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悬疑探险 不一样的世界之使者

还来得及吗!

不一样的世界之使者 满瑟 4238 2020-04-06 11:10:25

  听着服务员的话苏清洛这才注意到。

  原本应该是装修清冷的咖啡厅此时正飘着许多营造气氛的氢气球。

  而且那氢气球绳子的末端还系着一朵朵五颜六色的鲜花。

  这一眼望过去倒是让人怪眼花缭乱的。

  只是此时咖啡厅里还放这颇有情调的音乐。

  一眼看去又感觉气氛还是很不错的。

  一处应该是为了今天晚上的活动才特意挪出的一块空地。

  此时正有几对不知是情侣,还是夫妻正在那临时的舞池中随着悠扬的音乐正翩翩起舞。

  顺着苏清洛的方向看去,服务员嘴角挂着浅笑的便将一个六寸的小蛋糕端了上来笑着说道:“那就祝两位用餐愉快了。”

  “那么好呀,那谢谢了。”听着服务员的话苏清洛无疑是高兴的。

  但是这份高兴并不是因为可以吃到免费的蛋糕,而是因为自从她的父母都往生了之后。

  她就已经没有走过这么大的运气了。

  还真不是她自吹,而是真的是每次有什么好事落在她的头上时事情就会变得有多糟糕。

  远的就不说了,就说上半年的业绩大考核。

  明明她就有很拼命的完成了张三交给自己的任务。

  偏偏到了审核的那天那个家伙居然就把自己的单子弄丢了。

  他管着十几人,但是巧的是弄丢的就只有自己的那一张。

  要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要是没有丢的话自己应该就是上半年的业绩冠军了。

  但是到头来却是什么都没有,不仅如此她竟然还收到了阎王大人身边左右护法的来信警告。

  说什么要是在这么懒散下去她就要另外交钱去做学徒了。

  看到这封来信的时候,要不是没有钱买新手机她这暴脾气都要将手机一扔了。

  但是气归气没钱的理智还是告诉她,也不能这么样,只能无奈的认命着。

  不过像之前的那些简单好完成的任务也不是时常都有的。

  就好比如这个月张三给自己发的任务就几乎都是一些年轻的小伙子,那也是非常的不好搞定。

  很多都是还没有想开,玩够的。

  所以他们要是恶化起来变成了恶鬼自己也是收不了的。

  这样一来就难免要动用一下下面的那些伙计们,谁知道这批小年轻火气这么旺盛。

  差点没把那些鬼差们磨个半死,害的自己又是贴补了大半的家用才将他们哄了下去。

  未了他们临走前还不忘了鄙视了她一番说道:“我说,你这么菜还来做什么阳间使者呀,干脆回家洗洗睡了吧。”

  “就是呀,每次一上来就要帮你收拾烂尾,真是够够的了。”

  然而听着他们的无情的嘲讽,苏清洛也只是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递到他们陪笑着:“呵呵,几位大哥就大人有大量。

  多宽待宽待,我这不是也是没有办法的吗。”

  听着苏清洛赔笑的话和拿着她送的礼物,那些个鬼差又挖苦了两句这才肯离开。

  说来也怪了,自从那件事之后,自己的运气就一直不太好。

  不仅是工作上没有一件顺心的,就连生活中也是处处都倒起了大霉。

  不是刚交了水电费就开始停水停电整整一个礼拜。

  然而奇怪的是偏偏也只有她家是停水停电的。

  其他连着一起住的住宅区却是夜夜笙歌都不成问题。

  明明都是用的同一天线来着。

  对此苏清洛也是淡定的打了个电话给物业。

  不要怪她这么淡定,这种事要是每个月发生一次也就习以为常了。

  “苏小姐,很喜欢吃甜点吗?”看着苏清洛自从蛋糕上来之后就一言不发的盯着它看。

  龚明悠闲的靠在椅上。一手端着咖啡浅尝了一口这才翘着二郎腿开口问道

  听着他传来的话苏清洛暂时的从回忆里回过神来说道“还好吧。”

  随后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的样子慢慢的开始进入了话题问道“龚医生,你每天都要看那么多的病人。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今天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天了。

  那在结束前你最想做的一件事会想做什么呢?”

