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半世碧云间

第五章 草蜢与花尾渡

半世碧云间 夜千了 1099 2019-08-26 07:40:00

  ~~~~~~

  冯淑宜携子探亲,是雇专人划一只艇仔进城。初入广州府的情形,幼金很是记得。

  最记得接近口岸时,一艘轰轰无桨的船,拉着画舫经过他们的艇,行得极快。

  那画舫还起了三层,人声、杯碟声喧哗不断,船尾又是金管银丝,又是彩带萦绕,一大堆花碌碌的东西迎风飘飘。

  “阿哥,阿哥,那只大船好漂亮!”卢学成第一个惊叫起来。

  “阿大,这是?”

  比起卢学成的惊叹,卢学轩更多是惊奇。五年前,他跟着回过一次外公家,印象里好似没有这种船?

  又不见有船夫踩踏出力,后面又要拉着一只画舫,轰轰轰的就走得这么快。

  事实,别说卢学轩兄弟,冯淑宜和蓉姑当时也是看呆了。

  “船家,这是……”

  “哦,这是永成公司的花尾渡!”

  “前面那一只,是火船仔,不用人划桨踩脚踏的。”

  “你搭这个,可以搭到去香港上邮轮出埠。”

  沿江一长排泊岸的船上,不少捞鲜卖粥的店家搭讪回应。

  也难怪他们引以为豪,自从花尾渡一出,别说是外乡人入城,华侨回来也惊问不止。

  主人都看得移不开视线了,幼金和阿满,阿发、福伯几个就更不用说,上岸也都还在看,一行人几乎忘了行李。

  “阿哥,阿哥,那些人样子好奇怪!”

  甫一上岸,卢学成又忍不住叫起来。

  “那是洋人。”

  这些人,卢学轩上一趟来,是见过的。

  幼金也顺着卢学成手指的方向看去,一边道上,都是红须绿眼、卷发奇装的怪人。

  还有头戴红缨帽子、前胸后背都挂一个大字的军兵。

  一路上,叫卖的小贩都是掏了钱袋给红缨帽,又捧银子给怪人。

  “新鲜菱角、早熟莲藕!”

  “兵大哥通融下,我过几日……明日,明日就补交皇租!”

  “香芋、子姜,焖鸭一流!”

  “喂喂喂……你们这些鬼子,不问自取视为抢!你你……”

  “番鬼红茄,番鬼木薯!”

  “喂你别乱来,这些鬼子身上都有枪!”

  “荷兰水,荷兰水!”

  “没了!今天的都白做唉。”

  ……

  这就是上世纪初,被清廷授予“一口通商”,繁华热闹的广州府城。

  幼金第一次走在广州府的大路,那是榕树重重,车水马龙。

  也没走两步,奶奶就雇来了一顶三人抬的竹帘轿,两顶二人抬的藤椅轿,还有一台东洋车。

  东洋车,就是后来上海人叫的黄包车。

  幼金第一次见东洋车时,感觉新奇得很,它有宽阔的座扶,下面还有两个圆圆的大轮子,个头比她高出不只一倍。

  可惜,她不是跟在东洋车旁走的那一个。

  “汉唐,你帮蓉姑拖行李上车,福伯你跟我。”

  “是,奶奶。”

  “宛晴,你跟学轩少爷的轿;宛秋,你跟学成少爷的轿,知道吗。”

  “是,蓉姑姑。”

  奶奶说,她和阿满、阿发哥的名字都太土,一定要改。

  只不过宛晴、宛秋、汉唐这些名字,着实生口,连卢学成都习惯不来。

  “幼金,幼金。”

  “啊……少爷?”

  幼金本来在东张西望,四处好奇,冷不丁的小辫子被人捉了一下。

  “这个给你。”

  “嗯?”

  卢学成突然伸手扬了一只草蜢给她,差点吓着她。

  待反应过来后,她又禁不住欢喜地问:“少爷,这怎么折的?”

  邻家的丰收哥,从前也会折草蜢给她玩,但是没少爷的这么好看。

  幼金于是只顾弄草蜢,一边走一边玩,没再看街上各色风景……直至,后面远远有人声唤蓉姑姑。

  “玉蓉,玉蓉!”

  “玉雪?””

  ~~~~~~~

  火船仔:即小火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