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汐海亡阳

惊艳

汐海亡阳 赤聿 2069 2020-02-15 12:05:09

  又到了星期一,俩姑娘结伴而行去上学了,穿着黑白校服,不得不说,这俩人发育极好,尤其是余汐,十一岁的年纪,那个子比同龄人高了一个头,纤细又苗条,再由她那明艳的小脸一衬,整个人完全不一样了,不过啊,她这身材长相与她的性格完全不服,活脱脱一个假小子,上课翘二郎腿,下课追着男生打,极其调皮,别看她这样,其实余汐的胆子很小,尤其是看见数学老师,分分钟就是一个小乖乖这演技,服了。

  再就说林若知,她那气质,超乎别人的想象,在同龄人中,她最突出,寡言少语,从不理会其它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大家平时都和她不是很亲近,但是态度大家都是很友好的,有问必答,她胆子也很大,老师什么的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怕啥怕,作业不会写,顶多就是暴打一顿,又不叫家长,怕啥玩意儿。这余汐和林若知俩人也不知道怎么玩到一起的,从小时候就可以看出她们性格迥异,现在她们俩越来越像姐妹了,其实也是,本来家里的爸妈都是朋友,俩人一起长大,那从小玩到大的感情在呢,也不为过,不是姐妹胜似姐妹,两朵姐妹花,又鲜又艳。

  到了学校,俩人各自去了自己的教室,和同学们打打招呼,开始了一天的课程,早上像往常一样平淡,该上课上课,该打闹打闹,不过,中午倒是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余汐吃完午饭,回到教室,和班里大部分已吃完午饭坐在课桌上的同学们打招呼,余汐的后桌是一个女生,这个女生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有点小坏,但对班里的同学们都很好,名字叫张晴,个子比余汐小半个头,长的还可以,脸蛋白皙,头发可能是营养不良,有点干枯,颜色自带天生黄,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一种泼辣,这丫头据她说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爸爸妈妈离婚了,都不管她,爷爷奶奶年级大了,也不太能管的住她,班里的大部分女生和男生都不太喜欢她,说她一股穷酸样儿,还时不时地追到别的班里,和别班的男生调笑,在这个00后的早熟世界,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在这个叫张晴的女同学身上体现的淋漓至尽,同样,今天中午的小插曲也是在张晴身上发生的,余汐所在的班级是三班,隔壁二班的一个女生看不惯张晴,要叫人打她,那女生看模样也不是个好惹的主儿,扎着长马尾,留着斜刘海,那时候总是觉得留有斜刘海总是很酷,男生也不例外,所以,这个发型在他们的那个小江湖里很流行,余汐本来是要留的,结果,她妈骂了她一顿,把她拎到理发店,直接剪了一个齐肩的短发,顺便还弄了个空气刘海,还别说,余妈妈审美是真的不错,这发型衬得余汐越发好看了,学校里也有很多男生喜欢她,跟她表白,可余汐理都不理,因为她妈妈说了,不能早恋,尤其还是小学,小屁孩一个,懂什么是谈恋爱吗,余妈妈可能还不知道的是,在这个00后的江湖里,早恋什么的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这两个女生都不是善茬儿,斜刘海的女生叫来的是六年级的老大,张晴叫来的是五年级的老大,因为是中午,老师们都回家吃午饭了,现在不可能来教室,所以,这帮刺头儿就在余汐的后桌的地方相会,当她们一群人争执时,有一个人姗姗来迟,他没有穿黑白的校服,因为是夏天,他穿着一身黑T恤,棕色的长裤,耐克运动鞋,发型也是超前,那个发型余汐不知道叫啥,据林若知所说是飞机头,双手插兜,整个人配上他那突出的长相,整个人又帅有痞,尤其是那眼睛,深邃的眼眸,狭长的睫毛,整个人帅呆了,确实,班里的大部分人都因这个男生的到来而感到惊喜。——余汐的目光定格在了男生经过他课桌旁的那一刻,不过,余汐并没有像小说中的女主一样一见倾心,而是在心里讶异,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看到的长的最好看的一个男生,她从来都不觉得在这个学校会有这么好看的男生,余汐的心跳了一下,不过,也就那么一下。两帮人相互争执,这个帅帅的男生是斜刘海女生那帮派的,张晴这方是五年级帮派的老大,胖胖的一个小男生,个子和余汐差不多高,就是肉肉多了一点,还挺可爱,这场仗张晴这方是没有胜算的,因为对方是六年级的老大,其他的先不说,就这男生狂的姿势来看,肯定打不过,最后,张晴发挥了她那张能说的香肠嘴,最后,以和解结束了这件事,两帮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教室,他们一走,教室又恢复了安静,不是大家不想说这是,而是害怕被张晴听到打她们,因此,大家很默契的保持沉默,毕竟,沉默也是一直美德。夏天是很美好的一个季节,农民伯伯们在田里劳作,偶尔的一阵微风吹得他们心旷神怡。小姑娘们穿着裙子漫步在金色的田野中,与蝴蝶,花朵为伴,实在是一副极美的画卷。

