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悬疑探险 不一样的世界之使者

早起的一天

不一样的世界之使者 满瑟 2080 2020-04-14 11:50:09

  初冬的夜晚从是来的特别快,等苏清洛从南柯带去的那家烤鱼店回到家的时候。

  墙上的时钟已经晃悠到了八九点之间

  舒服的躺在沙发上浅浅的正准备进入睡眠时。

  手机突然的就传来了‘叮’的一声,瞬间将睡的半梦半醒的苏清洛惊吓起身

  听着刚才还响着铃声的手机苏清洛伸着手将刚才随意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拿了过来。

  看着一条短信传来,苏清洛原本还以为只是什么10086传来的扣费信息。

  随意点开一看,却没想到那上面写着的竟然是‘明天早上六点记得过来上班的’字眼。

  六点?不是七点的吗?

  看了一眼之后便又合上了有些发酸的双眼心里暗道着

  随后又半睁了开来会了一条短信过去‘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

  看着消息发送了过去之后便石沉大海的一直都没有得回信,苏清洛在等待的过程中便彻底的睡了过去。

  而此时的夜晚是宁静的却也是暗藏汹涌的,夜幕下的街道之后路灯还在亮着。

  安静的街道上发出臭气的垃圾桶旁不断的传来一阵一阵刺鼻的味道,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这时从远处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随着他一步一步的走来。

  半响在一个昏暗不明的路口就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和一个正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身影。

  就在下一秒安静的空巷就传来一道骇人的惨叫声:“啊!”

  “呵,你倒是挺能跑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女人,那个高大的身影蹲下来熟练的将女人用被子包裹好便带着她起身离开了。

  随着他缓缓的离开,这巷子里好像还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一曲戏剧唱腔不断的从那隐蔽的巷子里传来:“锵~~~~”

  “看来我们又来晚了一步了”良久依旧是这个安静的巷子里,又是两道身影出现。

  看着地上的一摊血迹和一个一直徘徊在周边的一个脸色惨白身形飘虚的女人。

  一个双脚离地的身穿官服的男人懊恼的:“这已经是第九个了!也不知道他还要杀多少个才够!”

  听着男人懊恼的话,站在他身边身形修长的男人率先走了过去,看着那个徘徊不停的女人低沉的嗓音喊道“李洁。”

  听着身后传来叫着自己名字的声音,那个一直在徘徊的女人终于停了下来。

  缓慢的转过了头就顶着一脸的血迹斑斑的就看着眼前出现的这个气质清冷的男人。

  双眼带着迷茫的看着他

  见状,男人抬起手将手掌上的拿到印记覆盖在女人的额间上。

  看着随着自己的手掌落下女人原本迷茫的双眼渐渐的聚拢起来这才问道:“你还记得刚才发生的事吗?”

  “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有个人要杀我。”听着他的话女人想也没想的只是下意识的说道

  “什么人?”听着她的话男人紧接着问道

  “一个男人,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听着他的话女人依旧是下意识没有思考的说道:“他的力气好大,拿刀割我的脖子好痛,我死的好冤呀!”

  “又是一样的说法。”听着女人的话那个双脚离地的男人眉头紧皱的说道

  “走吧。”听着他的话南柯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着看了一眼即将要恶变的李洁一眼这才看着双脚离地的男人说道

  “是。”听着男人的话双脚离地的男人朝着他拱了拱身子。

  这才转过身去看着那个虽然双眼里有了神识的但是动作还是有些迟缓的女人一把收了进来。

  看着男人远走的背影也没有追上去而是就这样消失在了原地。

  次日天一早的苏清洛正舒适的躺在用一堆衣服堆成的被窝里。

  微微张开的嘴还正留着拉哈子,突然原本就通风的屋子里周边的温度骤然急速下降着。

  就算是在睡梦中苏清洛也能清楚的感受到这外面传来的冷空气,不由的就往那衣服堆里缩了缩。

  然而还没等她将有些被风吹的冷冰冰的脸焐热,身上就感觉到一凉。

  不由的卷缩着身子,梦呓了一声之后便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苏清洛!”

  随着他不大不小的声音落下,原本还在熟睡的苏清洛瞬间就从沙发上猛的坐了起来,睁着迷茫的双眼看着突然出现的张三:“鬼差大人!你怎么来了?”

  “这个是你今天的工作。”看着她还睡的懵懵醒醒的样子,张三蔑视的眼神看着她。

  说着就将一个信封装着的资料扔在了她的面前说道

  “这个可是你这个月的第一单,你可不要给我搞砸了!”说着还不忘的警告的看了她一眼说道

  “是、是、是”听着他的话苏清洛伸着双手就接过了飘在面前的单子笑的狗腿的说道

  看着她卑躬屈膝的样子张三也是摇了摇头的就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看着张三消失了苏清洛才松懈了绷着的肩膀叹了一口气的就将他给的信封看了起来。

  看着资料上的人是一个要寿终正寝的老太太,地方倒是不远。

  离着南柯的店坐公交车也不过是两个两个站牌的事。

  南柯!对了,还要上班的

  想到这里苏清洛忙的拿着手机看了起来。

  看着现在也不过才五点瞬间原本还慌张的心这才松了下来。

  这样一来一去的苏清洛倒也没有了睡意。

  看着外面还黑黑的天,苏清洛打了一个哈欠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随手一捞的就拿起了一套衣服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一边走着一边还念叨着:“今天还真是走运了,难得张三来的这么早。

  要不然自己今天有生之年的第一次上班就要迟到了”

  而此时的另一边,一片漆黑的房间里传来一道懒散的声音说道:“还顺利吗?”

  “嗯,一叫就起了。”听着那低沉着带着慵懒的声音的话,又是一道阴森的声音回应着说道

  “嗯,以后每天都这个时候去吧。”听着他的话那道慵懒的声音又说道

  “是。”听着他的话那人应了一声之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这边苏清洛洗漱好之后便走在着路灯渐渐的暗了下去街道上。

  看着除了准备着卖早点的摊主此时的街道是是一个行人都没有。

  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就往公交车的站牌上走去。

  这一大清早的不仅是苏清洛不断的打着哈欠,就连司机此时也是要喝着泡的浓浓的茶来提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