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悬疑探险 不一样的世界之使者

有些冷血心肠

不一样的世界之使者 满瑟 4317 2020-04-07 10:45:27

  看着这里一辆一辆的只有空壳的车。

  苏清洛一边检查着一边脑海里就窜出了以前看过的惊悚电影画面。

  越想着就越紧张呀!

  原本还垂放在身侧两旁的双手,此时也渐渐的就抓起了包包里的绳索。

  正走着安静的车库突然传来‘嘀!’的一声响声。

  在这安静的周边显得有些突兀的声音。

  苏清洛顺着那声响便慢慢的走了过去。

  终于是在一处较为隐蔽的地方,看到了一辆发动着引擎的却没有驱使的小轿车。

  见状苏清洛并没有往前走去,而是远远的站在一处使劲抬脑袋。

  吊高了双眼看着坐在车里面的人,确定是自己要找的龚明。

  这才来到了一处隐蔽的角落里,闭着眼在心里默念了三遍他的名字。

  而随着她在心里默念着的声音不断落下。

  不过多一会的身边就传来了一阵阴风,苏清洛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身子这才睁开了眼。

  果不其然的就看到了站在眼前呆呆痴痴的龚明。

  看着随着寒风不断的吹来他刚刚出炉的魂魄也跟着不断的飘来荡去。

  见状苏清洛这会子倒是淡定的将手腕上的创可贴撕了下来。

  动作熟练的就将手腕处露出来的烙印盖在了龚明的额间上。

  随着苏清洛手腕上那道火红色的烙印烙在了他的额间上。

  渐渐的他原本飘虚的身影也慢慢的清晰了起来。

  身体也不再跟着寒风一阵一阵的飘来荡去的。

  刚才还毫无意识的双眼此时也是慢慢的聚拢起来。

  看着眼前站着的一个小姑娘,龚明下意识的就推了推他的老花眼镜说道:“你是谁呀?”

  “你好,龚明是吗。”听着他缥缈中带着疑惑的话苏清洛脸上露出了浅浅的问道:“你知道你死了吗?”

  “我死了!”听着苏清洛的话龚明脸上瞬间就露出了震惊的神情说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嘛,我死了怎么可能还在跟你说话呢!”

  看着他不相信的样子,苏清洛也并未多说。

  而是指了指那一辆还在亮着车灯的小车说道:“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听着她的话,龚明只是狐疑的看着她,并不打算相信

  但是余光一瞥,看到的还真是自己的车子在不断的亮着车灯,下意识的就走了过去。

  探着头看去,就看见自己正趴在方向盘处一动不动的脸色正露出了狰狞的神情!

  瞬间脑子里就涌出了一大段的画面。

  自己已经好不容易的熬到了下班,正疲惫的来到车库坐上了车。

  突然胸口处就是一阵抽痛的很快的就呼吸不过来了。

  再之后等自己醒来就看见了刚才的小姑娘了。

  想到这里龚明又快速的走到了苏清洛的面前说道:“小姑娘,你看的到我能不能救救我呀!

  我还不想死呀,我的家里人还在等着我呀。”

  听着他的话苏清洛脸色依旧是如常的说道:“很抱歉,虽然我很同情你。

  但是我并不能帮助你,不过你要是有什么心愿的话我倒是可以带你去完成的。”

  “不能呀!”听着苏清洛的话龚明明显的很是受打击。

  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跌坐在墙角里喃喃自语的说道。

  见状苏清洛也没有安慰着他,因为越是让他有希望等会他就会越不肯走。

  这样对他对自己都没有好处,最好的就是让他感觉到了绝望。

  让他知道了他在这里已经是没有了任何的作用。

  这样心死了了无牵挂对他才是最好的。

  果然不到半响原本还在低迷着的龚明。

  抬起头来目光还带着希冀的看着还站在角落里的苏清洛说道:“你刚才说你可以帮我完成心愿是吗?”

  “是,只要我力所能及就可以。”看着他自己想通了苏清洛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要是他冥顽不化的话那自己就要强行将他带走了。

  只是这万一自己打不过他的话,找来了鬼差帮忙那自己就又白干一场。

  说不准的还要破个财什么的,那可就太划不来了。

  “那,我想回家见见我的家里人。”听着苏清洛的话龚明低着头想了想说道

  “嗯,可以。不过走之前咱还得在做一件事。”

  听着他这普遍的心愿,苏清洛点了点头说道

  嗯?听着她的话龚明表示很迷茫的看着她示意的问道。

  “你去把你的头放在喇叭上,告诉别人你挂掉了。

  不然你的身体就要在这里放一个晚上了。”看着他迷茫的眼神苏清洛说道

  听着她的话龚明瞬间恍然大悟。

  是呀,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呀!

