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悬疑探险 不一样的世界之使者

又是新的一天

不一样的世界之使者 满瑟 4242 2020-04-08 11:17:10

  听着他们的话一句接着一句落下。

  女人此时也是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的就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忍了一晚上,祈求了一晚上都没敢哭的女人。

  生怕自己一哭希望就全部都没有。

  然而此时心中的信念却是随着医生们的一句一句话音落下在这一刻全然崩塌。

  看着女人哭的是触人心肺的,两名医生也是朝着身后的护士使了使眼色。

  让她们将人扶了起来。

  看着女人在护士的搀扶下悲痛的离开了。

  龚明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下意识的也想要跟上去,却发现自己的脚步竟然动不了了。

  正疑惑着消失了一阵的苏清洛从楼梯的出入口出现了。

  看着她缓步的朝着自己走。来:“我能不能再去看一下”

  听着他带着祈求的话,这次苏清洛却没有再答应他。

  而是摇了摇头说道:“很抱歉,你的时间已经到了。

  你该上路了,或许你有什么话或者是东西的我可以带给你的夫人的。”

  看着苏清洛还带着青涩的脸说出的话却是坚定的,龚明站在原地失落的低着头。

  半响才又抬起了头来说道:“那就麻烦你跟她说一声,不要太难过了。”

  “好。”听着他依旧带着悲伤的语气。

  苏清洛没有在说什么而是应了一声之后便将一张黑色的符篆拿了出来。

  随后拿出火机来讲符篆点燃,看着随着符篆化成了灰。

  瞬间周边的空气就开始变的阴冷起来,不过多一会的周边便开始飘起了烟雾缭绕。

  随着这里白白的烟不断袭来眼前就出现了两个穿着黑色役服的鬼差。

  “喂,做什么召唤我们上来呀。”随后还没等苏清洛看清他们的样子那不耐烦的声音传来说道

  “就是,我们现在可是很忙的。”听着他的话另一个鬼差也附和着说道

  听着他们如此瞧不起自己的话语,苏清洛心里瞬间窜出一股无名火。

  随即张开口便瞬间认怂的说道:“呵呵,这不是我这边的任务完成了吗。想让两位大哥帮忙把他带下去的嘛,呵呵。”

  “哟,今天倒是没有闯什么祸呀。”听着苏清洛的话两名鬼差明显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对视了一眼说道

  “呵呵,这不是托了您二位的福了嘛。

  还麻烦两位给我盖个章吧。”听着他们的话苏清洛将姿态摆的低低的笑着说道就拿出了一张月勤表递到了他们面前。

  看着她递过来的单子,两鬼差相视一眼点了点头。

  这才在她的单子上找到今天的日期盖了一个章随后便是不耐烦的对着她挥了挥手说道

  “好了好了,你走吧。”说着就用着一条大铁链将呆在一旁。

  对于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的事情都还莫名其妙的龚明丝毫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套住他的双手便快速的消失在了原地。

  “慢走哦。”而听着他们的话看着他们消失在了这重重的白雾间。

  苏清洛依旧是点头哈腰的笑着说道

  没办法谁叫自己的本事不高,招惹事情的本领还不小。

  要是现在得罪了他们那之后自己要是在碰上点什么事那可不就没有一条退路了。

  一边想着一边看着刚才还烟雾缭绕的长廊此时已经恢复了平日里安静。

  见状苏清洛这才直起了背长舒了一口气这才抬脚离开了。

  等苏清洛找到龚明老婆的时候她已经哭晕在了病床上。

  看着护士替她打了镇定剂离开了,这才悄声的溜了进来。

  看着沉睡着的妇女苏清洛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告诉她龚明要交代她的话。

  于是也是很不客气的就自己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

  良久在她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困倦的哈欠之后终于是让她想到一个办法。

  激动的她一个拍手的差点没有将打了镇静剂躺在床上的妇女吵醒。

  反应过来之后立马就收回了双手看了一眼妇女还安静的躺着这才蹑手蹑脚的离开了病房。

  好半响的才又蹑手蹑脚的回来了。

  走在床边看着妇女脸颊上还残留着的泪痕苏清洛拿出了一只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笔。

  轻手轻脚就抓起她的手在上面一阵龙飞凤舞的写着。

  半响看着她手上满满的都是字,这才满意的收了手点了点头。

  “好好睡一觉吧,醒来之后又是重新开始的一天了。”面带着与她年纪不符合的慈祥的笑轻声的说着便悄然离开了。

  “不是吧,要不要这么衰呀!”站在医院的大门处苏清洛抬起头看着这漆黑黑的一片天竟然下了瓢泼大雨的也是心累的说道

  还以为今天就这样美美的过去了呢

  要是忽略了今天自己认错了人的情况下苏清洛看着这下个不停的秋雨心里暗道着

  正当苏清洛无奈望天的时候突然一辆黑色的汽车就出现了在眼前。

  随即一声‘嘀嘀’声传来

  “嘿,好巧,我们又见面了。”而此时坐在里面的人的话音也从那车内传了出来。

  “是你呀!”听着那声音传来苏清洛拿起手机将往那车里晃了晃半响才看清了坐在车里面的人。

  看着那张眼熟的脸孔苏清洛惊呼着喊道:“医生!”

