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半世碧云间

第六章 草蜢和鸡公套

半世碧云间 夜千了 965 2019-09-02 07:45:00

  ~~~~~~

  幼金循声转过身,只见有一位也是坐东洋车的女子,白衫黑裤,梳麻花辫,扬着手绢呼唤蓉姑姑。

  车夫已经给她掉回头,往这边拉过来。

  这是幼金初次见的玉雪姑姑,人坐东洋车,两旁男仆走,后面还追着一枚驼背老汉,每人手上都抱着两三匹料子。

  幼金还以为,她是一位小姐。

  她和奶奶、蓉姑姑相见重逢,可是激动得很。两家人连主带仆,还有车和轿子,全部停落在马路中央。

  旁人经过,倒是会纷纷自避三尺,绕道来往。

  这位小姐,还第一句就上前拉奶奶的手。

  “芝幼小姐,玉蓉。五年不见了,你可是几好?”

  “托赖。谦文、谦武,过来见过玉雪姑姑。”

  奶奶也是眼红红,但也没忘要求少爷们遵守礼教。

  幼金听说在冯家,身为晚辈的小主人,也要和年长仆人打招呼。

  幼金又忍不住看看女子,真没想到,她竟然只是一位姑姑?

  这么多人伺候,冯家的姑姑,好威风……不过很快,幼金又被一些玩意吸引住。

  前面有一个人,身上挂了弯弯大尾巴的公鸡套,看上去好好玩!

  他手里抛啊抛的,不知道在抛什么……哎!

  辫子又突然被捉了一下,有点痛,幼金差点没叫出声。

  可恶。

  幼金忍不住转头,两眼不欢地看卢学成:奶奶和蓉姑就在旁边看着,少爷你闹什么。

  想想怕了他,幼金就自己移开一步,却发觉已草蜢不在手上。

  准是刚才痛,想反手摸住辫子,不小心弄丢了。

  哼,幼金又忍不住瞪一眼卢学成:少爷真坏。

  小孩儿在暗暗耍闹,大人也没太理会,玉雪看在眼里只一笑,又继续和冯淑宜说话。

  “芝幼小姐,你们是回来参加老太爷的八十贺寿宴?”

  “是,绮莲……给我们打了电报。”

  “嗯,七十古稀,八十确是要大贺。只可惜,我们大人过些日子就回来,这时候都赶着买绸子做点马褂、夹子,也只能遣人提早抬一些礼去。”

  “哦,那是姐夫回来的事要紧了……这些年,家姐也过得几好?”

  幼金见主人都热乎叙旧,不太留意其它,小心思就开始使动眼珠,左看看,右看看。

  草蜢会掉在什么地方呢。

  可是甫一低头,手里又突然被塞来个东西。

  幼金松开小手,看清楚后差点没狠丢,卢学成噗的捂住了嘴。

  卢学轩就在后面,看着这两只儿暗暗的,玩来闹去,终于忍不住,别开脸去看风景。

  这时候,有几个垂头佝偻、瘦骨如柴的人,歪歪斜斜地走过。

  卢学轩上一次来外公家,听人说过,这都是些抽禁烟的痨鬼。一旦抽了洋人走私的夺魂烟,他们就无法回头,家财万贯也只有死路一条。

  卢学轩实在是难以想通。

  明明就是禁烟,明明就会害死自己,为什么广州府还有如此多的人去抽食?

  “喂,遮喂呼仁,以得呀土跑喽!”

  卢学轩还在想事情,突然就听见玉雪姑姑的老仆,朝他们喊了起来。

  呀土跑喽?这大概是京腔话,卢学轩不太听得懂,可是一回头看,就知道糟了!

  那新来的丫头阿满,不,宛晴,竟然盯住个身挂鸡公套、口吹唢呐的人,已经走出了十几步远。

  “宛晴……”

  ~~~~~~~

  托赖:过得好。

  喂,遮喂呼仁,以得呀土跑喽——喂,这位夫人,你的丫头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