  于是,听着她的话点了点头便走了过去。

  然而在走到了半路的时候却又被身后的苏清洛喊住了:“嘿!过来。”

  “怎么了?”听着她的话龚明乖巧的走了过来问道

  “把手伸出来。”看着站在面前的龚明,苏清洛轻声说道

  听着她的话龚明虽然疑惑,但是心里却是信任她的。

  至于为什么,那可能是因为她是第一个见到自己的人。

  又或许是她的那张温和的脸天生就有一种能带给人一种莫名的信任感吧。

  看着他伸出来的手,苏清洛轻轻的在他就算是老了也还算的上清秀的手。

  轻轻一拍的这才对着他说道:“好了,你去吧”

  看着她的动作龚明依旧是莫名其妙。

  但是心里也是心急的想回去见自己的家里人,所以也没有多问的就又再次的走了过去。

  这回他倒是很顺利的就走了过去,将自己倒在一边的头轻轻的放在了喇叭的上面。

  随着龚明的动作落下,下一秒敞亮的车库就发出了好大的一声喇叭声。

  直接就将其他的摆放在这里的车子都引的叫个不停。

  听着着安静的车库里不断传来‘嘀、嘀、嘀’的声音。

  苏清洛朝着还楞在哪里的龚明招了招手轻声的说道“过来。”

  而听着苏清洛的话音落下,就算是在这吵杂的环境下她的声音也还是很清晰的穿进了自己的耳朵里。

  龚明看着她还站在原地,这才转身一步一步的走到她身边。

  “我们能走了吗?”看着苏清洛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龚明也小声的问道

  “不能。”听着他的话苏清洛更是一把的将他也拉进来角落里。

  看着她的举动龚明下意识的眉头皱了皱正想说些什么。

  就瞧见她对自己做成了禁声的动作。

  见状龚明就更加疑惑了,不过这次没有等他再次开口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还算稳重的脚步声。

  接着而来的便是一晃一晃的手电的亮光。

  看着一个保安大爷正悠闲悠闲的抽着烟就走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而随着保安大爷越走越近,苏清洛一时紧张的也忘记了龚明现在已经不是人了。

  抓着他就躲了起来。

  一步两步随着保安大爷的脚步越靠越近。

  下一秒寂静空旷的车库里保安大爷惊慌的喊声就传了出来喊道:“啊,死人了!死人了!快来人呀!”

  看着他跌跌撞撞的越跑越远了,苏清洛这才带着龚明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跟着我走。”说着便不再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从容的了出去

  看着她转变的如此之快的神态,龚明也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也跟了上去:“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是去我的家吗?”

  “不是,我们先去医院等着。你的家人们会自己过来的。”听着龚明的话苏清洛目不斜视的轻声说道

  听着她的话龚明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脸上才刚刚消散的悲伤之色又渐渐的表露了出来。

  见状苏清洛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依旧是面无表情淡淡的走着。

  倒也是半点不担心身后的龚明会趁着自己不注意悄悄的溜走了。

  而随着苏清路他们的离开刚才还安静的停车场不过片刻的就响起了训练有素的脚步声。

  而此时的某一层的医院楼道里,苏清洛正带着龚明安静的坐在了长长的走廊里。

  看着安静的这里只有昼白的灯光亮着,以及此时一间门牌上写着手术室的三个大字还亮着红灯。

  “这是我第一次待在手术室外面没有进去的,尤其是现在躺在里面的还是自己。”

  安静的有些冰冷的医院长廊里,一道带着沧桑的声音在这走道里突兀的响起说道。

  听着他带着无尽悲伤的话语,苏清洛显得异常的平静。

  看着他双手负背的站在走廊一处的窗口前,微微娄着的背是他被岁月打压过的痕迹。

  一人一飘的安静了半响。

  苏清洛才缓缓的开口像是开玩笑的说道:“你也说了,现在躺在里面的可是你自己要是。你进去了可不得把他们都吓坏了吗。”