  当然,那是乡村的景象,城市里的孩子们早已与她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很多很多的零花钱,还有好吃极了的汉堡,还有爽口的可乐,在城市孩子的眼里,这些都是习以为常的,而乡村里的孩子们很少很少见。这些都是张晴在和余汐聊天时对她说的,其实,张晴这孩子不坏,她爷爷奶奶为了让她考个好大学,把她从乡村寄付到了她城里的叔叔阿姨家,城里的叔叔阿姨并没有张晴想象的那么好,他们让张晴住在杂物间里,对,他们只是给张晴提供一个住所,连饭都不给吃,难怪张晴平常花钱很节俭,几乎都不吃零食的,因为爷爷奶奶年级大了,除了政府发的养老金,没有其它的经济来源,只能靠捡废品给张晴寄生活费,在寄来的生活费中有一半是进了张晴表哥的口袋中,她叔叔阿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也不说,毕竟家里只有一个儿子,不疼他疼谁,况且寄人篱下,张晴就只当是给她们的住宿费吧,这些情况余汐是不知晓的,她只是看不下去平常班里的人对她的态度,还有张晴平常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吃零食,于是乎,余汐总会吧余妈妈给她买的薯片和面包分张晴一半,张晴总是受宠若惊般的对余汐说,“你为什么要每次都给我分享你的零食啊”,余汐不好意思说,一笑而过,自然而然,两人的关系总是比同学之间的关系要近一点,但是余汐并没有把张晴当朋友,因为有林若知,不然林若知知道了是会吃醋和生气的,张晴是知道的,她有一个发小,既然如此,张晴也不会强求,同学就同学吧,毕竟小学,即使她们再早熟,也没有六年级的姐姐们早熟,玩心还是很重的,余汐她们最喜欢玩的是“沙包”,什么是“沙包呢”?沙包就是用布缝成一个圆形或正方形的形体,然后在里面装上麦穗,为啥要装麦穗,如果要装土或沙子的话,打到人身上是会很疼的,麦穗刚刚好,能扔的过去,也不会疼,因为城里没有麦穗,是张晴让她的奶奶给她缝了两个寄过来的,一个是送给余汐的,另一个是她自己的,两个都是正方体,颜色不一样,余汐喜欢蓝色,张晴便把蓝色的送给余汐了,余汐很珍惜的把这个沙包放在了她的抽屉里,而对于农村的孩子们来说,沙包这玩意儿不足以为奇,只要想要,家里的大人们都会给她们缝的,打沙包这个游戏是张晴教余汐怎么玩的,规则很简单,人数必须三人以上,三个人的话就是这样,在一大片空地上,这地儿宽敞就行,三个人石头剪刀布,谁赢了谁就被打,至于怎么个打法吧,待我细细与你们道来,第一个赢的人站上下两条线的中间,其余两人石头剪刀布,第二个赢的人排在第一个赢的人后面,当然,两人首先要把第一个打死之后才会轮到第二个人,两条线直接的距离不能太远也不能太近,人少的话,八九米差不多够,人多的话就得扩大距离了,不然没地儿去,其余两个人的前面分别有两条线,他们扔沙包时不能超过那条线,也不能踩到那条线,这是规则,两个人的目的就是把沙包扔到中间那个人的身上,但绝不能让中间那个人抓到沙包,如果抓到的话,就有了复活的机会,抓到几次就有几次复活的机会,当然,如果沙包蹭的中间那个人的身体,只要不被他抓到,那就是被打死了,就轮到第二个人了,第二个人完蛋,就轮到第三个,第三个完蛋就又轮到第一个了,以此类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