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废材逆天之魔帝别挡道

第四章 惹上妖孽男(二)

废材逆天之魔帝别挡道 沐绝殇 2063 2019-08-18 20:59:09

  想归想,不过这银针看起来不错,于是南宫玥连忙接过银针,材质非常好。

  和现代的玄铁差不多,但又比玄铁的质量更好,更有光泽和硬度。不愧是有钱人,南宫玥心中默默吐槽。

  若是把这套银针作为报酬也不算过分吧,反正这人那么有钱。于是南宫玥把视线向独孤尘。

  独孤尘看出南宫玥的心思,便说:“若能压制我这毒,这套银针便赠予你。”说完竟又晕了,南宫玥无语抚头,:“这人不会是强醒的吧,都这样了还强撑。”

  刚才发现独孤尘中毒了,是因为独孤尘吐出的血是黑色的,而南宫玥这一把脉便发现这毒极其霸道。

  而且这毒已经深入骨髓,这毒不会立即毙命,而是每月十五月圆之夜就会毒发,毒发时,一会置于烈火之中,一会处于极寒之地,冰火两重天。

  而且这药除了解药,其他的药无用,中毒初期用高级解毒丹还能缓解,但是到了后期,高阶解毒丹也无用了。

  毒发时不仅要承受疼痛,而且修为大减。直至被烈火焚心而死或被极寒冻死。

  南宫玥不禁想:这人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被人下了这么霸道的毒。

  不过既然是交易,她南宫玥就一定会做到,才不会管交易对方是谁,毕竟她自己作为杀手,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好人。

  何况这世上的是非对错,谁又说得清呢,她只需要跟随自己的心走就好。

  而且在这个大陆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过度的善良只会让你身处险境,她才不是圣母,拳头硬才是王道。

  南宫玥将一根根银针小心的插入独孤尘的穴位上,随着独孤尘身上的银针数量增多,南宫玥的额头上也渗出许多汗滴。

  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了,体力已经快到极限了,直至最后一根银针插入,南宫玥已经双手无力,头脑发昏。

  但这还没有结束,过了一会儿,独孤尘的脸色有所好转,南宫玥便把银针一根根拔下来。

  拔完之后,南宫玥直接昏睡了过去。在南宫玥睡过去不久,独孤尘便醒了,洞外已经黑夜了。于是边拿出一颗夜明珠照亮。

  看着身旁睡过去的南宫玥,独孤尘竟然看得有些失神。其实南宫玥长得并不出色。

  姿色顶多算个清秀,而且身体瘦弱,皮肤暗黄,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但是独孤尘看见南宫玥睡得如此香甜,而且是因为为了救自己才如此劳累,心中便莫名的心疼。

  于是从空间戒指取出一床被子铺在地上,抱起南宫玥放在上面,再取出一床被子盖在南宫玥的身上。

  眼神再扫到南宫玥额头上的伤口,心中便有怒气上升,是谁这么大胆伤了她!

  不过独孤尘突然发现南宫玥头上的伤口竟在慢慢的恢复,于是嘴角上扬,周围的气温都上升了不少。心想:你这女人身上的秘密可不少啊,真是一次又一次给我带来惊喜呢!

  而这时独孤尘的侍卫追风正巧赶到,便看见独孤尘对着一个瘦不拉几的女人笑,追风的世界观快崩溃了。

  之前那些势力送了不少美人过来,主子都拒绝了,并扬言若是再送女人过来,便准备那些女人的葬礼吧!

  而且主子从来不准别的女人靠近他三尺之内,轻则断手断脚,重则丧命。这让好多人认为主子是断袖。

  追风跟随了独孤尘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女子靠近主子三尺之内不死,而且主子还对着那女人笑了。

  这就算了,偏偏对象还是个要身材没身材,要容貌没容貌,要实力没实力的女人,难不成主子好这口。

  这些话要是让睡着的南宫玥听到了,还不被气醒,老娘我招谁惹谁了我!被你这么埋汰。

  察觉到异样眼光的独孤尘,转身便看见追风一副惊讶的样子,此时独孤尘已然成了一张冰块脸,如今毒被压制,身上的气势更加强盛,寒气逼人。

  追风感到独孤尘的变化,连忙单膝跪地,恭敬的说:“属下失职,中了那帮人的圈套,害得主子身处险境,请主子降罪!”

  追风口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这才是原来的主子,强大的压迫感让人忍不住臣服。

  只见独孤尘说:“罢了,那群人既然知道了我中了毒,就算今日不追杀,下次还是会追杀,如今毒已经暂时被压制,是时候回去清理一下杂鱼了。”

  说完便在南宫玥身旁放了一瓶八品疗伤丹,在山洞周围设了一个结界,里面的人可以出去,而外面的人进不来,除非那人能破的了独孤尘的结界。

  做完这些便消失在了黑夜中。只剩追风一人在风中凌乱。

  主子刚才说毒被压制了,那毒不是连八品的解毒丹都压制不了吗?怎么就被压制了呢。

  突然想到之前看到的种种,不禁联想,该不会是这个女人压制的吧,若真是如此,那主子喜欢这个女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如此看来,我很快就有主母了,那些断袖谣言就不攻自破了。想罢便运起灵力跟上独孤尘的步伐。

  而南宫玥这一睡便是天亮,醒来发现没有独孤尘的踪迹,心想:忘恩负义的家伙,连声谢谢都不说就走了。

  突然南宫玥发现自己睡在被子里,还有旁边的丹药,一下子懵了。

  那人这么好心,不仅给我被子,还给我丹药?南宫玥打开丹药瓶,一阵清香扑鼻。

  南宫玥没有多想边吃了一颗了下去,因为南宫玥一眼便看出这丹药没毒,相反还是疗伤圣药。

  一吞下丹药,身上的伤便以肉眼的速度恢复,不一会儿伤口便痊愈了。心想:这丹药还真是神奇,比现代的药好多了。

  说吧便起身,皱眉道:“隔了一天,不知道家里又出什么幺蛾子了,现在是时候回去算算账了。”

  准确来说南宫家也算不上她的家,在母亲身死没过多久,再测出原主是废柴之体,南宫昌那个渣男立马就放弃原主,连个葬礼也是敷衍了事。

  这种人根本不配做我的父亲,最主要还是紫灵现在还在南宫府,得回去看看。想罢便飞速朝南宫家赶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