  “再说了,其实你最为医生生老病死你看的也不少了。何故到了自己就这样想不开呢。”随后又看着他说道

  “我不是怕死,而是我真的。真的放不下我的家里人。”听着苏清洛清冷的话语传来龚明略有些激动的转过身来说道

  看着他一把年纪了还双眼含泪的模样。

  苏清洛心里也是不舒服的,但是碍于自己工作的角度她也是只能绷着脸不声不响的看着他。

  看着她小小年纪,双眼里的内容却是比他这个活了一辈子的老人都要多来的深沉。

  一时之间看着她的双眼,原本心中的不甘也渐渐的平缓了下来。

  看着他脸上细微的变化,苏清洛心里的紧张也渐渐的放了下来。

  吓死她了,她还以为他会魂变呢!

  突然安静的走廊上一道慌乱的脚步声突然传来。

  倒是把坐在一旁的苏清洛吓了一跳。

  而一直站着的窗边的龚明,听着那急忙的脚步声双眼却是蓄着泪的看着那拐角处。

  看着他这副模样,苏清洛倒是明白了。

  起身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朝着后面的楼梯处走了过去。

  随着苏清洛的身影刚刚消失,走道上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位还穿着一身朴质的睡衣出现在这长廊上的妇女。

  看着她一路上跌跌撞撞的终于是在那还亮着红灯的手术室面前停了下来。

  没有声嘶力竭,只是双眼通红的跪坐在地上无声的哭泣着。

  “老婆!”看着女人跌坐在地上,龚明缓步走了妇女身边下意识的就想把她扶起来手一伸就直接就穿透过了女人的身体。

  见状龚明一愣。

  不对呀,自己刚才明明是碰的到东西的呀!

  心里想着突然脑海里就闪过一道画面,想起刚才苏清洛又在自己的手上拍了一拍。

  想来就是这个的原因,于是这才抬头来找着她。

  却发现她刚才就已经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心中悲凉的只好也蹲在女人的身边有一句每一句的叮嘱着:“老婆呀,其实不用难过的,我们都老了,孩子也长大了,没什么可难的了...”

  听着龚明细细叮嘱的声音缓缓的传来,苏清洛明显的能感觉到他话语里的浓烈的不舍。

  但是面对他的妻子的时候却也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悲伤,仍是安慰着说道。

  歪着那毛茸茸的脑袋从那缝隙里探头看了过去。

  “唉,又是一对可怜人呀。”见此情形苏清洛随意的坐在阶梯上感触的说道

  “小小年纪你的感触倒是挺深的。”听着苏清洛的话落下一道温和的声音就从她的身后响起说道

  听着这突然在身后响起的声音,尤其是在这么安静的医院。

  饶是胆子大的苏清洛也是被吓的直接从阶梯上跳了起来,转身过去就看见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医生!”

  “抱歉,好像吓到你了。你是谁的家属吗?”看着苏清洛被吓的双目瞪圆的的样子。

  那脸型有些方方戴着眼镜的青年男医生带着抱歉的话语问道

  “没事。”听着他歉然的话苏清洛暗自拍了拍胸口这才摇了摇头说道

  “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来找我。”看着她呆呆的模样青年男医生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伸着手就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名片递给她说道。

  “好,谢谢。”听着他的话苏清洛接过他递过来的名片点头说道

  “节哀顺变。”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样子男医生还以为是她伤心过度自以为的宽慰道

  听着他的话苏清洛并没有要解释,因为要解释的话自己可能会被他送进精神病医院。

  于是对于他的宽慰点头表示谢谢。

  而另外一边随着龚明长一句短一句叮嘱落下,手术室的灯终于是黑了下来。

  原本跌坐在地上的女人也早就麻木的坐在了那冰凉的椅子上。

  随着那‘叮~’的一声传来,原本被关的紧紧的手术门被打开。

  先行出来的是一行四五个护士推着一张盖着白布的床走了出来。

  三两个医生紧跟其后。

  见状坐在椅子上的女人‘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颤巍的挪动着脚步就走了过去:“孔医生我丈夫他?”

  看着眼前的头发都开始稀疏中年医生是龚明的同事,女人开口就是沙哑的声音问道

  而听着她着急的话,看着眼前这个头发都半白的女人。

  那位被称作孔医生的男人戴着口罩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很抱歉,龚医生被送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是呀,龚太太,你多保重吧。”这是站在另一边的医生也是叹了一口气说道

  作为医生他们见过的生老病死太多了,也知道这个时候再说些什么其实都是枉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