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憨憨我吃饱了

一 憨憨生辰

憨憨我吃饱了 清垣浅眠 988 2019-08-19 00:43:58

  今天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天干干净净的蓝,云胖胖悠悠的白。匡宜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好日子里,据说是在初夏的大中午里,给他老娘热的够呛,憋了半天给他生出来的。他摸摸耳朵,总觉得有人在骂他,耳朵痒痒的。啧。

  “老大,出发了。”贴身护卫宫尘是个酷盖。

  “知道了知道了,这不是来了吗。”匡宜君正了正衣冠,翻身上马。

  今日是皇帝的诞辰,普天同庆的日子,也是他不得不回宫的日子。他老觉着今天老李头和他那美丽的娘亲该回来看看了,这都浪了半年了,再不回来,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都快不姓李了。

  宫门口,被侍卫要腰牌,憨憨不服气,正要开口——,宫尘板着脸,摸出了御赐的腰牌,大大方方的骑着马进去了,憨憨一口气憋住了,忿忿地赶到他前面:

  “朕还要你的腰牌才能进宫吗?”

  “下次用皇上的好了,臣鲁莽了。”

  “我……我不是说这个!”

  “那??请皇上明示。”

  “……再见。”

  他憋红了脸只能加快了速度,向寝宫赶去。要到寝宫的门口,就听到彩枝一声大喊:“皇上驾到!”刚刚还松松散散的宫女太监们火急火燎的赶到寝殿门口,稀稀拉拉的跪了一地。皇帝一眼瞟到了偷偷扶帽子的小太监,眼角直抽抽。

  “成何体统。”迈步走进去,还费劲儿的挤开了堵住路的小太监们。

  “彩枝,问王爷要点好茶来喝,顺便把他弄过来。”

  彩枝脚下生风,不一会儿听到一个变声期的崽崽的怒吼。

  “喝茶?他还要喝茶?要他赔我大好年华!想喝我的茶,你让他梦里喝去!”

  也不知道彩枝怎么劝的,大约一炷香的功夫,李匡义呼啸而来。有些圆呼呼的小脸蛋粉扑扑的。正好皇上换了身衣裳,明黄的锦缎,一时间高贵的令人惊诧。

  “听说皇兄找我。”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憨憨身后琉璃花瓶。

  “辛苦了哈小义义”皇帝老儿笑的贼兮兮。

  “听说皇兄要喝茶,给你带来了,今年江南进贡的白茶。”眼珠子一转看着憨憨的玉佩,样式简单,水头那是没话说,但也没啥好看的。

  “小义义,送你份大礼好不好。”

  “不要。”

  “大大大礼哦。”

  “不做。”

  “皇帝你不做?”

  “皇兄生辰快乐,该用膳了。”小义义脚下生风,皇帝老儿一脸黑线。

  皇帝坐在龙椅上,眼睛耷拉着,听小郑子把大臣们送的宝贝一个一个报过去,等的他都饿傻了。终于要结束的时候。

  小太监哆哆嗦嗦:“这件是……匿名者送的……小虎鞋一双……做工精美……”

  “呵呵”皇帝怒了,因为他不用想都知道,是太上皇他老婆送来的……从他十二岁起,他那可爱的太皇太后就一直念,小孙孙啊小孙孙。

  “呈上来。”他揪起来看了看,鞋底绣的果不其然是两个鬼脸!可恨!

  就在皇帝气的手直哆嗦,面色转青,青筋隐隐凸起的时候,小郑子大着胆子清了清嗓子:

  “开席。”

  一时间金钟响起,远播皇城各处,普天同庆。

  皇帝憨憨挖了一眼小郑子,猛灌一口酒,挤着牙缝,强颜欢笑。

  “恭贺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从长生殿内乌泱泱跪到了宫门去。

  “平身,爱卿们平日里辛苦了,今日就敞开了喝!朕旅途劳累,先行回宫了。”黄帝脚下抹油,临行前又回头绕到小义义身侧,未等小义义接收到不详的预感,憨憨来了句,“小义义辛苦了,皇兄还有要事,明日还是交给你了,老规矩。”

  “皇兄,明日!”

  不等小义义说完皇帝老儿已然从殿后绕回了寝宫,换回了普通公子哥的衣衫。

  “阿尘,走了。”

  “皇上这次这么急?”

  “他们应该还在不远处,我得去逮他们。”

  “是。”

  憨憨去寻了他们爱去的酒馆,也去了他们带他去过的点心铺子,甚至去了曾经落脚过的客栈,还是遍寻不着。

  宫尘本以为皇帝会一如从前契而不舍,却目睹了皇帝堪堪停下了马儿,马背上的年轻背影,露出了从未见过的落寞。

  “阿尘,他们还会回来吗?”

  “会的。”

  “走吧。”

  “这次去哪儿?”

  “去寻一个乖人儿,陪我守着这寂寥的皇城。”

  “皇上要找谁?”

  “谁都可以,也不是谁都可以,大抵是有那么一个非谁不可的人儿。我在找。”

  宫尘比皇帝年长了一岁有余,是个在江湖摸爬滚打过的儿郎,武功深不可测,在他心里,皇帝一直是那个当年救了被人围攻的他的潇洒少年,后来少年他爹打下了江山,少年被迫做了小皇帝,对宫尘来说还像梦一样。他见着他不断成长,也知道他背负甚多。他或许是最希望小皇帝能找到那个人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