  最好就是没有什么想要做;苏清洛这样美好的想着。

  听着她的话龚明垂着的双眸先是微眯着

  随即一秒过后这才将咖啡轻放在了桌子上。

  调整好了坐姿这才看着她缓缓的开口说道:“自然是该去就去那了,人的生命本来就有限的。又何须去苦恼呢。”

  听着这个令人非常满意的答案。

  苏清洛红唇浅浅的牵起了一条线笑着说道:“龚先生还真是想的开呀,不亏是做医生的。思想都要比一般人开明。”

  听着她的话龚明挑眉看着她面带浅笑的说道:“苏小姐也挺开明的,一来就问这些问题。”

  说着便又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这才又看着她问道:“苏小姐,要回家吗,我看时间也是不早了。”

  “啊!回家呀!”听着他的话苏清洛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也才不过才十点半过。

  离着十二点还早着呢!

  于是低着头眉头浅皱着想了想这才又抬起头来说道:“不如我们去走一走消消食再回去吧。”

  听着她的主动的话龚明只是挑了挑眉倒是没有推辞。

  而是招了招手买了单之后便带着她来到一处江边的公园还真的散起步来。

  然而此时的江边除了他们俩还在不断的往里走。

  其他的人皆是都已经开始往回走去。

  半响后随着两人越是往里面那长长的小道路上走去周边就越发安静起来。

  倒是跟在南柯身后的苏清洛口中的喷嚏声倒是一声比一声敞亮起来。

  感受着迎面吹来的江风苏清洛不断的搓了搓了双臂打着颤心里暗道着。

  真是的,好好的没事说什么来消消食。

  真是没事找事做呀!早知道说去看电影好了。

  还能坐着歇一会。

  而听着身后丝毫不避讳传来的声音,龚明依旧是双手插在口袋里。

  微微的背过身来看着身后的女人不断的嗦着鼻子的样子实在是觉得有些好笑。

  这才又再次开口说道:“看来苏小姐是要感冒了呀,我看我们还是回去了吧。”

  “啊,不行不行,再等会。”看着他这已经是第四次提出要离开了。

  苏清洛跟在他身后不断暗自吐槽着想法瞬间又告一段落。

  抬起头来看着他连忙说道:“现在还早,还早我们在逛逛吧。”

  现在都十一点了,再过一个小时就是自己的工作的时候。

  现在离开那今天不就白搭了吗。

  “是吗,可是现在都十一点了呢。

  有些事情再不去做就来不及了。”听着苏清洛的话龚明转身慢慢的走近她,看着她轻声笑着说道

  “好了,今天晚上到此结束了。今天我很高兴,希望我们下次还能再见。”

  而随着龚明的话音落下,两人刚好将这江边的小路走完一圈。

  恰好回到了原点,随即说着就往他停车的地方走去。

  “欸,等等。龚先生,能不能再等等呀。”听着他的话看着他这次真的要离开的背影。

  苏清洛一边连忙喊着,一边连忙的就追了上去。

  只是看着他这次并没有因为自己挡在面前而停了下来,而是越过自己就继续的往前走着。

  见状苏清洛也只好跟着他的脚步一边倒退的走着一边说道:“不如我们在逛一圈吧。”

  “好呀,不过怕要等到下次了。”听着她的话龚明直径的上了车。

  看着苏清洛一脸还不死心的样子,将车窗降了下来。

  一手搭在了车窗边沿说着正准备开车离开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来看着她像是解释的说道

  “哦,对了。苏小姐,我想你对我可能是有误解。我并不姓龚,我姓南,我叫南柯。”

  “嗯,我知道。”听着南柯的话苏清洛双手抓着他车窗的边沿上猛点头说道

  然而却在下一秒之后脑子突然的就闪过一道闪电一般的光芒。

  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一双圆溜的双眼瞪的极大看着他就问道:“等会!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苏小姐看来听力还不太好的样子呀,我说我叫南柯。这回你可听清了。”看着苏清洛的神情慢慢变的震惊南柯脸上又挂上了玩味的笑说道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事就不送苏小姐回家了。”说着看着还扒拉着自己车窗的苏清洛。

  南柯伸着手便轻轻的将她的手拍开便毫不留恋的驱车就离开了。

  “欸,等等呀!欸~”看着车子离开,苏清洛一时之间还没有反映过来。

  下意识的就要追了上去。

  奈何两条腿怎么可能会追上四个轮子的呢。

  最后还因为跑的太快一个踉跄的就摔倒在了地上。

  等她爬起来的时候,那一辆银灰色的小轿车早就不见了踪影。

  “哇,不是吧!”看着就这样消失的车子苏清洛也是筋疲力尽的跌坐在了地上。

  “这下好了人都跑了去哪里找呀!”躺在那鹅卵石铺成的地面上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苏清洛有些想哭的说道

  “这个月又白干了!”

