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是你的小粉猪

我只喜欢你

我是你的小粉猪 安九日 1871 2019-08-16 17:56:25

  “star小雪花,我只喜欢你。”艾雪的耳畔传来熟悉而又动听的声音,下意识,艾雪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处境。

  咣当一声,整个人因为一只脚悬空而摔了下来。

  女子眨巴了一下昏沉的眼睛,耳畔依旧回响着那句温柔的“我只喜欢你。”

  它似从天外之空而来,风为它的坐骑,花香为它的伙伴,来到了女子的耳畔。

  响彻着“我只喜欢你。”

  女子抖动着肩膀,眼泪忍不住喷涌而出,没有人知道这名女子为何像八爪鱼一般,好无形象的躺在柔软的的草坪上。

  也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抽了什么风。

  女子心想,是他吗?这个声音?是他吗?

  眨巴着昏沉的眼睛,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她好像已经有3年之久,没有在见过他了,她真的,真的好想他。

  下一秒,一吸一呼,细微的呼吸声中富着规律,女子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融于自然,阳光轻轻挥洒着,挥洒在女子身体上每一寸肌肤,彷佛在照亮她的灵魂,彷佛在告诉她,世界永远拥抱着你。

  她原来是睡了过去。

  原来,她在房间里混着酒喝下去的白色药粒并不是治疗抑郁症用的,而是安眠药。

  梦中,出现了,那一年初见顾北时的场景。

  那一年,艾雪刚上高三,她的父母像中国千千万万的父母一样,望子成龙,父母热切的期望,将小雪送往了补习班的道路,也就是这样,有了她和他的第一次相遇。

  推门,映入眼帘的是一间不大的教室,特别明亮的白灯,白板,座位上坐着隙隙松松的学生。

  女生随便做了靠后面的一排,那一排空无一人,也异常安静。

  一名看起来黑溜溜的,身高中等的中年男子,露出一排大白牙傻傻的说道。“大家好啊,我姓夏,名白,大家习惯叫我小黑老师,哈哈哈哈哈哈哈,因为我肤色较黑。”

  满堂欢喜,“知道,知道,小黑老师嘛”,“我们都知道嘛,咋还介绍上了。…”学生们咋咋呼呼回答道。

  “呀,这不是这学期来了许多新面孔嘛,我介绍给新同学听的。你们准备准备,马上,人到齐了,就开始上课。”小黑老师笑嘻嘻的回答道。

  教室里充斥着细微的交谈声,一些人陆陆续续进入教室,小雪的旁边,仍空无一人。

  哐当一声,她旁边的位置上放下了一个黑色阿迪的运动书包,心惊了一下,抬头一望,心脏咚咚咚。

  她心里想,妈妈,我终于遇到了我的理想型。心跳持续加速。

  明亮的白炽灯,映在他的脸上,亮闪闪的星星眼睛,一下子恍了她的心神。

  脸上的汗珠顺着脸颊落下,男孩衣服上散发出丝丝的洗衣粉味道夹杂着丝丝汗味。

  男孩小心翼翼偷偷撇了一眼旁边的女孩,女孩端端正正坐在那里,男孩心想好安静一姑娘,他瞥了一眼女孩手中的课本。心中哀叹到,苍天,又要学习了。

  “顾北,暑假学习了没有啊?嗯?”那名黑黑的老师问道。

  “呀,学了,学了,要不你上课检验检验,学的老好了。”男孩调皮而又开心的声调传入她的耳中。

  心中暗想,原来他叫顾北,原来他的声音也如此好听,原来他之前就在这里上补习班。虽然当时她表面淡定,但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课堂上,男老师幽默有力,时不时划一下白板,时不时露出一排大白牙,憨憨的笑着。

  “顾北~旁边的女生回答一下这道题,你是刚来的吧?看一下你的知识储备哦。”小黑老师用幽默而又圆润的口气问到。

  内心略有一丝紧张,手暗暗握紧了笔,微微抿了一下嘴巴,悠悠道:“因为知道了两个式子,将两个式子所有未知数,全部化为首项和公差的形式,求出首项和公差,代入求和公式即可。”

  “不错不错,思路很清晰。”

  小黑老师夸了一波思路后,继续呱呱不停的开始讲解知识点,习题。

  她的内心却因为回答了问题,而害怕,紧张,不知所措。

  不知道他听到了我的声音,会不会喜欢我的声音类型,也不知道我的长相是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也不知道…,一大波思绪在她脑海中飘过。

  她甚至在寻思着,要寻找一个什么借口来问他qq,内心想我要不要这样说“你好,同学,以后,我们在一个补习班了,加个qq,以后交流啊”。

  可是总觉得,太明显了,像搭讪,无论怎么想,怎么组织语言,最终还是没有鼓气勇气开口。

  果真,女人,一遇到喜欢的人,会和平时不同,会怂的一批,亏她初中时还想着,以后要是遇到一个喜欢的,一定像袁湘琴一样般勇敢,持之以恒。

  可现实操作,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嘛,完全不敢开口,现在的女孩像极了偷看邻居家吃的,留着口水的小屁孩。

  明明对待其他人很厚脸皮的啊。现在好不容易遇到喜欢的,反而矜持引领这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

  扬声长叹,一节课下来,也没敢和他说一句话。

  殊不知,往后高中岁月,他只是在女孩眼前匆匆一现,再也没有合适的时机和他讲话。

  她与他的初见,在小雪梦中一一闪过,嘴角微微上扬,满足而又兴奋。

  “hey,mom,her mouth is moving slightly.”稚嫩清脆的娃娃口音拉扯着她回到现实,睁开眼。

  干净深邃,彷佛装满着星辰大海的蓝湖色眼睛一动不动盯着她。

  女人咧嘴一笑,小孩也咧嘴一笑。世间美好,莫过于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