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甲甲追爱记

第四章丈夫林恩澄

甲甲追爱记 蛤米娅 1768 2019-08-27 21:15:48

  “站住!你是我丈夫?”我厉声喝道。

  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结婚”已经是晴天霹雳,更何况面前的丈夫貌似还对自己百般厌恶。

  他停住脚步,手帕继续紧紧捂着口鼻,并没有回答我,连身体都懒得转动,很无理的“哼”了一声,好像在嘲笑我的明知故问。

  我图甲甲纵横情场十余载,虽然最后一败涂地,但也不曾受过男人这样的气。

  我一下子从病床上蹦起来,两步三步跨到他面前,堵住他的去路,从他手里抽出手帕揉成一团,狠狠砸在地上。

  “这位先生,你好,虽然你英俊潇洒、气宇不凡,不过不好意思,我不是你妻子,也没兴趣跟你柴米油盐鸡毛蒜皮过日子!但麻烦你讲话态度端端正,呆不呆在这里是我的事情。轮不到你对这帮白大褂指手画脚!”我仰起高贵的头颅,恶狠狠地望着那张好像巴不得我死的脸,心头飞过一百只草泥马。

  男人眉头皱得更紧,没了手帕,他右手握拳挡在口鼻处,好像我是什么特别肮脏龌龊的东西,还本能的倒退了两步,刻意与我保持距离。

  他左脸的肌肉抽动了一下,勾唇似笑非笑道:“我们之间没有柴米油盐、没有鸡毛蒜皮!”

  “那有什么?敢情我欠你的贷款要到期了还是怎么滴?”我也学他的样子,一脸不削地讽刺道。

  “失忆?新的花招?”男人不耐烦的轻咬了一下薄如云翳的嘴唇,面前女人完全没有了较弱无能的模样,她的表现让他既惊讶,又不满。

  “花招?我说这位先生,姐姐我跟你不熟,还用不着跟你玩花招!你可能觉得自己高富帅,做你老婆的人都得去祖坟上上高香。不过……”说着,我踮起脚尖,一把拎起他衣领,眯起凤眸,厉声继续道,“不好意思,首先,我不是你老婆,其次,即使你家里有矿,姐姐也不是那种会对你卑躬屈膝的人,所以,请你以后别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不得不说,自从得了精神病,我仿佛整个人都精神多了,尤其看男人,一眼便识骡子还是马。

  虽然作为一名大龄剩女我曾无数次幻想户口本上从未婚改为已婚,但我向天发誓这辈子从没幻想过莫庭生以外的任何一个男人。

  如今,从天而降的高富帅,除了高、富、帅外,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价值,我只想回归图甲甲,即使回去受伤,也只想回到属于我的世界。

  好像话都被我说话了,他只是夹紧眉头,冷冷的盯着我,细长的眸子里有一种深不见底的神秘。

  他招了招左手,身边的秘书迅速递上一封文件。他看也没看径直将信文件压在我的手里,寒口道:“既然如此,那今天就把事情了结了吧。”

  我低眉一看,文件封面上赫然写着“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

  “没想到你今天终于想开了,既然想开了,事情就简单了。”他说话得意的模样好像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我是不是掉进了什么陷阱?他的神情,他的表情,明明是蓄谋已久啊!难怪刚刚问我能不能动、能不能写字什么的,敢情我借用身体的这位妹子一直吊着这位大哥非要跟他白头偕老,而眼前这位帅哥早就想跟她分道扬镳?

  我脑子有点乱,不知道该怎么配合接下来的剧情。

  等等,电视剧里一般都这种情形,男人外面彩旗飘飘,回家就把红旗拔掉,难道这一次,我还要像图甲甲一样,在情感里丢盔弃甲一败涂地?

  哈哈,输一次是蠢,让我输一辈子,你们想得美!

  “以前我为什么不签,现在继续为什么不签。”我甩了甩手中的文件,丢在了地上,“我不是你妻子,也不是你面前那个我,所以,我没资格代替原来那个我,签订她不愿意签下的字。”

  我发现在绕晕别人之前,一定得要先把自己绕晕,气场出来了,什么都是你说得对了。

  他倒吸了一口气,眉头轻蹙,好像早有预料。许是周边人太多,他为了维护形象,不跟我多计较,只是冷冷瞪了我一眼,一手捂住口鼻,一手推开我,迅速甩袖而去。

  “你……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他无理的行为彻底激怒了我,我正准备冲上去教训这小子一顿,身后的护士急忙拉住了我。

  “金小姐,你这样真的没有关系吗?”照顾了我6个月的小护士战战兢兢地指着男人的背影。

  “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我还怕了他不成!”也怪这位先生运气不好,我现在是人是鬼自己都分不清,你还冲到枪口添堵,怪谁?

  “他……他可是林恩澄啊!”小护士继续低声嘀咕道。

  “林恩澄?林恩澄怎么了。我不还是金香玉嘛!”我叉着腰想起这个身体的名字,心里眼里各种不服。

  “金湘语……这才是你的名字!”小护士尴尬的指着手里的病人档案姓名一栏。

  “她不是大户人家的大小姐么,取的什么恶俗的名字!”金湘语?金香玉?真是……我不满意的翻了翻白眼。

  不过,林恩澄……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我是不是在哪里听到过……

  这时,电视机里传来了女记者采访的声音:

  “林恩澄先生,听说近期您要收购南非的砖石矿,下一步,金大福的海外业务是不是主战场在欧美?”

  “没错。”电视里的男子身着一袭黑色西装,身躯挺拔纤瘦,梳着油腻的发型,眸光不带半点起伏,五官泠漠坚硬,骨子里透出一股寒劲,让人忍不住退避三尺。

  真是见了鬼了,这不就是刚刚走出去的那位要跟我离婚划清界限的男人吗?

   TMD,家里竟然还真有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