  “嗯,要回家吗?这个时候很难打到车的,我送你吧。”

  看着她脸上露出的不加掩饰的雀跃男医生坐在车内看着这难得下大的雨礼貌的询问道

  “那要是不麻烦的话,就谢谢了。”听着他的话苏清洛看着现在都已经是快要天亮的黑夜没有理由拒绝道

  “不麻烦,上车吧。”听着她的话男医生说着就将一侧车门打了开来说道

  是她呀,看着苏清洛站在门外不断的搓着双臂的样子心里暗道着

  “她是谁?”一个身形修长穿着一件稍厚的衬衫外套站在一处稍暗角落里的男人。

  正是今天苏清洛跟了一天的南柯

  只见他双手插在口袋朝着苏清洛的方向问道。

  “哦,她是苏氏夫妇的女儿苏清洛。”听着南柯的话一个双脚稍稍离地身形飘忽脸色铁青的男人站在他的身旁探了探头回答道

  “哦,原来是她呀,我听说她最近挺倒霉的。”听着他的话南柯看着苏清洛站着的位置扬了扬下巴笑道

  “我还听说了她可是你带过最差的一个了。”随即看着眼前身体虚浮的男人嘴角挂着笑意又说道

  “额!这个说的确实是没错呢。”听着他的话虽然不是说他但是张三还是有些尴尬的说道

  “不过,先生我们来这里做什么?”随即为了避免他还会再说出什么苏清洛丢脸的事来拉低自己张三率先问道

  “来找折箩。”听着他的故意扯开的话题南柯倒也不再追问而是转身淡淡的说道

  “找啊折先生?”听着他的话脚步飘虚的男人不明的问道

  “你知道她们的死因了吗?”听着他不明的话南柯

  着脚步飘虚的男人脸上还带着迷茫的样子男人笑着说道

  “这个,不就是被人割喉失血过多死的吗。”听着他的话脚步飘虚的男人有了愣愣的说道

  “那你说她们是先被挖眼的呢,还是先割喉的呢。”听着他的话男人挑着一边眉看着他问道

  “这,在下不知?”听着他追问的话张三看着他倒是不明老实的说道

  “啊折知道。”听着他的话南柯双手负背依旧是兴致不高的模样说道

  听着他的话,张三这才恍然大悟的看着他宽厚的背影跟了上去

  “谢谢。”而此时坐上了车苏清洛。

  则是看着眼前这才方方的脸型透着憨厚气质的中年男医生面带浅笑由衷的说道

  “助人为乐嘛,对了,你家在哪里。”听着她的话男医生笑着的憨厚的问道

  “长安街,把我送去哪里就可以了。”听着他的话苏清洛还是有些警惕的并没有将地址说全。

  听着她对自己的警惕,男医生并没有觉得不好。

  反倒是欣的点了点头:“现在像你这样警惕的女孩子可不多了。”

  “这是对自己负责嘛,毕竟警察叔叔这么忙不一定顾得到我。”

  听着他的话,苏清洛看着他并不介意的样子脸上挂着的浅笑多了一份真诚说道

  “哎呦,真是的。这是谁踩的那么脏呀!”凌晨的夜一个保洁阿姨正拿着她的工具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入眼看到的就是在那角落里被人踩满了泥脚印不由的气愤的说道

  “对了,我们见了两次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看着苏清洛坐在一旁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玩手机。

  长相有些憨厚的青年男医生问道

  “苏清洛。”听着他的话苏清洛倒也没有藏着掖着不说。

  而是放下手机抬起头大大方方的看着他,脸上挂着的依旧是客套的浅笑说道

  “粟晋。”听着她的介绍男医生也是大方的说着

  “刚才在里面的是你的家里人吗?爸爸还是妈妈?”随后又看着她问道

  “都不是,我只是经过的。”

  反倒都是只有一面之缘的人。

  听着他的自我介绍苏清洛并没有往心里去。

  心里暗道了一句,这才看着他说道

  “经过!你不害怕吗?”听着她的话粟晋多看了她一眼问道

  “不会呀,人都会死的。没什么好怕的。”

  可怕的是人心!

  听着他的话苏清洛这回脸上不在是客套的笑而是有些释然的冷笑说道

  “你年纪轻轻,看的倒是挺通透的。”听着她的话粟晋看着她说道

  “那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能看见鬼吗?”随后又看着她问道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听着他的话苏清洛倒是有些兴致的看着他说道“怎么,医生也信这些的吗?”