  这话话音刚落下苏清洛又‘蹭’的一下就从地上坐了起来。

  低着头开始翻着包包里的资料。

  看着被折叠好的纸张,苏清洛一把的就拿了出来。

  随后一张一张的借着微微亮的路灯看了起来。

  看着入眼的照片正是刚才那个自称是南柯的男人,苏清洛眉头紧皱着。

  “没错呀,就是他呀!”一边说着一边找着资料里写着地址的那一张。

  半响后苏清洛才将那被夹在最中间的那一张资料找了出来。

  随即伸着手一把就将其抽了出来。

  正高兴的想看着就看见一张照片也随着飘了出来。

  “怎么这里还有一张的?奇怪,之前怎么没有的。”

  看着落在地上的照片苏清洛一脸疑惑的就捡了起来说道

  随即借着微亮的灯光就看到了照片里一张完全与南柯不一样的脸,心里突然的就‘咯噔’一下。

  看着此时手里拿着的照片上里的男人戴着厚厚的眼睛片。

  头上大概是因为用脑过度而变得有些秃秃的头,年纪看起来正是四十来岁左右。

  而他身上穿的正是能证明他身份的白大褂。

  见状苏清洛原本还只是微微的暗自嘲讽着的心此时瞬间就沉入了底:“不是吧!这样都能搞错!张三搞什么呀!”

  随即坐在地上脑子里突然一闪的就出现了南柯之前说的话。

  这才猛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看着现在都已经是十一点过五分了。

  见状连忙抓起地上的资料滚带爬的就站了起来飞快的往公交车站跑去。

  只是看着现在都已经要进入凌晨的夜了。

  此时的公路上除了还有几辆时不时经过的大货车之外,哪里还有什么公交车。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清洛没有迟疑的就朝着医院的方向跑去。

  在这苦闷的一天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里离龚明上班的医院并不是很远。

  坐车去大概也就是十来二十来分钟罢了。

  所以等苏清洛喘着大气赶来医院的时候。

  时间不偏不倚的刚好走到了十二点。

  见状心中一惊抬脚便朝着前台处正在打瞌睡的护士跑去:“你好,麻烦能不能帮我查一下。龚明,龚医生还在不在呀?”

  听着苏清洛大喘气的话语,原本还在钓鱼的护士瞬间就惊醒了过来。

  看着她秋冬的天气都还一身大汗淋淋的样子,还以为她是出什么急事了。

  立马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语气也是紧张了起来:“怎么了,是有什么事要帮忙吗?”

  “没、没事,你就告诉我龚明医生还在吗?”看着护士紧张的样子苏清洛也知道是自己吓到她了。

  于是强行的缓了一口气之后才算淡定的问道。

  “龚医生呀,他刚刚才下班了。你找他什么事吗,要是有急事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他的。”听着苏清洛的话护士说道

  “走了!往哪里走的?”听着护士的话苏清洛更是紧张的问道

  “这个,好像是往停车场的地方去了吧。”而看着悠小七着急的样子护士也是被她感染的有些紧张的连忙的说道

  “停车场呀,谢谢呀。”顺着护士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苏清洛道了一声谢之后便头也不回的就往停车场的方向跑去

  龚明呀,你可得等等我呀。我下个月能不能吃饭就看你的了!

  苏清洛一边心里暗道着一边更是脚步加快的跑着。

  半响后等苏清洛终于气喘吁吁的来了地下停车场。

  看着眼前这里因为是晚上所以此时平时倒是更加的宽敞。

  几百平方的地方现在也不过才摆放着零星几辆车而已。

  所以她倒是很好找目标,听着这里随着自己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在这里不断的发出了细声的回响。

  路过保安亭的时候苏清洛还被保安突然的出现吓了一大跳。

  “这么晚才下班呀。”保安大爷不认识苏清洛只当她是刚下班的医生或护士热情的打着招呼说道

  “哈,嗯!是呀,是呀。”听着保安大爷的话苏清洛原本做贼心虚的紧张的想上厕所被他这样一下反倒是好了。

  应着声便开始快速的故作不经意的就往里面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