来人很好,看她的眼光像是在看小动物,顾伯伯与母亲在病房里单独聊天,让她在病房外等候,顾伯伯走后,母亲叫她进病房,跟她讲她以后要去这位才第一次见面的顾伯伯家里去,而顾伯伯的大儿子顾云深是父亲给她从小就定下的婚事。她明白母亲是在交代后事,紧紧抓着母亲的手,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她不知道母亲和顾伯伯说了什么,不知道怎么地第一次见面的顾伯伯成了她的监护人,不知道这平静了16年的生活为什么就突然冒出了一个未婚夫来。想到未婚夫,她想到顾云深,顾云深,顾云深....就这样柳柳昏昏沉沉在床上睡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