  “好奇问问而已。”听着她的问粟晋看着她脸上笑着说道

  “清洛一个人住吗?”随后又看着她问道

  “不是,我和我家里人一起住。”听着他的话苏清洛摇头说道

  “哦,是吗,要是你一个人住的话那可得小心点了。

  最近市里多了很多的少女失踪的案件。

  恐怕等她们再出现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具具冷冰冰的尸体了。”听着她的话粟晋双手握着方向盘淡淡的说道

  “是吗?那确实是得注意一点了。”听着他让人瘆人的话苏清洛配合的露出了惊恐的神情点头说道

  “谢谢。”半响粟晋才将苏清洛送到了一处街道路口,看着原本下的瓢泼的大雨也停了下来。

  下了车的苏清洛微微的弯着腰看着还坐在驾驶座里的人真诚说道

  “真是不好意思,还浪费了你那么多时间。”看着此时已经快要凌晨四点的时间苏清洛有些过意不去的说道

  “要是觉的抱歉的话,不如下次请我喝茶吧。”听着她的话粟晋看着她脸上的歉然随意的笑意说

  “这个...”听着他的话苏清洛顿时有些不知该如何拒绝,僵了半响没说话

  “我开玩笑的。”看着她僵着不说话的样子粟晋笑着说道:“早点回去吧,最近夜里可不安全呢。”

  “嗯,好,再见。”听着他的话苏清洛原本有些僵持的神情也渐渐的卸了下来。

  应了一声之后这才转身就慢慢的往那上坡处走去。

  看着那道娇小的倩影渐渐消失了。

  粟晋嘴角挂着浅笑的这才启动着引擎驱车离去。

  走在小道上的苏清洛看着这天才微微的亮着,在街道上的早餐店就支起了摊子。

  感受着迎面吹来的风苏清洛不由的搓了搓有些凉意的手臂。

  这大冷的天呀,要不是为了工作谁会愿意在这大冷的天爬起床来呀!

  走在上坡处苏清洛将冰凉的双手放在了嘴边哈了一口气心里暗道着。

  这才带着欢快的脚步回到了家。

  太好了,下个月终于有工资了!呜~

  想到自己完美的完成了任务,苏清洛一蹦一跳的看着那背影别提多欢乐了。

  很快的等她回到还算温暖的家时,正准备进厨房犒劳犒劳自己饥饿的胃时。

  客厅处一道青烟就缓缓冒了出来。

  见状苏清洛疑惑的皱着眉就走了过去,就看到了突然出现的鬼差张三:“鬼差大人你怎么来了?”

  该不会是那个龚明有出什么事了吧!

  这样想着苏清洛连忙狗腿的低了一杯水给他恭敬的说道

  “来来,您来先喝水,先喝水。”苏清洛将一张用纸画成的汽水递给了他。

  看着她狗腿的样子,张三已经见怪不怪的了。

  接过了没有见过的稀奇的饮品瞥了一眼她。

  这才将这次找她的目的说了出来说道:“行了,不用在这里给我献殷勤了。

  这个是你这个月最后的单子,要是完成的好的话,这个月给你算全勤。”

  听着张三的话苏清洛一时之间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问道:“算全勤吗?那我之前失败的那些也都不算数了吗?”

  “嗯,这个是资料,你自己好好看一下吧。

  切记一定要在今天晚上十二点的时候交给我,不然的话过期不候了。”

  看着她一脸不敢相信的憨样张三鄙视的看了一眼她这才将手里的资料交给了她。

  “好好,保证完成任务。”看着他鄙视自己的眼神和摆的臭臭的脸,苏清洛却是心里更加的高兴了。

  这样一副看不起自己的样子绝对是他本人没错了。

  于是欢喜的就将他手里的资料接了过来说道;太好了,白捡了一个这么大的便宜!

满瑟

下了一晚上雨,也终于在天微微亮时放晴起来,一间充满了消毒水的病房了,一个躺在洁白床上沉睡的妇女,此时随着那天色渐渐泛白,那紧闭着的双眼此时也正缓缓的滚动着,好半响才猛的睁开了那一双有些浑浊和红肿的双眼   只见,妇女在睁开眼的瞬间猛的就坐起身子来,随即便要下床往外跑去   只是抬手之际便看到了出现在手里的几行龙飞凤舞的字眼   看着那熟悉的字迹,妇女甚至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写的是什么眼眶蓄满的泪水却是顿时模糊了视线   又是许久过后,安静的病房一声嚎啕大哭的声音又再次传来   老伴呀,我走了,往后我不在的这些年里,你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我先到下面去给你置办置办,一切要好好保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