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甲甲追爱记

第三章重生

甲甲追爱记 蛤米娅 1530 2019-08-19 23:46:18

  大哭过后,灵魂好像从身体里抽离。我满脸煞白,就像一块失去温度的石头,面无表情地游荡在街头。

  天地旋转,万籁俱寂,好像整个世界只剩我独自一人。

  所有的悲痛怨念震得我的肋骨发抖,它堵在心里,梗在喉口,以致于我忍不住扶着路边的电线杆子狠狠地呕吐了起来。

  我图甲甲果真被渣男渣女给恶心到了!失个恋吐得六亲不认也真的是举世无双了。

  停在十字路口,呆呆地望着拥挤的街头、匆忙的行人、闪烁的信号灯,画面一直在翻动,色彩一直在变幻。

  我的眼睛里,一切都只剩下轮廓,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抓住她,快抓住她!”马路对面传来一阵喧哗。

  警察?保安?难道来抓我了?我难道真把莫庭生给弄死了?

  好吧,杀人偿命,如果我真亲手杀了莫庭生,也心甘情愿一命抵一命。

  来吧,来抓我吧,反正我已经是一具行尸走肉,再也逃不动了!

  不知为什么,我竟然很柴废地想要冲向那片喧哗。

  逮捕也好,自首也罢,我竟然没出息地想再见莫庭生最后一面。

  于是,我不顾一切飞快穿越马路……

  路的对面,一个白色的身影飞速向我而来,与我有着相同的频率……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两个身影,同时倒在了血泊中………

  滴嘟……滴嘟……

  我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全身都不能动了?

  我只知道失恋很痛,却不知道失恋会让人不能动!

  警笛声、救护车声在耳畔久久回荡,眼睛就像灌了铅一样怎么样都睁不开,迷迷蒙蒙,忽明忽暗,就那样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披着洁白的婚纱,站在最爱的男人面前。

  对,一定是最爱的男人,尽管隔着一层雾气看不清他的面庞,但我能体会到那种爱到心痛的感觉。

  “你愿意嫁给我吗?”男人俯身轻咬我的耳垂,暧昧的唤着我的名字,他的心跳、他的呼吸就在我的耳边。

  有三个字我等了一辈子,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大声回答道:“我愿意!”

  我轻轻踮起脚尖,将手中的“相爱如意”挂在他胸前。他能带上它,真好!

  他的嘴角轻轻上扬,一把将我揽进了怀中,两片薄唇温柔的覆盖而来。

  我激烈的回应着,用尽整个灵魂的力量去感受他,完全沉浸在无法自拔的痴恋中……

  忽然,腹部一热,好像有什么不对。我低头一抹,满手鲜红。面前的男人,他将一把匕首深深插入了我的身体。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实在不明白,明明那么爱的人,为何要置我于死地?

  我痛苦地垂倒在地,血流喷涌而出。而他,笑得诡异阴隼……

  滴……………………

  “医生,不好了,病人血压不断下降。”

  “马上准备心脏起搏器”

  “是!”

  滴…………滴…………滴…………

   6个月后……

  当我恢复神智的那一刻起,我发现自己开始会用脑子思考问题了。

  然而,当我面对镜子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脑子可能进水了。

  我揉着自己的脸,捏着自己的鼻子,拎着自己的耳朵,咆哮着吼出了哲学终极三连问:我是谁?我怎么了?我在哪里?

  好像我提出了什么世纪难题,受到惊吓的医生护士面面相觑,开始不厌其烦地用各种医学名词解释我所有的疑惑。

  什么车祸后遗症,什么应激创伤,什么海马体!

  “金小姐,您已经昏迷6个月了,现在才刚刚清醒,请你务必静养,千万不要激动!”

  “我不是什么金小姐,我叫图甲甲!”我反驳着,完全不能接受医生的解释。

  当然,我所有的行为在任何人眼中,都是车祸后遗症。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个身体不是我的,我不属于这个身体。

  我到底怎么了?难道我的灵魂跑丢了?

  正在我发疯似的否定自己的时候。一个男人走进了病房。

  “林先生好!”医生护士纷纷向他鞠躬示意。

  男人身材高挑修长,俊朗的面庞逆着灯光,让人看不清表情。

  “我太太现在怎么样?”他向前走了走,终于让我看清了他的脸。这是一个略显清瘦的帅气的面孔。

  他始终皱着眉头,眉间可以夹死一只蚊子。他取出手帕捂住口鼻,好像很讨厌医院的味道。

  “林太太现在还处于短时自我认同障碍期。”

  刚刚不是金小姐吗?现在为什么成了林太太?换称呼比换衣服还快,我怀疑自己上辈子是道数学题,不然,这辈子做个人怎么会这么难!

  “什么时候可以恢复?”他将手帕捂得更紧一些,寒口吐声。

  “这个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仿佛见了大神,医生护士都十分拘谨。

  “身体没问题吗?手还能拿笔吗?”他手指指着我的身体,仿佛吃了苍蝇,一脸厌恶。

  “基本没问题,就是还需要静养。我们会尽力医治的。”

  “不用尽力,只要她老实听话就行。”他摆了摆手,好像再多呆一秒就会窒息。

  “是的林先生,我们一定会按照您的吩咐让林太太在此好好休养的。”医生护士急忙应答。

  他远远望了一眼,见我一脸呆滞,感觉还不能成什么大事,便目光一转,示意随身秘书准备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