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清穿民国 半世碧云间

第三章 河水蒹葭情

半世碧云间 夜千了 1217 2019-08-19 03:43:59

  ~~~~~~

  翌日,阿彩被人拖走。幼金一步步走出来时,表情都木了。

  “我不要贴身丫头!蓉姑姑你让她走!”

  “学成少爷,她和阿彩不同……”

  “不,我不要了!你们好烦!”

  幼金,被换来伺候另一位少爷,卢学轩的弟弟,卢学成。

  他和幼金第一次见,是在偏厅,两人都不情愿。

  卢学成还闹脾气,打翻了糕点和茶盘子。

  ……

  第一次伺候起床,幼金是莫名地害怕。

  “学成少爷,要起身了……”

  “不起!”

  “可是……”

  “我还要睡,你出去!”

  卢镇齐定的晨省时辰,幼金只知道要遵守。学成少爷却没一回事,她完全不知该怎么好。

  又不敢再叫他,又不敢走,只能自个守在床尾帐旁,悻悻地哭。

  “你哭什么啊!”

  “学成少爷,我……”

  “别哭,你好烦!”

  他不知道,幼金听说了阿彩,被扔荒野喂狗……

  每一个时辰,都似乎要去见阎罗王。

  “学成少爷,你去哪儿?”

  “我就这水涌边玩玩,你别跟着,你好烦!”

  南方乡土,一滩河水白,两处蒹葭长。小孩子跑下去,转眼就不见影。

  “学成少爷,你等等我!”

  “学成少爷,你在哪……”

  幼金又想哭了,跑丢少爷,她是不是也要被关柴房,或者喂狗。

  “学成少爷……少爷……”

  “你别吓我,呜呜……”

  谁知突然之间,“啊哈!”卢学成一下在芦丛里冒出来,泼出大片水花。

  “……”

  幼金定定盯着他,好似一时反应不来。

  突然,幼金哇哇大哭,小辫子一甩,就往河里大步走下去。

  “喂,你怎么啦?”

  卢学成摸摸后脑勺,以为吓傻她了。

  “喂!再走,你就掉下去了。”

  “喂!”

  幼金一边大哭,一边奔走,头也不回。她想明白了,她迟早要死。

  卢学成眼见她一脚踏空,整个人扑腾去了深水处,不免心慌起来。

  “喂!你这是玩什么?”

  “你给我回来!”

  阿爸,阿大,为什么要弟弟,就不要我……快要顺水被冲去的一刻,颈项被强力的手臂揪回。

  卢学成第一次玩水,玩得这么辛苦。

  幸好他没哥哥坐得住,日日打狗追雀,下水摸鱼,体力远胜一般的七八岁孩子。

  “呼……呼……”

  饶是力气够,他将幼金拉回来,也大字形仰在地上喘气,一身常服湿了透顶。

  幼金侧过身来,有些认不出人地似看他,只见夕阳映红了他浅麦色的脸。

  “少爷。”

  “你这丫头以后不要乱跑!会死人!”

  ……

  又一日,雨后风清。

  “喂,我去放纸鹞,你记得阿大问起,你怎么说?”

  “少爷,少爷一直在房温书。”

  “不错,赏你桂花糕。”

  卢学成一溜烟跑了去,也不带人,幼金吓得反锁自己在少爷房。

  要说卢氏的家风,以前是很严。可惜男丁愈薄,至卢镇齐一代,还要招婿入赘来旺香火,家规教训,亦然日渐式微。

  卢学轩生在父亲辞官之前,七八岁时,家里还请过先生。

  卢学成就不同了。卢镇齐辞官后,每日不是被请去乡衙,就是去祠堂,村务大小缠身,没空管教。

  邻村本来有一个卜卜斋,前年饥荒,先生也走了,卢学成就只得哥哥来教一下。

  只是,卢学轩比他年长不几年,心性又纯正恬静,哪里管得他住。

  他便被养成一只猴子似的,捉田鸡、摸游鱼,拉弓打雀四处去玩。玩到黄昏,他就爬墙回来——喵。

  幼金一听声,立即开门。

  ~~~~~~~

  纸鹞:风筝。

  卜卜斋:书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